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27章 往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集善街为何会出现喧闹,郑衡当然很清楚,自是为了季庸。

    只是,动静为何会那么大?裴定要去救季庸,必是悄无声息。那么,昨晚在集善街行动的,除了裴定之外,还有谁?

    在听盈真等人说起夜空有火光之后,她便猜到了集善街还有谁。敢在半夜发起信号的,就只有官府的人。

    这么说,官府的人也发现季庸的下落了。那么大的动静,必是两府共同下的手笔。至于捉拿悍匪这样的说法,只有普通百姓才会相信,郑衡一点儿都不信。

    那么,裴定的动作是否够迅速?是不是救走季庸了?

    这些,郑衡并没有答案。对于集善街,她只知道是善长人翁居住的地方,但那里有多少人家、具体情况如何,因此将季庸带走会遇到什么事情,她却不清楚。

    幸好孟瑗还在永宁侯府,她只须等待,便能够知道答案。

    季庸与孟家背后到底关联着什么,这应该就是季庸被迫离开禹东学宫的原因,也是朝廷要找到他的原因。这个原因,就连今上都感兴趣,底下还有谁不感兴趣?

    裴家,自然不例外。裴定身边那个名唤“既醉”的属下,总会联系她吧?

    想到这,郑衡眸光亮了亮。《诗》云:“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想必,裴定身边还有一个名唤“既饱”的属下吧。

    醉且饱,其实是德是福。这样的名字,倒有些意思……

    正这样漫无边际想着,一阵“笃笃”的敲门声便响起来了,随即她便听到了盈真在门外禀道:“姑娘,二夫人请姑娘去前堂,道是天工坊的给姑娘送首饰来了。”

    听到盈真这么说,郑衡微微笑了笑。天工坊的首饰……这是昨日在千辉楼约好的事情,这是裴定的人送消息来了。

    能这么及时送来消息,不管季庸是否被救出,裴定的动作都很迅速,她所托,找对人了。

    整了整衣裳,郑衡离开了长见院,脚步依然不疾不徐。

    前堂里,谢氏端着茶水,细细打量着那自称是天公坊的娘子,脸色十分和悦,看起来甚是亲切。

    天工坊,是一间专门制作首饰的店铺,在闻州相当出名。闻州刺史府送往京兆的贡品,有不少出自天工坊,朝廷还给它颁发过“巧夺天工”的匾额。

    闻州的官员夫人,出席重要场合所佩戴的首饰,必是出自天工坊。现在,这天工坊的娘子,说给衡姐儿送来首饰?这是怎么一回事?

    谢氏现在管着永宁侯府,外人来访一事必须先禀告她。按理说,送首饰来的人并不能轻易进入永宁侯府,但因为是天工坊,谢氏在踌躇片刻后便令人将这娘子放了进来。

    她倒想看看,这首饰是怎么回事。衡姐儿刚出孝,昨日才出府,就算去天工坊定制首饰,也只有一天时间。天工坊怎么这么快就给她送来首饰了?

    郑衡来到前堂的时候,就见到谢氏这么温婉地笑着。而在她的下首,则站着一个面相朴实的娘子,其手上还捧着一个盒子。

    这娘子虽然是站着,然而腰身并没有弯下,不卑不亢的样子。

    匠人在大宣的地位相当低下,但天工坊经常为达官显贵制作首饰,技艺精到一定程度,便没有什么好怕的。因此,在面对永宁侯这样的人家,这娘子便落落大方,倒比宫中的司珍强上百倍。

    像谢氏这样的官员夫人,无论出席什么场合,都要有与之相应的首饰,仰仗天工坊是理所当然,自然不会对天工坊的娘子傲慢。

    这世上的人,哪一个其实都通透。

    见到郑衡来了,谢氏扬起了笑容,说道:“衡姐儿来了,这是天工坊的娘子,说是你在那里定了首饰。婶娘倒不知道,衡姐儿快快来看看,是什么首饰。”

