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7章 受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咿呀咿呀哟丫丫的平安符,感谢戰地妞妞、悦薇草堂0720、thelionking的礼物~)

    送郑衡回去的,是一个身形纤细的姑娘。

    她负着郑衡,飞一般在夜里行走,在永宁侯府附近,她们追上了侯府的马车。

    其时,章勇不断甩着马鞭,想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府中。他身后的马车厢,车帘子破破烂烂的,隐约可见三个人影晃动。

    见到这些,郑衡略松了一口气。幸好,大家都还活着……

    下一刻,郑衡听到身下的姑娘嘬了几个轻微口音,像风吹叶子的声响。随即,她便听到盈真唤道:“勇叔,请停一下马车,姑娘……不大舒服。”

    接着,章勇“吁”的一声,便让马车停了下来。趁此机会,郑衡便由那纤细婢女带着,飞快地上了马车。

    当马车再次动起来的时候,马车上依然只有三个人。所不同的,这一次在马车上的,是真正的郑衡。

    朦胧月光中,盈真双眼通红,带着颤音唤道:“姑娘,您……”

    郑衡看了看这两个饱受惊吓的婢女,出言安慰道:“没事了,你们受惊了,你们什么都不用说。此事我会同祖母细说的。”

    说罢,她便摆了摆手,闭目不语了。

    她脑中一直在想的,是那个婢女身上的两处剑伤。——这两处剑伤,本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若没有裴定,若没有裴定的属下……

    她必将深受皮肉之苦!

    那两处剑伤虽不致命,却相当深,可见来人是精心计算过的。郑衡想必那一瞬间必是杀气满溢,只是为了试探是否有守卫;然而章勇及盈真等人却没有受伤,又可见来人的小心谨慎。

    也是,暗算是一回事,若真出了人命,还是因为赴顺妃晚膳而出的人命,那么就会留下不少手尾。魏羡出手,果然细致周详,她算漏的,大概就是千辉楼了。

    不知这一次试探,魏羡可满意了?但郑衡相当不满意,她心中怒火翻腾,越来越炽烈,脸上却越来越平静。

    郑太后,心情不怎么美妙。

    ……

    章氏一直在佛堂等着郑衡回来,待听到郑衡受伤后,她几乎是跑着来到长见院的,身子因为紧张担心而微微发抖。

    衡姐儿只是去一趟甘棠雅集而已,怎么会受伤呢?

    她来到郑衡寝室的时候,只见郑衡脸色苍白,正虚弱地倚靠床头,而床边替换下来的衣衫,则带着大片血迹,还似有破损。

    一瞬间,章氏心如刀绞,她想起了宁氏。宁氏那会儿也是如此虚弱,强撑着力气,切切恳求她照看一双儿女。若是衡姐儿出了什么事……章氏真不敢再想下去。

    这时,郑衡朝章氏笑了笑,低声说道:“祖母……我有事单独与祖母说……”

    “好好好,祖母让她们退下去,祖母就在这听着。章妈妈已去请府医了,衡姐儿乖乖的……”章氏如此说道,下令让所有人退了出去,包括双眼红肿的盈真盈实两个人。

    章氏看着染血的衣衫,心想着衡姐儿伤得这么重,府医会不会有办法,衡姐儿到底怎么受伤的呢?

    她还在想着,便看见郑衡一骨碌坐了起来,她正想阻止郑衡的动作,却猛然发现了不对。

    因着衡姐儿坐了起来,棉被便滑落了,她白色的中衣,只有几点红印;再看到衡姐儿双眼晶亮有神,正笑眯眯的,这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祖母,我回来的时候的确遇袭了。只不过,受伤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郑衡缓缓道,将千辉楼上发生的一切道来。

    当中有所隐瞒的,便是将裴定换成了周典。她无法向章氏解释为何会与裴定有交集,更无法解释裴定为何会如此帮她。

    章氏心目中,周典为人良善好义,的确会帮这样的忙,况且章氏也不能上禹东学宫求证,这番说辞,尚能遮掩过去。

    当听到利剑刺向车厢时,章氏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紧紧抓住郑衡的手臂,将她从头到尾细看了一遍,然后才吁了一口气道:“衡姐儿,幸好你没事,幸好……但是顺妃为何要袭击你?”

    “我也不清楚,宫里出来的贵人,我不明白她们在想什么。不过,今日顺妃相当赞许贺德,如今我才知道,继母的长兄,原来是关外卫大将军。”郑衡巧妙地说道,提及了贺家。

    章氏是个聪慧的人,并且对时局也清楚,想必北州宁氏、贺家有关的事情,章氏已有所觉。顺妃的伏击,固然是为了老师的暗卫,但为难郑衡未尝不是为了卖贺家一个好。

    当中门道,章氏十分明白。果然,听到宫中妃嫔与贺家的字眼,章氏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祖母,我装作受伤便是为了应付顺妃。还请祖母助我一臂之力,将此事满过去……”郑衡这样说道,将扮作受伤的意图说了出来。

    这次伏击之后,魏羡必会派人来验证自己受伤的真伪。魏羡面上要作出完全不知此事的姿态,就不会明目张胆,必会暗中通过其他途径来查探。

    说起来,永宁侯府由闻州别驾郑晁及夫人谢氏,顺妃若是不想到这个,那才奇怪了。

    既如此,郑衡便也装作糊涂,利用郑晁夫妇将消息送到魏羡的耳中,当作是送一份礼给魏羡了。如此,章氏的配合就必不可少了。

    在府医到来之前,章氏终于点了点头,然后郑衡安心地虚弱倒下了。

    第二日,郑衡遇袭的消息便在永宁侯府传开了。染血的衣衫、苍白的面容,都透过府医的口传到了谢氏的耳中。

    与此同时,章氏不依不饶地去了荣寿院,在郑仁面前狠狠道:道即使扬到闻州府衙,也要将凶徒绳之于法。这样一来,这事便闹开了,郑晁便再次听说了。

    对郑衡遭遇此等横祸,郑晁夫妇面上心疼,心中绝对是暗爽的。尤其是谢氏,下令让仆妇丫鬟将此事暗中传了出去。

    谢氏的想法很简单:郑衡不是去参加甘棠雅集了吗?那又怎么样,说到底,还是个没有福气的!

    就在永宁侯府姑娘受伤的消息传出去之时,郑衡则在仔细辨认着衣衫上的两个剑口。她要记得,这两个剑口是怎样的,魏羡是怎样派人伏击她的!

    这两剑,原本是刺在哀家身上的。没有人,在刺了哀家之后,还能优哉游哉做个宫中贵人!

    魏羡,不是还没有离开河东吗?

    ps:求问大家,作者君是不是要将更新时间提前一点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