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37章 准备开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thelionking的礼物,感谢大家的等待,平仄感激不已!)

    二月十八,春寒料峭,禹东山下却有了不一样的热闹。这热闹,当然是因为甘棠雅集。

    甘棠雅集的举办地,正是禹东山下,那棵极其繁茂的大樟树周围。这个时候,甘棠雅集和赏花宴的不同,就相当明显了,尤其是在河东道这里。

    赏花宴多在园林举行,多由德望勋贵的老夫人来主持。而河东道的甘棠雅集,则设在禹东山下,由女学首座主持;而且,赏花宴除了年轻姑娘,还有许多官家妇人和年轻公子,而甘棠雅集,就只有年轻姑娘参加。

    特别的是,设在禹东山下的甘棠雅集,评判多由禹东先生出任,又使得甘棠雅集多了不一样的意味。

    郑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山脚处停了几排马车,而在大樟树的周围,摆着不少书案;再往外,则放着一个个素锦圆矮墩,上面已坐了不少姑娘,还有不少姑娘正被学宫管事引着落座。

    此情此景,倒有一些坐而论道的意味。郑衡昔日见过永安寺讲经,也是差不多景象。只不过,菩提树换成了大樟树,围坐着的,也并不是袈衣僧人,而是这些年轻姑娘。

    习惯使然,郑衡停了下来,打量着这些姑娘。

    这些姑娘,或是端贵典雅,或是温婉秀美,大多脸上都带着一丝不自在。——也是,在禹东山下这样的地方,没有帷幕、坐着矮墩,或许对这些姑娘来说还是第一次。

    但并不是所有姑娘都受这环境影响,坐于大樟树左前方的两位姑娘就是如此,她们仿佛身处高门贵第中,举止相当从容自然,让人望之心赞。

    其中一位姑娘,身着紫色襦裙,头上一支紫金蝶钗,看起来贵气异常却又不失活泼,相当引人瞩目。

    这姑娘,郑衡印象颇深。这正是先前落败了的贺德姑娘,唔,还是女学首座裘壤歌的爱徒。

    在得知贺德是裘壤歌的爱徒后,郑衡便知道裘壤歌在明伦堂的不悦从何而来了。人嘛,都是亲亲而远疏,想必当时裘壤歌是为了贺德不忿,邀请自己参加甘棠雅集,亦不怀多少好意。

    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郑衡都不在乎。反而是裘壤歌的邀请,让她省了不少事。不然,她还要请周典出面才能参加甘棠雅集了。

    想及此,郑衡无视了贺德那带着谨慎探究的目光,看向了另一个镇定自若的姑娘。

    这姑娘坐在贺德旁边,看样子也是禹东女学的学生。她十三四岁的样子,柳眉凤目,虽则还没有完全长开,却还是能看得出是少见的美人。这美,与贺德那种贵气外扬的美不同,是一种内敛而温润的美。

    这样的年纪,张扬容易而内敛难得。这姑娘,比贺德更胜一筹。自然,郑衡对这个姑娘高看了几分。

    只是,这姑娘的面容及这种内敛,却无端端给郑衡一种相识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不由得,郑衡多看了那姑娘几眼,还是非常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姑娘。一见如故什么的,在郑衡心中是不存在的,是以她此刻想的是:莫不是这位姑娘的什么人曾在哀家跟前打眼过?

    她一时没有想出什么来。

    而这时,她还没有发现,那些在樟树周围坐着的姑娘,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看向她,包括贺德和那位姑娘。她们眼中带着打量、好奇,但更多人是带着茫然不解。

    她们不知道这个刚出现的姑娘是谁,更重要的是,她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看向这姑娘!

    那一个瞬间,所有姑娘心底都有一个无法忽视的感觉:有人来了!在那个地方!

    能让这些姑娘有这种感觉的情况,那就只有一种。下意识的,她们以为是宫中贵人来了,立刻端正了仪容看着那个方向。

    却不是宫中的贵人,而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和她们一样来参加甘棠雅集的姑娘!

    这……太奇怪了。这姑娘是谁?

    偏偏,郑衡在想着那个姑娘的熟悉感,没有发现这样有什么不妥。或者说,在郑衡的心中,她出现便众所瞩目这实在太正常了,正常到她完全不觉得有什么。

    郑太后哪一次出现,不是牢牢吸引着所有人目光的?不管是羡慕还是嫉恨,这都太寻常了。

    但是,跟在郑衡身后的盈真并不这么觉得。实际上,她心里已经在打鼓了,脸上带着紧张,小声对郑衡说道:“姑娘,那些姑娘都在看着您……”

    听到盈真这么一说,郑衡便微微笑了笑。这一笑,便如同打破了什么,霎时,笼罩在她身上那种强大的气场便消失了。那些姑娘眨眼再看时,就只看到一个漂亮的姑娘,心底的轻颤,却是没有了。

    贺德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险些就失了高贵冷静。在郑衡出现的时候,她分明感觉到了心底的轻颤,手脚也无法动弹,这是怎么了?尽管她曾败于郑衡手下,也不至于如此畏惧!

    贺德惊疑不定,坐在她旁边的姑娘心中也暗叹:这个郑姑娘的威压,比祖母还要可怕!这个,一定要和五叔说说才行。!

    不管众姑娘在想什么,郑衡都好像没有察觉一样,只是顺着学宫管事在矮墩上坐下了下来,也并不与旁人交谈,而是静静等待着甘棠雅集的开始。

    自始至终,郑衡对甘棠雅集的兴趣,都是在宫中来人身上。

    听裘壤歌之言,她还以为会来的是贤妃。毕竟,甘棠雅集是贤妃所倡,而且贤妃还是裘壤歌的学生,最有可能到来。

    然而,她猜错了,在距离甘棠雅集还有三天的时候,她终于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顺妃,来的人是顺妃,至佑后宫四妃之一。——这是裴定身边的既醉送来的消息。

    可是,顺妃是谁,郑衡完全没有印象。她根本就没有听过顺妃这个名号。

    她宾天之时,至佑后宫除了皇后及贵淑两妃之外,就只有几个嫔,并没有顺妃。顺妃,究竟是谁?是哪一个嫔晋升?还是哪一家之女?

    可惜,裴家消息并没有过多提及顺妃本人,而是顺妃此行来河东的目的。据说,原本来河东的贵人正是贤妃,只是在临出发前贤妃身子不适,才换了顺妃前来。

    郑衡在宫中待了那么多年,太清楚这一句“贤妃身子不适”隐藏着什么门道。只是不知道,是贤妃本人不想来河东还是有人不想她来。至于顺妃来意……

    其实也不难猜,端看她在甘棠雅集上做了什么事就知道了。

    时辰一点点过去,没多久,大樟树旁边的书案就坐了十来个禹东先生。只是,主持这一次甘棠雅集的裘壤歌还没有出现。想必,是在陪着那位宫中贵人。

    顺妃,究竟是谁呢?

    郑衡并没有等多久,很快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阵声响。随即,便有内侍擎着伞盖、仪牌出现了,还有不少打着羽扇的宫女。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是宫中贵人来了,再不会错了。

    隐在一众姑娘中的郑衡,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切,心却渐渐紧了起来。内侍宫女脚步不停,却是每行一步都有规法,那些伞盖羽扇,定是有专门的高度、断不会有半丝错漏;谁擎伞、谁张盖、谁奉扇,都是精心挑选过的,轻易不会换人。

    这样的仪仗,她太熟悉了,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妃嫔所能有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