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3章 惊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胖胖25的平安符、感谢戰地妞妞、kssherry的礼物,谢谢大家~)

    这个在姑娘中间引起的小骚乱,自是引起了顺妃和周典等人的注意。

    但郑衡太坦荡太从容了,这样反而让人无话可说。说什么呢?说她故意撞倒裴隋珠的笔墨?但是没有什么损失。

    虽然小姑娘之间少不了计较,但也没有这般计较法。况且,裴隋珠本人如此大度,就只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顺妃听了裘壤歌的汇报后,只是满含深意地看了郑衡一眼,脸容仍是那般高贵冷艳,只说了一句:“本宫还等着两位姑娘的回答。”

    言下之意,是更在意贺德和裘壤歌的回答。至于郑衡的存在,或许是被她稍稍延后了。

    叶雍对发生的这一切不太关心,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纯粹是意外。他本是来拜访周典的,却遇到了顺妃娘娘。——近年来松江叶势盛,顺妃便邀请他作为甘棠雅集的评判。

    顺妃许是有为他介绍河东道闺秀的意思。然而这婚姻大事,即便是顺妃也无法为他定夺,他便姑且随之任之。

    他却没有想到,顺妃会在甘棠雅集上问裴隋珠这样的问题。这看似一个内宅问题,但叶雍细想却悚然一惊。

    难怪,千秋刚才的神色那样凝重,必是知道了些什么。

    他看了看裴定,侧身小声问道:“这个问题,你家侄女的回答,可会出什么事?”

    裴定凝神开着裴隋珠,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摇了摇头,慢悠悠地回道:“无碍,小珠儿知道怎么回答的。”

    或许之前小珠儿是焦急无措,但现在小珠儿想必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一场小骚乱,小珠儿必是有所收获,是以眉目都轻松舒展开了。

    和其他人不一样,裴定知道郑衡乃韦君相的弟子,自然不会以为她这番举动是胡乱来的。虽然隔着这距离,他看不到当时的情景,但他肯定她做了什么——而且是对小珠儿帮助的。

    一饮一啄皆有前定,他没有想到才为郑衡解围,就轮到郑衡帮助小珠儿了。

    不过,郑衡到底给了小珠儿什么提示呢?

    随即,他便听见小珠儿开口说道:“圣人云: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做好官家之妇,其道理便在其中。一院事、一府事,说到底有明有晦有黑有白,通常黑与白混杂,身为官家之妇便要看见这些混杂,并且顺势倡导,才能保一家和睦兴隆……”

    这一番话语,听起来佶屈聱牙,却令裴定暗暗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这样便是最适合的回答。

    顺妃,准确地说顺妃背后的皇上,已对裴家三代不仕的做法相当不满了,这个问题,与其说是一种试探,不如说是对裴家的一种招揽。

    裴家人才委实众多,朝廷不可能轻易忽视。今上一再试探裴家,并非因为裴家子弟繁茂才能卓绝,而是忌惮裴家不为其所用!

    这一次招揽,裴家态度是如何呢?此时此刻,裴家不能应,也不能不应。

    知其白守其黑,这便是裴家的态度,意思是指不管裴家人是否出仕,裴家人都会谨守本分、逍遥过世。

    裴定深知,这个态度是目前朝廷所能接受的。顺妃特意点了小珠儿的名字,其目的绕了九曲十八弯,这下便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了。

    裴定脑子想得很清楚,然而脸容仍是微微一变。这是因为……郑衡实在让他太意外了!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郑衡的提示是什么,竟然和他所想的一样!

    裴定怎么可能不惊诧?须知,他极为清楚裴家目前的状况、又熟知天下大势,更深谙帝王心思,才能想到这个适当的回答。换作一般人,就算是对裴家情况十分熟悉的小珠儿,都想不到。

    但是,和小珠儿一般年纪的郑衡,迅速想到了。

    可见郑衡的眼界,远在甘棠雅集这些小姑娘之上,或许,还在自己之上。这是因为她是韦君相的弟子吗?

    世人皆称韦君相有经天纬地之才,至此,裴定才真正深切体会到,从郑衡身上体会到。

    郑衡还只有十三岁、还只是韦君相的弟子,那么韦君相本人的才学,到了何等极致的程度?

    难怪,朝廷会如此在意韦君相的下落!若是他们知道郑衡是韦君相的弟子……

    裴定的目光立刻变得深邃起来,略显苍白的面容看起来竟有丝厉色,吓得旁边的禹东先生不禁挪了挪椅子。

    若不是此时顺妃恰说话了,这先生还会将椅子挪得更远一些的。

    正如裴定所料,顺妃没有挑剔裴隋珠的回答,甚至还赞许地点了点头。或许顺妃本人也明白,这个回答是好还是不好,须得回了京兆才能分晓。

    她不能就裴隋珠的回话多说什么,但对贺德就不同了,简直算是极尽可能地盛赞。

    “两位姑娘的回答精彩绝伦,令本宫大开眼界。裴姑娘出自河东世家,本事自不用多说。贺家阿德更让本宫叹服。贺大将军的女儿,果然不一般!河东道果然是大宣文地!如此,本宫就更期待各位姑娘的表现了……”顺妃这样说道。

    这三两语,既赞许了贺德,还恭维了贺德的父亲,还肯定了河东道的地位,顺妃这番说话的本事,才真正值得赞赏。

    然而,郑衡无暇去给她点赞。

    “贺大将军”这四个字,吸引了郑衡全部注意力。很明显,贺大将军就是贺应棠。贺应棠不过是果毅都尉而已,何时成了大将军?是哪一卫的大将军?!

    ****棠的擢升速度,几可算是前所未有!难道是曾立下什么大功绩?可是,大宣现在未乱,也不曾与北宁有大战,贺应棠哪里来的大功绩?

    她重生已有一段时日,竟不知道她继母贺氏的兄长贺应棠成了大将军!身边的丫鬟不说尚有理由,为何章氏也从来不说?以致她吃了一惊。

    阔别三年,郑衡自是知道天下局势会变,但变化如此之大,她实在没有想到。

    大势如棋,真是局局新。这时局造化,果然不是一个人所能预料得到的。

    如此想着,郑衡心底竟有一丝坦然,气度便有了处变不惊的意味。待听到顺妃特示恩宠邀请她去千辉楼用膳时,她还微微笑了笑。

    正好,哀家也想知道,贺应棠成为大将军是怎么一回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