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2章 灵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岚陵画、蝦米米、咿呀咿呀哟丫丫的平安符,感谢戰地妞妞的礼物,开心~)

    此时,周典和顺妃等人的目光,大多集中在贺德和裴隋珠身上。但郑衡先前毕竟得了彩,也吸引着一部分人的目光。

    在这样的情况下,郑衡想要给裴隋珠什么提示,那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刚才裴隋珠装傻作愣地说了那些话、特意为她解了围,但她却不能照本宣科,不然会更引起顺妃的怀疑。

    怎么办呢?

    郑衡看了看裴隋珠,只见这个跳脱的姑娘脸色相当凝重,看样子,已经察觉到了这是个陷阱、却不知道如何应对。

    其实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的答案。各家姑娘都不相同,回答不过是见仁见智而已,在场任何一个姑娘都可以顺着本心回答。

    但是,裴隋珠不可以。

    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冲着裴家而来的。裴隋珠的一言一句,都可能被朝廷用做筏子,以便问罪裴家。

    裴隋珠的回答,必须非常漂亮,必须让顺妃挑不出错处来。想必裴隋珠有感于此,才迟迟没有回答。

    忍不住,郑衡将目光看向了裴定。——裴定一脸病容,云淡风轻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裴隋珠是他侄女,裴家面临的是一个陷阱,他不可能不着急。他无动于衷,乃是因为无法动。他总不能教裴隋珠如何回答吧?

    不对,他是可以教裴隋珠如何回答的!

    刚才裴隋珠为她解围,就是受了他的指示。这一对叔侄之间,必有着旁人所不能察觉的的沟通方式。

    说不定,裴定早就给裴隋珠提示了。

    这样一想,郑衡便细细看着裴定,果然发现他在不断轻抚着腰间的墨玉印,每次举起落下的手势都不尽相同。郑衡曾领过一支暗卫,迅速就想到这就是不传之秘了。

    不得不说,郑衡猜对了。但是,她猜对了也没有什么用,她太过高估这一对叔侄沟通的本事了!

    此刻裴定心中心急如焚,他是在不断地给裴隋珠提示、告诉她应该怎么回答,然而……裴隋珠没有办法领会他的意思啊!

    裴家子弟之间的确有一套手势密语,但它还没有精细复杂到让裴定能够准确描述详细答案,自然,裴隋珠小姑娘就不能get到她五叔的点。

    这一对叔侄,一个拼命给提示,一个总是询问答案,彼此心急不已,却没有另外的办法。

    裴定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小珠儿看起来如同鸭子听雷一样,什么都听不懂啊。这下怎么办呢?他必须能另外想办法了。

    到了这,郑衡总算看出不妥来了。莫不是,这一对叔侄沟通并不顺畅?因为裴隋珠眼神巴巴的,还不断摇头。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为答案苦恼,但像郑衡这种关注裴定与她的人,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刚才裴隋珠出言解围,郑衡承了裴家这一份情,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还回去了。

    罢了,魏羡设的陷阱,哀家膈应得很,哀家既与裴家合作,那么就助裴隋珠这一次吧。

    于是,郑衡再次动了,仍是缓缓走近贺德和裴隋珠。

    看到了郑衡走近,贺德和裴隋珠身为围着的姑娘便吃了一惊。怎么,这个得顺妃娘娘青眼的姑娘也来凑这样的热闹吗?

    特别是裴隋珠,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郑衡,眼睛一眨不眨,眼神与其说是一种惊讶,不如说是一种深深的希冀。

    正如她先前不忿实则是为了郑衡解围一样,裴隋珠猜想郑衡近前来必不是为了看热闹或者找碴,而是来帮忙。

    她心中暗暗喊道:快快快,我急死了!

    但是,其他的姑娘不这么认为。

    此时的郑衡,神色冷淡,眼角眉梢全是不屑。尤其是在看向裴隋珠的时候,那种轻蔑的神色更甚。看起来,郑衡对裴隋珠十分不待见。

    就在姑娘们好奇地看着郑衡的时候,郑衡却做了一个让众人目瞪口呆的动作。

    众目睽睽之下,郑衡突然侧着身子往裴隋珠那一边倒去,明明裴隋珠能够搀扶着她,但她却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躲开了;这么一躲,就撞到了裴隋珠书案上的笔墨。

    顿时,已经磨好了的墨汁一下子全都到在了宣纸上。雪白的宣纸倒着漆黑的墨汁,对比如此明显,一眼就看到了。

    郑衡站住了身子,转身捡起那散落的笔墨,然后淡淡地对裴隋珠说道:“不好意思,脚滑了。”

    所有人姑娘都瞪大了眼睛,还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愤怒地看着郑衡。

    这……这哪里是脚滑?这明明是故意的!

    这个郑衡,这么如此睁眼说瞎话,这明明是在报复刚才裴隋珠的不忿,故意找碴来了!这么多人眼睛看着,她怎么敢做这样的动作?

    可是,可是!

    郑衡背脊笔挺,脸色无比从容自然,自然到仿佛她们刚才看到的是幻象一样。

    怎么有人这样……这样无耻?!简直了!

    偏偏受害人裴隋珠愣住了,好像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这种迟钝的反应,就连一旁的贺德都看不过去了,小声提醒道:“裴姑娘,你的笔墨……”

    笔墨都让郑衡故意弄乱了,现在应该是向她讨回公道的时候!

    听她这么一说,裴隋珠仿佛才回过神来。她神色复杂地看着郑衡,似乎想上前争执,却无奈地说道:“算了,郑姑娘也是不小心。”

    裴隋珠面上一副不计较的样子,心中却“砰砰”地跳个不停。

    刚才郑衡捡起笔墨的时候,裴隋珠分明见到其飞一般写了两个字。落在雪白地方的,是一个“知”字,另外还有一个“守”字,指向墨汁的地方。

    雪白宣纸,知;黑色墨汁,守。

    这是什么意思?

    裴隋珠想到了五叔的暗示。五叔刚才也一直在提醒她“白”和“黑”这两种意思,但她一直不明白这是指什么。白和黑,与顺妃的提问又有何关系呢?

    现在,看到了郑衡写的这两个字,她心中豁然开朗。原来,五叔说的是这个意思!原来,郑姑娘的提醒,和五叔的一样!

    她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顺妃的问题!

    裴隋珠小姑娘微微一笑,眼中闪过领悟,再次大方说道:“算了,这等冒冒失失的人,我都懒得计较!”

    看到她的微笑,郑衡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甩袖转身回到自己坐的地方,心中暗想:裴定的这个侄女,哀家甚是喜欢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