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28章 上山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先前,周典有意将郑衡留在禹东学宫。在裴定的建议下,他将郑衡留在了游学。并且,允许郑衡一旬去一次学宫,还能不唤禹东学宫的先生为老师。

    这是特例,禹东学宫数年不见的特例。

    但幸好,除了当时在明伦堂的几个人,并没有别的人知道这特列。

    就连章氏和谢氏等人,也只是知道郑衡入了禹东学宫,还想当然的以为她进的是禹东女学。

    现在,十天很快就过去了。在天工坊送来首饰后不久,周典将郑衡的入学书送来了永宁侯府。

    其实,禹东学宫录取的学生,以往都是在禹东学宫大门前公布,类似于贡院张榜这种形式。入学书这个东西,还没怎么听说过。

    如今周典特地差人送来这入学书,一是为了提醒郑衡记得及时去禹东学宫;二也是为郑衡提供一个出永宁侯府的明证。

    郑衡接到这个入学书的时候,不禁有些讶异。据她所知,周典并不是这么妥帖细心的人,怎么会有这封入学书?

    但看到这封入学书中夹杂着孟瑗的消息,她便知道这入学书是出于谁手了。

    难怪,裴家得称宰相世家。这裴家人行事,非一般的周到细心。

    对裴定这个人,她又多了一分了解。

    对于去禹东学宫这件事,她原本无可无不可。但有这样一个光明正大出府的理由,她感到很省心,自也高兴。

    禹东学宫是河东道文地,既然入游学已经成为定局,她便想趁此机会更深入地了解禹东学宫。哦,应该说,是了解禹东学子们。

    这些学子,乃是朝廷将来的栋梁,当中有多少可造之才?

    审人相人,已经成为深深刻到郑衡骨子的习惯。在禹东学宫这种人才荟萃的地方,这种习惯更加无可隐藏。

    因此,在看到这封入学书之后,郑衡便对禹东学宫起了兴致。

    更何况,她还要趁此机会,将留在永宁侯府的孟瑗送出去。

    集善街的喧闹已经结束,但官府既无所得,那么就会更加在意孟瑗的下落,观察使府和刺史府的动作,想必陆续有来。

    郑晁身为闻州别驾,迟早会知道孟瑗的事情。至于他会不会将府中的陌生丫鬟和孟瑗联想起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无论如何,孟瑗是不能留在永宁侯府了。

    昨天,她陪章氏用膳的时候,已经提了将孟瑗带出府中的要求,并且说,这是祭酒大人夹杂在入学书中的要求,或许是因为季庸有了消息。

    听到是周典的要求,还是因为季庸的消息,章氏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道:“衡姐儿,既是祭酒大人的要求,那只会是一件好事。孟姑娘留在府中,或许并不当。”

    尚未等郑衡说什么,她又继续问道:“衡姐儿,那个学兄是否可信?”

    那个学兄,自是指裴定。--千辉楼的事情,郑衡半真半假地向章氏描述了,包括裴定的身份。

    裴家在闻州、河东道的影响,章氏太清楚了。季庸和孟姑娘这一事有裴家参与,的确比永宁侯府好多了。

    或许这个老妇人心中也存疑,但她心底很清楚孟瑗留在府中非长久之计,尤其是有了周典和裴家的缘故,她表现出一副“就是如此”的样子。

    “祖母,可以信的。再说,学兄一家也不会图我们什么。”郑衡如此说道。

    是啊,裴家为何要与永宁侯府过不去呢?真正让章氏感到危险的,也只有永宁侯府的人了。

    听郑衡这么一说,章氏便略略提点了几句,吩咐章妈妈和盈真跟随伺候,旁的,便没有多说了。

    永宁侯府的马车,像十余天前一样,载着郑衡朝禹东山驶去。只是,速度比上一次快了很多。这样的情况,才是正常的,毕竟禹东山平时较少人迹。

    这一次送郑衡去禹东学宫的车夫,依然是谢氏所派,当然是存了监视郑衡的意思。

    可惜的是,尽管这个车夫相当精明警觉,在马车行进在禹东山的时候,他只感到脖颈突然一冷,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与此同时,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马车内的人自是知道马车停了下来,章妈妈和盈真两人在一刹那都露出了惊慌的神色。随即,章妈妈便开口说道:“姑娘,奴婢下马车看看……”

    “不用了,这是有人来接孟姑娘了。孟姑娘,下车吧。”郑衡如此说道,阻止了章妈妈的动作。

    孟瑗立刻便动了,边说道:“姑娘,多谢了。”

    更多的话语,早就在出府之前已经说了,此刻离开之际,没有什么可说的。孟瑗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其实蕴涵了无尽的感激。

    郑衡神色平静,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等待着马车再次启动。

    章妈妈和盈真已经呆愣了,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只知道马车停下来,姑娘是提前知道的,就连那个孟姑娘,也知道了。

    太奇怪了,就像在千辉楼一样,太奇怪了!

    可是,她们身为仆从,知道这些事情必是老夫人和姑娘的安排。不然,姑娘就不会如此平静。

    早几天,当章妈妈将千辉楼的事情禀告给章氏时,章氏只是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事情,衡姐儿都已经告诉过我了。这是禹东学宫的学兄,是为了帮忙而来。”

    既然老夫人都知道姑娘的事情,章妈妈便没有多说了。

    果然,下一刻,郑衡便说道:“这些事情,祖母是知道的。你们放心。”

    听了这些话语,章妈妈和盈真便渐渐回过神来,更是没有什么话了。

    而且,不久之后,马车便动了。车夫也并没有上前问发生了合适,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事实上,车夫的确觉得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他甚至不知道已经已经昏迷过去了。这马车停留之事,郑衡等人根本不会对他说。

    马车一路平安地驶进了禹东学宫。在郑衡出具了禹东学宫的入学书之后,禹东学宫的正门便打开了,仅容郑衡一个人过去。

    禹东学宫,没有一个学子是带着丫鬟小厮的。不然,郑适就不会受人欺负而无能为力。

    学宫里面,有专门为学子们配备的管事。为了让学子们专心求学,饮食换洗等事宜,其实有人打点,并没有太过不便。

    当然,这些管事不如自己家中的下人来得方便可信,但学子们既入了禹东学宫,便是为了求学,旁的,便只能将就了。

    吩咐章妈妈和盈真在禹东学宫外,郑衡便入了禹东学宫,径直朝明伦堂走去。

    不想,明伦堂里面除了周典和郑适,还有不少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