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6章 暗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穆玖歌的平安符,感谢戰地妞妞、thelionking的礼物~)

    章勇骇然瞪眼,身子已经瘫了下来,就连那剑光来到面前也根本无法反应。

    “啊……”马车厢迸发出一声尖锐的呼救声,这是盈真!她和章勇一样骇然看着穿过车厢的利剑,在惊叫的同时,她下意识地朝郑衡扑了过去,想为郑衡挡住这些利刃。

    而盈实,已快速地拿起身边的垫枕,试图挡住从另外一边刺进来的剑。

    “嘶啦”一声,利剑划开了垫枕,仍以无可阻挡的速度向郑衡刺去。盈实想都没有想,立刻挡在了郑衡跟前。

    眼见着利剑就要刺中盈实了,可是谁知郑衡太慌乱想着躲避了,竟然胡乱扯着盈实,使得盈实一下子就歪倒了。

    “噗”“噗”两声响起,利剑的光芒暗了暗,然后飞一般地抽离,再没有看见半点剑影。

    郑衡整个人都顿住了,随即发出了一声无法忍受的痛哼,顿时,车厢内便出现了丝丝血腥味。

    盈真和盈实都惊呆了,她们不可置信地看着郑衡——看着郑衡惨白的神色,看到了那两个正渗出血迹的剑口。

    姑娘,受伤了!

    “姑娘,救命……救命啊!”盈真放开喉咙惊恐地喊道,却发现自己声音蔫蔫的,根本就像在哼哼。

    盈实双目通红,她正想大叫,就听到郑衡沙哑地吩咐道:“别……别叫,速……速回侯府……”

    郑衡忍痛说出了这些话,自上马车就一直低垂着的头抬了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此时,车帘已经被那些利剑撕破了,胧月光芒映进车厢,照出郑衡的面容。

    盈真和盈实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仿佛要裂出眼眶一样。她们心中的惊愕,比刚才看到郑衡受伤时更甚。

    这怎么会?

    此时,在车厢外,章勇听着那些痛哼呼叫,浑身都在发抖,却一动都不敢动。——有一把利剑,正指着他喉咙。

    章勇自知必死无疑,正想拼死大喊救命来帮助姑娘。只是他话都还没有喊出来,面前就是一晃。

    指着他喉咙的那把剑,竟然收回去了……竟然收回去了!

    章勇还没有回过神来,这些蒙面黑衣人就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这一切快速得让章勇以为这是一场幻觉,看错了吗?

    ……

    寂静的千辉楼内,还有一个房间亮着烛火。郑衡笔直站立着,脸上笼罩着寒霜,眼中闪过一抹狠戾,而后复归平静。

    “顺妃到底想做什么?在回去的路上伏击我,这便是她的试探?”郑衡淡淡问道,压抑着心中的怒意。

    她前面站着的,就是裴定。在千辉楼的胖掌柜将她安顿在这里后,随即裴定便出现了。

    早在见到那张被调换的手令时,郑衡便知道千辉楼是裴家的,现在见到裴定,便最终确认了。

    难怪,裴定能够利用顺妃手令的间隙,趁机给她提醒。

    不过,现在她更想知道的,是裴定究竟探听到了什么消息,以致做了这一番安排?

    在烛火的映衬下,裴定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有了一丝红润。听了郑衡的问话,他回道:“我临时接到消息,知道顺妃派了人在路上伏击你。正好我身边有个属下与你身形相仿,为免顺妃起疑,我便将计就计,用了属下来代替你……”

    他停顿了片刻,补充道:“我想,顺妃这么做,旨在试探你身边是否有护卫力量。当初韦君相手中是有一支暗卫的,若你真与韦君相有关系,性命攸关之际,说不定会动用这支暗卫的力量。”

    裴定说的,是顺妃的心理。在怀疑郑衡与韦君相有联系的前提下,这个伏击就很了容易理解。由此可见,顺妃手中的资料比他所想的还要多,甘棠雅集那一幅花字并没有令其打消疑虑。

    这就是裴定将计就计的原因。

    只有让这场伏击顺利进行,从这场伏击中顺妃得到满意的答案,才能阻止顺妃继续试探,郑衡才不会暴露。

    可惜的是,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太迟,这个李代桃僵的计划甚是仓促。现在想来,这个计划的结果……尚不好说。

    郑衡一阵沉默。

    顺妃的暗算,裴定的计划,这并没有什么可说的。若她是裴定,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将计就计,让顺妃的伏击顺利进行。

    只是……

    她看着不断跳动的烛火,开口说道:“我的两个丫鬟和车夫,只是普通人,没有任何武力。”

    这一点,裴定如何不知?但是,若没有这两个丫鬟和车夫,这个计划就失败了,那么将郑衡替换出来,就没有意义了。

    郑衡的表现,一直给裴定异常聪慧和淡定的感觉。在得知她是韦君相弟子之后,裴定就更难将她当作一般姑娘了。他总觉得,这个姑娘历尽凶厉腌臜,心性之坚毅,不能与常人论。

    但此刻,他看着郑衡稚嫩的脸庞,不禁想道: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比小珠儿还要小。那几个仆从,想必是自小跟随她的,她怎么会无动于衷?

    他神色有些复杂,然后道:“郑姑娘,抱歉。”

    他虽然交代了下属要尽量护着郑衡的仆从,但刀剑杀戮,谁都不能保证最后结果。既然计划都开始了,便没有什么可悔的,他并非悠游寡断之人,此刻说抱歉也非故作姿态。——此时一念恻隐,是顾念着郑衡毕竟年幼。

    不想,郑衡竟摇了摇头,说道:“情势如此,不得不为。你何须说抱歉?并没有什么可抱歉的。”

    人活在世,每走一步大多都是选择权衡的结果。道有三千,难有千万,岂能事事顾虑周全?若真要说有什么抱歉的话,是她太弱了。

    她太弱了,所以裴定才找了属下替代她;她太弱了,所以无法护佑身边的人;她太弱了,所以区区一个魏羡都能逼她到这种程度!

    这可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今还能比过去更弱吗?她很早就知道,世间常法必是先退一步,才能前进两步。魏羡这个暗算,就连个小难都说不上了。

    于是,她心绪渐渐平静,最终淡然道:“麻烦先送我回侯府吧。”

    她得先回侯府看看,究竟回府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ps:不要问作者君为何又是蒙面黑衣人,如果是蒙面花衣人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o⊙)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