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36章 太弱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郑衡听到谢氏为章氏特意准备了两个婢女的时候,不禁笑了笑。

    谢氏何时变得如此贴心?会因为担心章氏身边伺候的人不够人而送人来?

    这个说法,佛堂或长见院随便一个人都不会相信,但谢氏身边的静娘却说得煞有其事。

    末了,静娘还一脸恭敬地说道:“夫人想着老夫人即将搬进闲章院了,怕人手不够,所以特地物色了这两个人。这两个婢女虽然不是府中家生丫鬟,却为人灵活……”

    见郑衡没有反应,静娘继续说道:“请老夫人一定要收下她的心意。再说大姑娘不时要入禹东学宫,老夫人身边多些人照应,是件好事,大姑娘也可以放心。”

    郑衡还是没有说话,目光并没有落在她或那两个婢女身上,就连郑衡身边那两个丫鬟,都像木头似的一动不动。

    静娘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她正对着空气说话似的,长见院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理会她。

    偏偏,老夫人说头痛什么人也不见,静娘根本就没能踏进佛堂半步。

    在来长见院之前,她还想着大姑娘年幼、且对祖母一片孝心,怎么着都比老夫人容易对付些,或许能容易就接下这两个人。不想,大姑娘这里并不好办。

    静娘作为谢氏的心腹,当然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她从袖中掏出了两张纸,往前一递,边说道:“大姑娘,这是两个婢女的户籍文书,请大姑娘过目。”

    没有人接过这两张文书,郑衡眉头都没有动一下,身后两个丫鬟依旧木木呆呆,任由静娘维持着这个动作。

    静娘笑了笑,丝毫没有觉得尴尬,而是移动了几步,将两张文书放在桌子上,自若说道:“大姑娘,奴婢知道大姑娘事忙,那么文书和人就留在这里了,奴婢先告退了。”

    见到郑衡没有阻止自己的动作,静娘只当她是默认接下这两个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此事可以向夫人交代了。

    不想,她前脚刚回到朝阳院、还没来得及向谢氏汇报进展,就有婢女急急进来说道:“静妈妈,不好了,那两个婢女被送了回来,还哭哭啼啼的怎么都不愿意去伺候老夫人了……”

    静娘一下子就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那两个婢女会以这么快的速度、会以这种反应回到朝阳院。

    她带着满腹的疑惑,想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一踏出院门,那两个婢女就扑过来匍匐在她脚下,大声哭喊着说道:“求静妈妈开恩,奴婢愿意在二夫人身边做牛做马,求静妈妈开恩……”

    静娘脸都快绿了,可是这两个人依然没有眼见力,哭得越来越大声,说的话也越来越没遮掩。

    “住口!这是怎么回事?”静娘大声喝道,看向拿着两纸文书的长见院丫鬟,脸色难看不已。

    而跪在她脚步的两个婢女,边大哭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大姑娘说……我们若是留在长见院,明日……明日就会因偷窃之罪被送进刺史府……我们……我们怕啊……”

    偷窃的丫鬟,若是被送官究办,那就是一个“死”字啊!

    尽管这两个婢女懵懂,却丝毫没有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大姑娘……淡淡说着这些话的大姑娘,太可怕了,她一定会这么做的,一定会!

    两个婢女想起当中的情景,心中不住地打颤,将静娘的脚抱得更紧了……

    当天申时,郑晁便知道了这件事。在听到章氏将人退回来之后,他却没有多少恼怒,反而笑着对谢氏说道:“这在意料之中,我就知道她不会收下的。静娘等人,不能算办事不力。”

    谢氏被他这个说法弄糊涂了:“既如此,那么为何还要将人送过去呢?”

    亏她还对静娘敲打了一番。若是相公早就知道送人没用,她何苦费这样的周折?

    郑晁走上前,压低声音说道:“如此不是正好吗?让章氏不时伤神一番,便没有精力再细看闲章院了。这会儿,闲章院不是还没弄好吗?”

    听了这些话,谢氏才略略舒展了眉头。——她一点儿都不知道,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至于真正的原因,有关朝廷的那个海捕文书及他对章氏的试探,这些,郑晁是不会说的。

    佛堂内,章氏数着佛珠,近乎感叹地说道:“有些人看着挺聪明的,怎么会做这样的蠢事呢?”

    莫说谢氏与她不对付,就算是一般情况,她也不可能随便收下伺候的人。谢氏这是怎么了?

    “祖母说得是。”郑衡这样回道,并没有多说什么。

    谢氏这个举动,除了蠢笨,就只有试探了。究竟是试探章氏对二房的戒心呢?还是试探别的?这个还不好说。——不管谢氏送人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些人是绝不能留在身边的。

    章氏看了看郑衡,赞许道:“衡姐儿这个做法很好!料想谢氏再也不敢送人来!连同人和文书送到刺史府,丢脸的是二房!”

    这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如此的干脆利落,章氏实在没有想到郑衡能想出这个办法,不禁连连点头。

    郑衡却觉得这没什么,对手太弱了,她几乎都没怎么费神。

    说起来,还是宫中那些人厉害一些,甚至连宗谱邻居都能完全造出来,哀家应对时只能万分谨慎。

    现在……不如不说吧。

    许是郑衡的脸色太平淡,令章氏觉得这事似乎不值一谈。她正想转移话题,就听到郑衡问道:“祖母,你可知道甘棠雅集?”

    章氏思索了片刻,才回道:“我所知不多,只听说这是近年来的盛事,但我没有见过。具体是怎样的,我真不知道。”

    是了,章氏入佛堂避难的时候,甘棠雅集还没开始,自是没有见过具体场面。但是雅集,说到底还是为了比试,只是规模不一样罢了。

    没多久,郑衡便再次去了禹东学宫,也从周典的口中,知道了甘棠雅集的不少事情。在她第三次入禹东学宫的时候,甘棠雅集到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