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26章 无所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传出呼救声的地方,是离韩夫子不远处的一户人家。

    当叶雍带着属下赶到那里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闻州守卫正与一行人对峙,气氛剑拔弩张。

    这是什么情况?发出救命呼喊的又是谁?

    一个守卫急急开口道:“叶大人,我们想要进入后院搜查,这些人却怎么都不让,还打了起来,他们自己还喊救命……”

    事实上,守卫也有些懵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打了起来,原本在搜查前院的时候还好好的,但就在他们打算带着娘子们进入后院时,就有人拿着棍棒冲了上来。

    更莫名其妙的是,这些人边打还边喊救命,就好像是守卫欺负了他们一样。天知道这是颠倒着来了!

    闻言,叶雍看向了那一行人。那一行人,粗犷且强壮,看样子是护院之类。最前面站着一个年轻人,衣着倒是光鲜,但脸上带着潮白,眼中还含着一抹骄横,还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酒气。

    一看就知道是纵欲过度的纨绔子。

    说起来,集善街这里也有不少有钱人家,这年轻人,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这会儿,年轻人开口了:“大半夜的,你们这些守卫想进入后宅?是有何居心?有两府的命令?谁知道是真还是假?不直接将你们打出去就是好了!”

    末了,年轻人还嘲讽地看了一眼叶雍。叶大人,闻州哪有什么叶大人?在月光和烛火的照耀下,他清楚地看到叶雍没有着官服,心中更确定这是一群半夜入室的歹人了。

    叶雍正想说什么话,就发觉光线明亮了不少,随即便听到“啪”的一声响,他抬头便见到一束火光闪耀开来。

    叶雍眸中精光大盛,高声喊道:“不好!是调虎离山之计!追!”

    与此同时,他身边有几个暗影,飞一般地朝火光处掠去,瞬间不见踪影。

    那年轻人也看到了这火光,目光一下子呆住了。高空火光,必是某一种信号,胆敢半夜发这样的信号,莫不是这些人真是奉令半夜来搜查的?

    那他公然对抗,那不是找死?这下糟糕了……

    而在远处,在火光出现的地方,已经有几个闻州守卫倒在地下了,还不住地痛苦呻吟着,边上则是几个提剑滴血的蒙面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中间,还有一个灰衣中年男人,脸孔瘦削,鬓角已有些斑白,眼神却相当平静。平静到让人觉得这应该是在某处教习之地,而不是在暗夜厮杀场。

    这个中年人是季庸,这三个月来已经见惯了各种血腥生死的季庸。眼前这一幕,又怎么能让他色变?

    从一开始的慌乱无措到现在的平静无波,他经历了太多的东西,有太多人为了他付出了性命。在这三个月里,他从以往讲着“商闻之矣,死生有命”的先生,变成了一个“既知死,更要生”的百姓。

    正是知道了死亡会随时来临,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活着,而且,还要在某些人咬牙切齿中痛快地活着。

    有人不是要他死、要孟家死吗?他偏偏要活着,还要活得好,活得比这些人都好!

    这三个月,他对人生的感悟,比过去三十多年的感受还要深。

    虽则这三个月令他两鬓染白,但他的精神反而更好了。就算被这些黑衣人护在中间,也感受不到他的羸弱姿态。

    在先前那几个护着他的人没了性命之后,这些人找到了他,并且说了一句话,他便只能跟着这些黑衣人离开了。

    这些黑衣人说:“孟四娘来了河东,正在等你。”

    就是因为这句话,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他们走。在那个瞬间,他无法判断这些人是来保护他的,还是来劫持他的。

    为了孟四娘,不管孟四娘是安全还是危险,他必须跟着他们走。

    但很快,他就判断出这些黑衣人是来保护他的。因为这些黑衣,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就像先前护着他的那些人一样。而且,与这些黑衣人来争夺他的,是官府的人。

    季庸一直都记得,追杀他的人,多半是官府的人。

    原本,他只是禹东学宫的一个教书先生而已,若不是因为他的座师是孟瑞图,若不是因为他秉承着孟瑞图的意愿,官府也不会追杀他。

    孟家……

    眼下的情况,却不允许季庸想更多了。在这些闻州守卫倒下之后,那些黑衣人片刻也没有逗留,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夹着季庸,飞快地离开了这里。

    待叶雍身边那几个暗影赶到这里的时候,也只发现倒在地上呻吟的闻州守卫。此外,就没有旁人。

    而且一点点痕迹都没留下,在这火光闪耀的集善街,那些人就这样消失了,无处可寻。

    集善街仍是响起一阵阵喧闹,但他们知道,这一各狭长的人字形街道,他们想要的人已经离开了。

    季庸,的确是藏在集善街,但人已经被带走了

    到底是谁,劫走了季庸?

    叶雍看着那几个倒地、却没有性命之碍的闻州守卫,脸色都变了……

    天已经亮了,集善街这一场搜查,也暴露在日光之下。

    两府的命令、众多的守卫、半夜喧闹……这些迅速在闻州城中传开去,尽管闻州百姓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许多人都知道昨夜集善街有了一场骚乱。

    幸好,这场骚乱时间不长。据说,在天空出现火光之后,闻州守卫就陆续离开了集善街。

    一大道,闻州府衙的大门就打开了。刺史袁瓒、别驾郑晁等刺史府官员早就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这里的,还有观察使府长史黄承林,脸色相当难看。

    当然,在刺史府议事厅里面的,还有叶雍。

    这些官员齐聚,自然是为了昨晚集善街的搜查事情

    那一场骚乱,在百姓中议论纷纷,虽然名义上抓到了几个悍匪,但谁都知道,这都是装出来的。实情是怎样,大家心知肚明。

    尤其让某些人窝火的是,明明已经发现了季庸的踪迹,最后却让他逃掉了!

    袁瓒此来,是为了听取昨夜的报告。他昨晚在府中安歇了一夜,领闻州守卫出任务的是郑晁,名义上,他总要出现一下。

    至于叶大人口中的王令,谁知道呢?

    比起袁瓒的淡定,黄承林的脸色就可以用暗沉来形容了。他固是因为谢澧时的命令而来,但同时,也为了他的外侄。——昨晚意图阻拦闻州刺史府的纨绔子。

    那招调虎离山,有人怀疑他外侄参与其中,目的是为了拖住闻州守卫的脚步。听到这个说法后,黄承林想撕了他外侄的心头都有了。

    夜里玩便玩,喝酒便喝酒,怎么会卷进季庸这一事呢?

    清了清嗓子,黄承林首先开口道:“昨晚一事,具体到底如何?我奉谢大人之令来问个清楚……”

    叶雍也在刺史府的议事厅,脸上没有带笑,平时那个令人倍感亲近的左颊笑涡,令他看起来更加肃冷。

    他并不在意郑晁和黄承林的说辞,萦绕在他心头的,仍然只有一个疑问。

    到底是谁劫走了季庸?能清楚季庸下落、又没取守卫性命的人,是谁?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