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38章 宫中贵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阿蛮ing的桃花扇,感谢thelionking的礼物,谢谢大家!)

    这种严格训练过的仪仗,彰显的是皇家的威严,最适用于帝王巡幸。昔日她带着至佑帝巡游京兆,就用过这样的仪仗。

    这样的仪仗,岂是一般妃嫔所能用的?但是,顺妃就用了。

    从京兆到河东,这副仪仗不知经了多少人的眼,礼部和御史台的官员会没有看见?

    顺妃带着这副仪仗出现在河东道,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难怪,裴家会猜测顺妃的来意。此一番顺妃来河东,想必是得了至佑帝允许,是奉王令而来。

    先有一个松江叶的叶雍,再来一个盛宠的顺妃。至佑帝缘何对河东道这样上心?总不会是为了一个小小的甘棠雅集!

    这个顺妃,究竟是谁?

    这时,那些内侍宫女越来越近了,被伞盖羽扇遮挡着的人便越来越清晰,最后完完整整地映入郑衡的眼帘。

    伞盖下的人,穿着一身明黄云锦,梳着九凤朝凰髻,随着行走而颤动的凤钗闪着耀眼光彩,其上那硕/大的东珠几乎亮瞎了众人的眼。

    这凤钗的主人,二十来岁的样子,自是倾城色,彷如那画里的人儿一样。

    只是眉目有些冷,因着这云锦凤钗,便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威严,让人心生畏惧不敢多加亲近。

    尽管已有种种猜测,但在看清来人的那一刻,郑衡仍是心头震荡,双眼忍不住微微一缩。

    顺妃,竟然是她?怎么会是她?

    这个人,是前太常卿魏延知的孙女魏羡,曾是京兆贵女第一,号称京兆姝,名声相当响亮。后来,魏羡在皇后之选中败给钱氏,名声才渐渐淡下来。

    郑衡犹记得,当年这个倾城人儿在慈宁宫恳求道:“臣女多谢太后娘娘心意,只是臣女既败了,便再不愿进宫了,请太后娘娘成全。”

    郑衡当时便成全了她,准其不必成为至佑妃嫔,准其重新婚嫁。

    魏羡名声太响,又曾与钱皇后相争,一时半会也没有人家敢来提亲,后来便入了永安寺礼佛,听说陈留谢家的子弟曾向魏家求亲。

    谢魏两家的亲事最后是不是成了,这个郑衡已不太记得了,但她记得很清楚,至佑十年宫中并没有一个顺妃,就连顺嫔、顺贵人都没有!

    这会,魏羡怎么成了至佑帝的顺妃?

    而且,还带着这样一副仪仗来了河东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宫中贵人出行如此;知道的,便知道即使是钱皇后出行也不会如此。

    对了,现在钱皇后还在冷宫,就更加没有这样的仪仗了。

    魏羡,真是好本事!

    德性宽柔曰顺,淑慎其身曰顺,能以“顺”字封妃,可见她在至佑帝心中的份量。且不说她是何时、怎样成为至佑帝顺妃的,光是带着这一副仪仗如此贵气地出现在河东,就值得郑衡这一声赞了。

    以往她只是不喜魏羡的孤高,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个人,现在,却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人了。

    在皇后人选一事上,因为钱贯之故,郑衡本就对钱皇后高看一分,又因钱皇后的确有玲珑心甚得至佑帝喜爱。在这样的前提下,她便选择了钱皇后,并且悉心教导。自然,对落选的魏羡并没有过多在意。

    现在想来,魏羡在永安寺清修数年,是诚心礼佛呢?还是不得为之的隐忍?巧的是,她曾与钱皇后相争,如今钱皇后被贬入冷宫,而魏羡却带着帝王恩宠出现在河东?

    世事无常,当中又有多少人力故为?若是钱皇后被贬与魏羡无关,那还好说。若是其中有魏羡的手笔,那么……

    如此想着,郑衡便略略低下头,勃然怒气一闪而过。

    看到魏羡,郑衡便想起了钱皇后。她年长钱皇后十余岁,名义上是婆媳,但情同姐妹。在她宾天之前,钱皇后还为了她的谥号在努力筹谋,待她再次得知钱皇后消息时候,其已经被贬入冷宫了。

    冷宫是何等暗无天日的地方,郑衡实在太清楚了。三年,钱皇后已在冷宫三年,不知遭受了什么。

    当年钱皇后与魏羡争皇后之位,一个上了天,一个跌落地;如今则是倒了过来,入了冷宫的钱皇后坠了深渊,魏羡则成为了极沐恩宠的顺妃。——裴家之所以没有过多说顺妃,大抵是因为官宦之家全都知道这个人吧。

    偏偏,郑衡死而复生,并不知道顺妃是谁。

    清冽的香风随风送进了郑衡的鼻端,提醒她现在是在禹东山下、宫中的贵人顺妃正缓步而来。更重要的是,这个贵人,应当是郑衡从来没有见过的。

    当郑衡抬头再次看向顺妃时,却还是略略吃惊。顺妃的顺便,除了这次的主持裘壤歌之外,还有周典!

    周典作为禹东学宫的祭酒,并没有作为甘棠雅集的评判,此前郑衡也没听说过他有这样的意向。那么,周典是临时才决定出现在这里的了。

    等等,周典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这两个年轻人俱是风度卓绝,让人见之难忘。这两个人……是裴定和叶雍。甘棠雅集不是只允许年轻姑娘参加吗?这两个人为何还出现在这里?

    而且,距离集善坊搜查之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她早前听裴家说叶雍已经离开河东了,怎么他还出现在这里?

    这时,裘壤歌迎着顺妃走近了大樟树,恭敬地说道:“这是宫中来的顺妃娘娘,特来看看河东的甘棠雅集,看看诸位姑娘的风姿文仪……”

    在裘壤歌说话的时候,顺妃眉目间的清冷褪去了些,眼神也颇为赞许。很明显,顺妃对裘壤歌相当礼遇。裘壤歌乃是贤妃的老师,如此看来,顺妃和贤妃的关系并不太差。

    这样一来,顺妃取代贤妃来到河东道,那就更耐人寻味了。

    然而,郑衡来不及深想了。那股清冽的香风越来越近,高贵冷艳的顺妃娘娘,竟然慢慢走近了她,然后站在了她面前。

    这是为何?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