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35章 不豫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光将竹筒拆开,快速地浏览藏在其中的纸条,脸色倏地变了,说道:“京兆的消息,道是……钱皇后出冷宫了。”

    什么?钱皇后出冷宫了?厉平太后宾天不久,钱皇后就被贬入冷宫了。钱皇后刚入冷宫的时候,有不少人为了保她出来做了许多努力,然而都没有效果。

    时已三年,裴定和许多人所想的一样,钱皇后会一直待在冷宫里面。

    可是京兆传来的消息却是:钱皇后出冷宫了!

    若是钱皇后出了冷宫,父亲的脸色为何变得这么难看?难道是……

    想及此,裴定心一紧,立刻问道:“钱皇后既出了冷宫,那么钱家如何了?”

    裴光将纸条用力揉碎,边说道:“钱贯上疏以病老乞骸骨,皇上已经准许了。钱家一众子弟皆上了请辞奏表……”

    裴定凤目怒张,不可置信地低喊道:“父亲,钱家这做法……是以一族前途换钱皇后出冷宫?这怎么可能?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裴光摇了摇头,目光亦甚是不解,沉声回道:“尚不清楚,此事必有内情。不过,钱贯这个人太精,若不是他自己想离开户部。就是皇上也不能轻易动得了他。现在户部情况还不明朗,还是得等一等。”

    就是因为钱贯太精,所以在知道他离开户部时,裴定父子都觉得不可思议。

    钱贯任户部尚书一职已有十年了,虽然资历早就足以晋升为从二品,却从来没挪过位置。听说,当年厉平太后力排众议将钱贯定为户部尚书的时候,曾笑着说道:“有钱罐子在户部,哀家就放心了。”

    自始,钱贯便被一众官员称为钱罐子,而这十年,钱贯在户部的政绩谁都无法忽视,这个人,实则是大宣的钱罐子。

    三年前钱皇后入冷宫的时候,钱贯坐在户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归然不动;如今钱皇后出冷宫了,钱贯却要离开户部,就连钱家都从朝堂退出去了,这是为何?

    就算他们在京兆,也不一定能知道钱贯的想法,更别说他们身在河东了。

    裴光伸开手掌,接住那只朝他飞过来的小鸟,目光柔和温润,半响才说道:“天要变了……”

    裴定却这样回道:“父亲,甘棠雅集过后,我去京兆一趟吧。”

    ……

    ……

    此刻,在永宁侯府的朝阳院,谢氏将杯盖重重一合,然后冷冷地说道:“你再说一遍,什么叫不知道?”

    跪在她面前的,是将郑衡送去禹东学宫的车夫。他低垂着头,看不到脸色如何,身子却筛糠似的发抖。

    “回二夫人的话……奴才……奴才……疏忽了,只是一个不留神,那个婢女就已经不见了,奴才不知……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车夫畏畏缩缩地说道。

    二夫人是好人,但对办事不力的人却不会留什么情面。车夫知道自己将事情弄砸了,想到二夫人之前对下人的惩罚,他根本不敢说在到达禹东学宫之前就已不见了,只说在等候大姑娘出来的时候,那个婢女才没有出现。

    听到这些话,谢氏脸上的怒气更甚。她在意的不是那个婢女,而是车夫如此疏忽大意,竟然连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

    现在我还管着家呢,这些下人就如此敷衍,若是章氏重新管家,那么这些人会怎样?——谢氏这样想着,脸色越发难看。

    郑晁回到朝阳院的时候,便见到了这一幕:谢氏一脸怒气,车夫在不断地叩头,地上还有破碎的茶杯。

    见到郑晁进来,谢氏的怒气退了三分,吩咐道:“都退下去吧。张大去慎行堂领二十棍家法,此事就算了。以后办事要仔细些。”

    慎行堂是永宁侯府专司责罚的地方,二十棍家法并不是简单的事,即使对一个精壮汉子来说,也十分难熬。她这话一落,便见到那个名唤张大的车夫抖得更厉害了,却只能面如死灰地跟着静娘等人退了出去。

    “发生了何事?那是府中的车夫吧?惹得夫人如此生气,慎行堂二十棍还是少了,看来得加罚才是。”郑晁这样说道,明明说着讨好夫人的话语,却显得相当霁风朗月。

    这一下,谢氏心中残留的一分怒气也去了,她娇嗔地看了郑晁一眼,才说道:“今日衡姐儿去学宫,带了两个婢女外出,回来的时候却少了一个人,车夫却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婢女事小,若是府中下人都是这样办事,那就乱了套……”

    她将事情仔细道来。若不是静娘细心,发现郑衡身边少了一个婢女,说不定车夫还不会如实禀告,胆敢欺瞒主子,这十棍还少的!

    郑晁听了,心中却觉得抓住了什么,不禁问道:“一个婢女?什么婢女?”

    “是老夫人新买的婢女,据说是北州流民,还没有户籍文书。我原本还想着好好调/教这婢女的,却没想到她不见了。所以我才责罚这些下人。”谢氏如此回道,心中奇怪郑晁为何会问及这个婢女

    一个没有户籍的婢女……他下意识就想到了叶雍在刺史府说的话,还有那一张没有画像的海捕文书。

    那一晚在集善街并没有抓到什么悍匪,随后两府官员齐聚在刺史府的时候,叶雍便出示了一张加了御印的海捕文书,说有一个年轻姑娘犯下重案逃至河东道,令各官员多加留意,还简单说了那个姑娘的情况。

    一个二十来岁、带着一名丫鬟的姑娘,要想在河东道找到这样的姑娘,无异于大海捞针。这张海捕文书,在郑晁看来等于没有。

    但现在,永宁侯府竟有这样的一个姑娘!凡是章氏身边出现的人,郑晁都带了十二分关注,于是急急问道:“那个婢女是不是二十来岁?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气度不似一般婢女?”

    听到郑晁这么问,谢氏回想起那个脸色蜡黄、畏畏缩缩的婢女,便摇摇头道:“不是,那个婢女年纪偏大,就是一般的穷苦人家姑娘。老爷,可是有什么不妥?”

    郑晁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一般穷苦人家的姑娘,这就不符了。叶雍再三强调,那个逃犯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他还以为章氏收留了逃犯呢,真可惜……

    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了精光,心情渐渐好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