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40章 以字为花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thelionking、戰地妞妞、zhangyan1106的礼物,我继续努力~))

    站在贺德旁边的那个姑娘,正好看见了裴定的动作,不由得瞪圆了一双凤目。

    五叔,是什么意思?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忍不住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可是她再看过去时,仍是看见裴定在重复那样的动作——那是裴家人才看得明白的意思,表示求助。

    求助……五叔现在站在顺妃身后,和众人一样都看向那个郑姑娘。

    五叔的意思,是让我为那个郑姑娘解围?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裴定,直见到裴定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心头才恍然:她没有看错,五叔真的是这个意思。

    她眼中染上了一丝苦恼。原本她还打算看好戏来着,如今竟然要掺进这趟浑水中。顺妃摆明了要亲眼看郑姑娘的字画,学宫管事还备好笔墨了,她怎么为郑姑娘解围呢?

    她忍不住再次看了看裴定,然后看到他的手势变了变。五叔的意思是……裴?

    她瞬间便明白了。也是,在河东道这里,要有说什么能够即时成为所有人焦点的,那就是裴氏嫡枝了。她已经来禹东女学一段时间了,还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呢!

    她看了看身边的贺德,见其眼中有无可隐藏的不忿和钦羡,顿时计上心来。

    她不着痕迹地往贺德方向移动了几步,作出了一脸讥诮的神色,不屑地说道:“这哪是什么才学非凡?她那幅字画我在明伦堂看过,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能被周围的姑娘听得清楚。随即,好几个姑娘都诧异地看了过来。在这个时候,竟还有人敢说话,而且还是质疑顺妃娘娘的话语?

    贺德看了看身边的姑娘。她记得,这个姑娘姓裴,据说是裴氏旁支的姑娘。但这姑娘竟在明伦堂看过郑衡的字画,那么这个身份就有些可疑了。她恍惚听谁说过,祭酒大人还曾问起这姑娘的情况……

    贺德眸光流转,笑眯眯地看向这姑娘,状似好奇地问道:“你见过郑衡的字画?怎么可能是投机取巧呢?祭酒大人和窦首座是极为称赞的。你会不会是看错了?”

    这姑娘听了,腮帮子便鼓了起来,气呼呼地大声反驳道:“我怎么会看错呢?那就是投机取巧,怎么算得上是才学呢?我真真是不服!”

    她似是气愤难当,说罢这些话是时候,脸色都涨红了,还忿忿地看了郑衡一眼。

    因为顺妃要考究郑衡,大樟树周围本来就很安静,这姑娘的牢骚话语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顺妃都注意这动静了,颇为不悦地看了看裘壤歌。

    当即,裘壤歌说道:“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顺妃娘娘在这里,你们不得喧哗!”

    贺德乖顺地低下了头,那姑娘似是心头火难消,竟迎上裘壤歌说道:“回首座的话语,学生刚才在说郑衡字乃投机取巧,学生并无喧哗。”

    裘壤歌没有想到这姑娘会这么大胆,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直到这时,顺妃才将目光放在这姑娘身上,仿佛很感兴趣地问道:“你是哪一家的姑娘?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郑衡的字,顺妃还没有亲眼见过。既然这个小姑娘见过了,便可以询问一二。

    听到顺妃问话,这小姑娘并不惊慌,反而落落大方地回道:“回娘娘,民女名唤裴隋珠,乃梦溪北裴姑娘……民女觉着将字写成花儿一样,并不算什么真才学,充其量只能说是匠心独运而已。”

    听到这些话,顺妃还真是相当讶异了。这讶异,却不是为了郑衡的字画,而是因为这姑娘的身份。梦溪北裴,这可是河东裴氏的嫡枝。这姑娘,是谁?

    “原来是名门之后。你父祖是谁?”顺妃这样问道。

    这一下,这姑娘却迟疑了,她咬着唇迟疑半响都没有回答。

    莫不是这姑娘的父祖有什么不便说道的地方?这样一来,所有姑娘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就连贺德都在迷迷糊糊地想,莫不是这裴姑娘是在装腔作势?

    下一刻,裴定上前几步,一脸无奈地说道:“娘娘请见谅,这是我家的小珠儿,是我大哥唯一的女儿。在家一向被宠惯了,在外面也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说罢,故作凌厉地看了裴隋珠几眼。随后,目光略略侧移,看向了不远处的郑衡。

    在场的姑娘不认得裴定是谁,但裘壤歌和另外的禹东先生却是认得的。裴定的大哥,可不就是赫赫有名的裴审?裴审唯一的掌珠,这小姑娘来头不得了,难怪如此大胆,难怪会迟疑汇报父祖的姓名。

    顺妃点点头,目光柔和了不少:“原来如此。裴家的眼界,必定是好的。一个人的字画有那么多争议,本宫就更想亲眼看一看了。笔墨可准备好了?”

    裴隋珠这一个打岔,顺妃并没有放在心上。

    裴家的事情,顺妃自是知道另有人应对。在甘棠雅集这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仍是将注意力放回郑衡身上。

    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个郑衡的字,是否就是传说中的鸿渚体。

    郑衡微微抬头看向顺妃,实则是看向顺妃身后的裴定。裴定仍是一副病弱的样子,只是眸光璀璨得吓人,像是浩瀚星河,里面蕴藏着无数内容。

    郑衡心领神会,不由得微微一笑。

    当郑衡站在书案前面提起笔的时候,心绪无比舒缓平静。那墨点落在雪白宣纸上,真的好像开出了一朵朵漂亮的花。但是细看时,才发觉那一朵朵繁华,原来是一个个字!

    一个个像花一样的字,难怪裴隋珠会说像开着花儿一样!

    以花为字,这样的本领的确非同小可,顿时就让顺妃眼前一亮。然而细想来,这样的本领,不过是取巧的本事而已,说不上是什么非凡才学。

    书法一途,讲究的就是真才实学,取巧最要不得。这样的字,真的让周典和窦融连声称赞?

    周典迈步上前,他仔细看了看郑衡的字,然后对着顺妃说道:“就是这样的字,当时我与窦融深以为奇。没想到花即是字,字即是花,所以才判了她赢。只是她今日或是见着贵人心里紧张,先前那一副字比这个要好很多,晚上我将那幅字画呈与娘娘一看,高下便立见了。”

    听到周典主动呈上那幅字画,顺妃心头的疑惑更重了。莫不是,先前消息有误?可是,郑衡这个人,的的确确让她心生警觉,她的感觉,错不了。

    字试不出什么来,那么……

    这时,裘壤歌上前,趋着身子说道:“娘娘,这么多姑娘在这里等着,甘棠雅集可以开始了……”

    顺妃闻言,嘴唇微微上翘。对了,还有甘棠雅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