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1章 试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戰地妞妞、thelionking的礼物~)

    甘棠雅集,说到底还是一场比试。

    然而有了顺妃考究郑衡这一事在前,这一次雅集便多了不一样的意味。

    其余姑娘总觉着,接下来再怎么比试,都是锦上添花而已。

    论出彩,谁又能比得上独自在顺妃面前露脸的郑衡?尽管此时很多人连郑衡的具体来历还不清楚。——永宁侯府是勋贵之家,可是在河东道最不缺的就是世家大族。

    贺德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心想不应该撮掇裴隋珠去出这口气,现在倒好,白白让郑衡得了个头彩。

    与这些姑娘的复杂心情相比,郑衡心里反而很纯澈,脸色也更加从容。

    顺妃的来意,她已经很清楚了。想必,裴定等人更加清楚。

    还是为了老师,抑或,是为了老师手中的暗卫?

    时至今日,郑衡已不知道那一支暗卫还剩下多少人了。可以知道的是,朝廷对老师十分在意,唔,准确地说十分忌惮。

    更重要的是,朝廷找不到老师,便只好通过甘棠雅集来寻找蛛丝马迹了。

    郑衡不用想都知道,周典迟些送给顺妃的字画,必也是像花儿一样的。她可以肯定,顺妃等人必定要失望了。

    想及此,郑衡将目光投向了贺德旁边的姑娘,裴隋珠。

    郑衡剔透至极,心知裴隋珠那一番不忿是故意装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她解围。

    她与裴隋珠并无交集,想必裴隋珠出言相助,肯定是因为裴定。

    裴家嫡枝的低调,郑衡是清楚的,现在为了给她解围,裴隋珠却表露了身份。虽说她自己未必想不出办法,但裴家这一份心意,她是收下了。

    由此看来,裴家对于合作者相当维护,不枉她与裴家作了交易。

    那边的裴隋珠似有所觉,略侧了侧头,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朝郑衡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眼神。

    这姑娘……

    裴审的掌珠,竟然是如此跳脱聪慧的姑娘!

    看来,皇家暗卫的消息并不精确。

    许是因为裴家出过一个治水有功的裴胄,裴家子弟在水路上很有天份,到了这一代便出了一个集水经大成的裴审。

    自然,裴审的女儿,郑衡曾关注过。

    但之前她所收到的消息,是说裴隋珠木讷蠢钝,当真是误到天际了。

    裴家的保密本事,更让郑衡刮目相看。

    不由得,郑衡看向裴定。裴定与叶雍,为何会出现在甘棠雅集这里呢?

    郑衡不知道答案。

    这时,裘壤歌已陪着顺妃在正中落座,意外的是,裴定和叶雍在评判的位置上坐下来了。

    怪不得他们会出现在这里,竟然是评判。这两个人那么年轻,看起来与边上的禹东先生格格不入。顺妃为何会让这两个人担任甘棠雅集的评判呢?这并不符合甘棠雅集以往的规矩。

    郑衡发现,除了自己之外,裘壤歌及禹东先生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更别说另外的姑娘了。她们看向这两个人的眼神,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热切。

    也是,裴定和叶雍这两个人俱是风姿卓绝,而且就连顺妃娘娘都对他们礼遇有加,可见身份不凡。这些姑娘都没有出嫁,谁会不看多几眼呢?

    自始至终兴趣缺缺的,就是在心里自称“哀家”的郑衡了。

    接下来的仪式,并没有太多可说道的地方,无非是彰显天家威严、雅集意义,郑衡并不关心。

    直到顺妃提到了贺德与裴隋珠的名字,她才略略提起精神。

    只听得顺妃这样说道:“本宫听闻贺家阿德就读禹东女学。贺家诗礼传家,阿德幼承庭训,想必不会让本宫失望。适才还有裴家的小珠儿,系出名门。你们的本事,本宫都想见识一番。”

    这话的意思,竟是要贺德与裴隋珠比试,为何是这两个人?

    顺妃考究自己,是为了探听老师的下落,那么扯上贺家与裴家,是为了什么?

    裴隋珠眼中出现了诧异,显然深感意外。但是贺德,却飞快地朝裴定和叶雍的方向看了一眼,脸色慢慢羞红了。

    一瞬间,郑衡福至心灵。

    贺德的才学早在禹东学宫出名,很明显顺妃这是特意给贺德表现的机会!顺妃千里迢迢来河东道,除了探听鸿渚体之外,原来还想为裴家做媒!

    贺家么?可是,据郑衡所知,贺家与裴家并不相配。

    贺德是郑衡继母贺氏的侄女,其父****棠只是一个六品果毅都尉而已。贺家能说得上的人,不过是后宫中的一个贺嫔而已。世人联姻多讲求门当户对,顺妃为何要作这样的媒?

    再者,顺妃与贺嫔都是宫中妃嫔,她不可能为别的妃嫔增加势力,岂不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这就奇怪了。

    更让郑衡奇怪的是,顺妃竟然指定了题目。这题目,既不是考究字画,也不是考究诗词,而是回答顺妃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是什么,郑衡与其他姑娘一样,都在凝神细听。

    见到一众姑娘的神态,顺妃满意地点点头,目光落在贺德和裴隋珠身上,说道:“想来诗词字画等才学,两位都十分精通,本宫就不考究了。本宫出宫之前,皇上曾问了本宫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做好后宫之妇。如今本宫便问问你们,如何做好官家之妇?”

    听到这个问题,贺德和裴隋珠都愣住了。

    按照顺妃这么说,这个问题哪里是顺妃本人的意思?这分明是皇上的指示!这是皇上所问的问题,无论多么简单,回答都必须慎之又慎!

    谁都不知道,这个答案怎样才能让顺妃、让皇上满意。

    郑衡内心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是深深的陷阱,这主要是对裴隋珠来说。

    世所周知,裴家嫡枝已三代不仕了。身为裴家嫡枝的裴隋珠,她的回答,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裴家的风向。这不是在考究裴隋珠,而是在试探裴家!

    这下如何是好,裴隋珠这个跳脱聪慧的姑娘,能察觉到当中的门道吗?

    哀家,要给她一点提示吗?郑衡心里这样想,慢慢朝裴隋珠那边移动着脚步。

    (PS:官家,在大宋指皇上,但这里是指官员之家,嘻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