    谢氏这样的话语,令盈真等丫鬟都一愣。前些天,二夫人眼中根本就没有姑娘的存在,这会儿怎会这么热切了?她们觉得太奇怪了。

    郑衡走近那名娘子,边回道:“昨儿是去了天工坊一逛,原本只是去看看的,看现在时兴什么的。不想,那里的掌柜说娘亲生前在那里定了首饰,我便差他们今日送来了。”

    天工坊的首饰定制需要时日,她昨日去天工坊,时间根本来不及。但说辞合理,这就太容易了。

    听了这些话,谢氏眼神不变,只是说道:“原来是大嫂定制的首饰啊,难怪……不过,我也不曾听说大嫂在天宫刚定了什么首饰。”

    “如此,我也不知道了。那里的掌柜就是这么告诉我的。”郑衡的语气依旧依旧淡淡。

    婶娘这个称呼,她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口,索性便没用什么称呼了。

    哀家的婶娘,该是哪一个老王妃,估计也没有多少还活着的了。

    这时,天工坊的娘子说道:“夫人,是这样的。因为三年多前我们也换了掌柜,这首饰前不久才翻出来的。我们还想着什么时候给府上送来,恰好郑姑娘就去了天工坊。延迟了这么长时间,为表歉意,这一次首饰便不收任何费用。”

    天工坊既然巧夺天工,里面的首饰造价当然很高,听到不收任何费,谢氏甚是惊讶。

    天工坊不收钱,这可是相当少有的。

    到底是什么首饰?

    这会儿,那个娘子见郑衡来了,自然把首饰盒子打开了,里面的首饰便现于所有人眼下。

    这是一支玉钗,中间有金线缠绕,是很典型的一支金镶玉款玉钗。那材质,看起来也不像是名贵的和田、昆仑等于玉石。

    这么简单,又不名贵,的确是出身军中的宁氏所喜欢的风格。

    那个娘子点了点金色的地方,说道:“姑娘,这首饰并订单在此了,这事是天工坊延误之故,还请姑娘原谅。”

    那娘子拿出了一章泛黄的的单据,看样子是有些年头了。三四年前的东西,的确是如此。

    郑衡露出了笑容,目光看着那娘子的手指,回道:“我知道了,有劳。”

    她正想吩咐盈真接过首饰盒子,便听到谢氏说道:“这个玉钗看着倒是让人欢喜得紧,且让我看看。大嫂的眼光,一向很好。”

    这么一说,她便是要看这玉钗了。或许,是想发现这支玉钗有什么不妥。天工坊无端端送来的玉钗,已经引起她的疑心了。

    郑衡朝那娘子点了点头。这本也没什么不可以给谢氏看的,就算是给谢氏看,她也什么都看不出来。

    果然,谢氏拿出了那支玉钗,放在手中细细观赏,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无论怎么看、怎么掂量,这都是一直很普通的玉钗,和她以往见过的没有太大差别。

    很快,谢氏便将玉钗放回了首饰盒。虽然心中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但她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昧下这个玉钗。昧下侄女首饰这样的事,她还做不出来。

    如此,郑衡便带着天工坊送来的首饰,慢悠悠地回到了长见院。

    令盈真等人守在房间外,郑衡拿出了这个玉钗,然后……直接将玉钗一折。

    “啪”的一声响,玉钗自然成了两截。但是仔细一看,那玉钗是中空的,里面藏着一张纸条。

    这种传递消息的方法,若是在宫中,肯定瞒不过内侍宫女的耳目。但永宁侯府中的,都是普通人。还有人敢折断这支玉钗不成?

    不普通的,就只有郑衡这个活了两世的人。她正好知道这样的传递方式。

    这个方式,是昨日裴定对她说的,说会让天工坊的人上门。

    不知是天工坊与裴家有关,还是裴定另外找了人来冒充天工坊的娘子。

    总之,郑衡收到了她想要的信息。

    季庸,是被裴家救走了。这纸条还说待郑衡去学宫之时,会有人来接走孟姑娘。迟些会有人来接走孟姑娘。

    细细看着这纸条上的字迹,郑衡露出了笑容。

    既然季庸已经安全了,那么便不急了。

    过几天,她便要去禹东学宫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