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32章 危险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适衣衫整洁,脸上带着笑容,虽然脚还不够利索,但已比之前的情况好太多。

    看得出,郑适在明伦堂受到了良好照顾,在周典的护佑下,应该没有不长眼的学子敢找郑适麻烦了。

    “姐姐,我现在很好,大人和学兄们都很好……”郑衡略微拘谨地看着郑衡,将这十余日的情况说了出来,话里话外都是让郑衡放心的意思。

    年幼丧母且不得父亲疼爱的少年,呈现出和他这个年纪不符的忧虑。这十余日的安稳舒适,反而令他更记得之前是怎么的孤立无援。

    是以入了明伦堂之后,他谨小慎微,益加勤奋不敢有所松懈,他这样的表现,倒让先前对他不甚满意的周典和学兄们点了点头。

    但郑适知道这样还不够,他年纪太小、所懂的太少,而他不能一辈子都靠人庇护,他做得还远远不够……

    将他的拘谨看在眼里,郑衡微微笑道:“适哥儿很好了,在明伦堂会越来越好的,这下祖母就放心了。”

    这么懂事的小孩呀,明明出身是如珠似玉,却和她所知道的那些权贵子完全不同,真不错!

    她不会勉强郑适必须要像他年纪那般天真活泼,因为出身和经历,郑适注定不会像其他小孩子那样懵懂。其实这样的谨慎,才能令他活得很好。

    若是宁哥儿还在……郑衡的笑容略凝了凝,她又想起了早逝的弟弟。

    “祖母都好吗?可惜要等到明年才能见到祖母了。幸好姐姐来了明伦堂,我……我太开心了。”郑适露出了笑容,意兴高扬了不少。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郑适颇为忧虑地道:“姐姐,我听说学宫游学已经荒废了,莫不是以后姐姐都要在书库了吗?书库虽然藏书丰富,但是没人教导终归是不好。”

    郑衡听着郑适担忧的话语,柔柔地回道:“大人说游学会有老师的,只是还没来到,你放心好了。再说,书库也挺好的……”

    郑衡还没说完,就听到“吱呀”一声,书库的大门便打开了,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形现了出来。

    郑衡和郑适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在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后,姐弟两人同时愣了愣。

    “姐姐,是他……”郑适声音不安地说道,他认出了这人正是先前出现在明伦堂中那个年轻人。郑适还没有忘记,正是这个年轻人让姐姐入游学的。

    他年纪虽然小,但当时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清楚,便觉得这年轻人不怀好意。

    郑衡愣住是因为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裴定。能在明伦堂自出自入,学宫守卫森严什么的,难道对裴定并不管用?

    不过,郑衡心里是很轻松的。裴定出现在这里正好,她还想知道那一晚集善街发生了什么事、季庸现在怎么样了。

    于是,她对郑适说道:“这是明伦堂的学兄,你先前见过的,不用担心。”

    她多少知道郑适见到裴定的不安,但想来裴定以后也会出现在明伦堂中,郑适见多他几次、知道他和周典的交情,这种不安就能慢慢消失了。

    郑适像防着什么似的戒备,倒让裴定笑了笑。论起收拾小孩儿的本事,在河东道裴定敢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裴家那些混世魔王,个个见了他都是屏气轻声的。

    这个小孩儿不是裴家人,那便算了。

    纵如此,在裴定紧紧压迫的目光下、似笑非笑的神情中,郑适觉得越来越不自在。在另一个学兄来唤他之后,他急急对郑衡留下一句话“姐姐,等会再说”,就脚底抹油似的离开了。

    “……”郑衡看向了裴定,他做了什么,让适哥儿类似落荒而逃?

    “……”裴定笑了笑,心想我什么都没有做啊,就多看了他几眼。

    没多久,裴定便说道:“明伦堂的书库,并不是别人能随便进来的。这里,没有旁的人。”

    没有旁的人,而不是没有人。这么说,书库这里的人俱是裴定可信之人了。

    想了想,郑衡正色问道:“那一晚情况到底如何?季庸情况如何了?”

    裴定特意守在书库这里,必是有话要说,但郑衡并不在意他想说什么,只问自己想知道的。

    “季庸已被稳妥安置了,但他有很深的戒心,就算我搬出了周典,他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或许在见到孟姑娘后,他会愿意开口说话。”裴定这样说道。

    他牢牢地看着郑衡,继续开口道:“两府在当晚下了搜查命令,我们略快了一步。你为何知道季庸在集善街?”

    他直刺刺地问道,一点也不掩饰心中的疑问。在见到季庸之后,这个疑问就一直在他心中了,而且缠绕得越来越深。郑姑娘在闺阁之中,为何会知道季庸的下落?

    在千辉楼中他尚且不确定,但现在是非问不可。

    这个深闺姑娘,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若是不能说个清楚,那么……裴定眼中出现了一抹冷意,仍是一瞬不动地看着郑衡。

    而郑衡,觉得有一丝战栗从背后生起,沿着四肢百骸直达她心底,她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危险,危险,危险!

    裴定,让她感觉到了危险!这种危险的感觉,就像她已站在万丈悬崖边,稍有不慎就会一脚踩空,然后粉身碎骨!

    她心跳得异常剧烈,瞪大眼看着裴定,这个人……明明一脸病容,之前还那么细心温善,为何会让她感觉如此危险?

    这种战栗的危险一闪而过,待她再看时,裴定眼中便什么都没有了,仿佛刚才的危险只是她的错觉。

    但这怎么会是错觉?九死一生的危险,她怎么会弄错?

    裴定细细打量着郑衡,从头至脚,没有丝毫遗漏。

    这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的,看起来比小珠儿还小,她这么小啊……

    裴定知道自己对这姑娘起了怜惜之意,便淡淡开口道:“你只是个十三岁的闺中姑娘,但是竟然知道京兆孟家,还知道季庸的下落。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但这些,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可明白?”

    天纵之才,这世上哪有什么天纵之才,郑衡必是因为某种缘故知道了许多秘密,像这样的人,若是不为己所用,谁都欲处之而后快!

    “你遇到的是我,若是……”裴定低低说道,声音近乎叹息。

    他隐含在这句话中的深意,郑衡瞬间就领会到了:若是你遇到的是旁人,若是旁人知道你懂得这么多,你早已经渣都不剩了。

    电光火石间,在感受到毛骨悚然的危险后,一句话在她脑海中劈过,她脱口而出。

    (弱弱说一句,其实我有微博的,请大家搜索平仄客关注,求纷求粉~)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