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31章 怒气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颦兒的和氏璧,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激励,谢谢!我继续努力~)

    令明伦堂气氛骤然阴冷、令周典感到心中战栗的,是郑衡。

    她站在堂正中,脸上的疑问和柔和已经消失,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这气势充满了狂怒,似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仿佛立刻就要爆发出来。

    周典被这种暴怒紧紧笼罩着,恍惚间似乎看见血漂杵千里白骨的惨烈画面,他无法控制地手指微颤,只能惊愕地看着郑衡。

    下一刻,郑衡微微笑了起来,随即,周典感觉到那有如实形的暴怒瞬间褪去,他整个人骤然一松,额间竟然有了一层薄薄的汗。

    “你……”周典艰涩地开口,语调凝滞至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他简直快要错乱了,自己竟然在一个小姑娘的怒气下难以动弹,这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吧?

    郑衡上前几步,朝周典弯了弯腰,说道:“大人,冒犯了……”

    她心中多少有些懊恼,为了刚才自己的表现。她的自制力一向很好,然而在听到钱皇后进了冷宫的一瞬间,她的怒火猛烈腾升,完全控制不住!

    他怎么敢?怎么能如此对待钱皇后?冷宫,那是什么地方,他竟如此狠心!

    郑衡深深吸了一口气,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怒气,及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在崩天之前,她一生没有太大的遗憾,就连“厉平”这样一个谥号她都能欣然接受,皆因她问心无愧。对于她曾执鼎的国朝、对于她曾养大的帝王,她都做了妥帖的安排。

    是,她和至佑帝没有母子情分,但对这个国朝,她还有着责任。她是在弑君诛王之后才令国朝平稳的,又怎么能看着它因自己而倾覆?

    辅国的几位重臣、定国的军中柱梁,甚至朝中那些年轻的官员,她都精心挑选过了,特地为至佑帝留了人。这些是她留下的后手,以保证在她宾天之后,国朝还能有二十年安稳。

    至佑帝是她养大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性,她很清楚。他是一个帝王,就算再怨恨她,也会为了国朝而不得不接受她的后手。——就像他之前不得不恭敬地称呼她为“母后”一样。

    更关键的是,至佑帝身边还有钱皇后。钱皇后贤能且聪慧,还是至佑帝爱慕的人,只要有她在至佑帝身边,她留的后手、她心系的国朝,便能无虞。

    可是,现在周典说钱皇后进了冷宫,还是三年前!

    这个世界上,能令皇后进冷宫的,就只有帝王了。他为何要那么做?钱皇后那样剔透玲珑的人,怎么会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郑衡的眉眼充满了冷意,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圆润的指甲深深嵌进了手掌,她也浑然不觉。

    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真正发怒,为了钱皇后,怒火却对着宫中的至佑帝。同时,也第一次深刻而清晰地意识到,她的那些后手并没有起到作用。

    人算不如天算,这是人间至理,郑衡早就知道那些后手会有阻滞或意外。但是像这样,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更加败坏,还真是完全出乎她意料。

    再怎么样,钱皇后也不至于进了冷宫!

    三年,她宾天才三年而已,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一切都变了样?若非她重活一次,她还不知道,真正的遗憾是在她宾天之后……

    她抬手覆眼,白皙细长的手指完全遮住了她的凤目,没有人能看见她的****的眼神,没有人能知道她此刻是何等的愤怒,又是何等的失望。

    她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份,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她宾天之后的世界,一个或许崩坏四落的世界,还是她曾以为一切安好的世界。

    她还活着,并没有死去,然而发觉自己踩在万丈血海之上、边上还有无尽枯骨,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悲伤的?

    重活一世,并非天道的馈赠和善意,而是另外一种赎罪和补偿。

    以我年轻尚未老去之身,见这崩坏业已四落之国,偿我踌躇始终未竞之志……

    周典看着这个以手覆眼的姑娘,感受到了一股浓重得化不开的悲意,就像先前那种怒火一样,令他无法忽视。

    怒如阎王,哀如悲兽,这个姑娘为何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样……好像魇着了一样。

    周典想了想,猛地一跺脚,大喝道:“呔!何方妖孽!竟敢在明伦堂中作祟?!”

    “……”郑衡终于将手放了下来,无语地看着周典。

    祭酒大人努力挺着又胖又矮的身体,双手还做着奇怪的气势,他这样才像妖孽好吗?

    随即,郑衡笑眯眯地问道:“大人,你在说什么?什么妖孽?”

    不管怎么说,周典这一声大喝,令她彻底回过神来了。先前她散发的怒火和悲意,也伴随着这声大喝而消失了。

    在周典看来,郑衡还是郑衡,那个平静到有些冷淡的姑娘。

    周典叹了一口气,随即问道:“你刚才在想什么?我看你不像有悟,反而像是入怔了,这不是什么好事。”

    他身为学宫祭酒,见过了学子冥思苦想的状态,刚才郑衡的情况就令他担心。那一声暴喝,并不是为了搞笑,而是为了将郑衡唤过神来。

    佛家讲究顿悟,所有金刚棒喝,但禹东学宫是文地,遵儒重文,周典所秉承的是渐悟,需由时间和经历慢慢形成,刚才郑衡乍怒乍悲,显然是心绪受了冲击,这并非好事。

    不管周典为了怎样的试探将郑衡留在禹东学宫,但郑衡入了学宫就是他的学生,此刻他的关心紧张并不是假的。

    这世上有些人,虽然偶有隐秘,但始终让人感受到光明磊落,周典便如是。

    郑衡对周典这样的人,有一种天然的尊敬。此刻听了周典的问话,她点点头,笑容发自肺腑,说道:“多谢大人了。刚才听大人说起钱皇后进了冷宫,我曾听说钱皇后贤惠,一时便想岔了。”

    周典摆摆手,语焉不详地道:“贵人们的事情,怎么是贤惠两个字能说得清楚的?这些事情不用多想了,且静静心,游学的老师迟些再有,近段时间你且在书库中吧。”

    郑衡也知道不宜再问下去了,有关钱皇后的情况,周典不可能多说什么。然而,因为得知钱皇后进了冷宫,她的心绪依旧起伏不定。

    直至在明伦堂外见到郑适,她才渐渐平静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