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25章 搜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闻州作为河东道要地,素来实行宵禁制度。只是,这宵禁制度越来越宽松,只需有闻州府或观察使府出具的文书即可。

    虽则近一两年来因为流民增多,宵禁也相应加严。但是入夜后,各大街小巷仍能见到不少人。

    这些人,多是世家大族外出办事的主子仆从。对此,巡夜的守卫们早已见惯不怪。

    但此刻,巡夜守卫们却神情紧张,脚步也不如往日那般稳重,就连呼吸,都下意识地轻微了不少。

    显然,今晚情况特殊。或者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事实上,这些守卫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关闭城门之时,他们接到了刺史府和观察使府的命令,一个怪异的命令。

    无论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能靠近集善街一带。

    这个命令,盖了刺史袁瓒和观察使谢澧时的印,意味着必须强力执行,不能有半点差池。

    尽管这些守卫们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命令,却没有人敢靠近集善街一带,只能怀着紧张警戒之心,等待着时辰一点点过去。

    集善街是一条狭长的街道,呈人字形结构,约有六十户人家。这些人家虽不是高门大户,但因有善长人翁居住,非一般小门小户可比。

    这样的人家,一户一户搜查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说不定在搜查第一户的时候,就已经惊动别的人家了。

    关键是,还不一定有所收获。

    是以,此刻带着闻州守卫站在集善街口的郑晁,脸色颇是为难。在此他想立政绩的关头,并不愿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在闻州任别驾以来,他太清楚潜藏在闻州百姓底下的彪悍,尤其是在维护集善街上的彪悍。

    犹豫片刻,他看向左颊带着笑涡的叶雍,不确定地问道:“叶大人,那批悍匪确是躲在了集善街中?”

    他不能不谨慎。闻州百姓对集善街十分维护,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犯了众怒那就麻烦了。

    郑晁的犹豫,还不仅仅是因为动静的问题,他总觉得搜查集善街一事另有内情,他不喜欢自己被瞒在鼓里。

    但是,他的主官袁瓒令他配合叶雍的时候,只说有悍匪躲在集善街,叶大人奉王令追查,积极配合便是;就连他暗中去请教谢澧时,谢澧时也是持同样的说法。

    突然出现在闻州的京兆官员、且是松江叶家的人,说有匪盗躲在集善街,两府主官也下了命令,就算他觉得再不妥,也带着守卫出现在这里。

    叶雍将目光从寂静的街道移开,点头回道:“线报是这么说的,一切就劳烦郑大人了。”

    此时月光洒照大地,映出了叶雍的面容。他微微笑着,带着世家子的气度,又带着刑部官员所特有的一丝煞气,让人无法质疑他的话语。

    听到他这么说,郑晁看了看身后的数十守卫,然后说道:“那么,便按照计划,逐户搜索了。”

    “劳烦郑大人了。对了,后宅也要仔细搜查,但切不可惊扰女眷们。”叶雍这样说道,脸上仍是浅笑着。

    这句话乍听起来有些矛盾,既是搜查后宅,夜半时分又怎么不会惊扰女眷呢?但叶雍早已想好对策,还特地找找来了一些能干的娘子,就能避免不少麻烦了。

    这一次搜查必然会引起大动静,但叶雍相信自己收到的消息,季庸必是躲在了集善街!

    如果在平时,他会将集善街每一户都搜查得清清楚楚,还不会惊动任何人。但是,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季庸随时会离开集善街。

    季庸关系着孟家,而皇上说了,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孟家的人——不论生死。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雍不敢有所拖延,便借助了观察使府的力量。

    谢澧时有一个门下侍郎的兄长,自是知道他奉王令而来的事情,但让他意外的是,袁瓒也二话不说就将守卫借给他了,还及时下了命令。

    “袁瓒……”叶雍默默想道,开始思考袁瓒这么顺应的原因。

    袁瓒能就任闻州刺史,背后肯定是有人的。但袁家是贫寒人家,数代姻亲也少有出仕的,又不曾听闻袁瓒有得力的门师学兄。这背后的人是谁……叶雍还没确定是谁。

    但在闻州这个地方,能安安稳稳任职、并且能有政绩的,多多少少和裴家有些关系。

    袁瓒这么爽快地下命令,是看在裴家的份上吗?

    但叶雍来不及深思下去,此时守卫们已按照先前的分工,开始进入那些人家,并且陆续引起了一阵阵喧闹。

    在这些喧闹响起来的时候,叶雍带着几个下属,动作迅猛地走进了其中一家的大门。

    这一家,主人同样姓韩,是一个夫子,教着十来个学生,都是城中商贾的小孩。

    从闻州府所提供的户籍资料中,叶雍凭着在刑部任职的敏感,很快就注意到这一家了。

    夫子,尊文敬文,就会有收留季庸的前提。况且,这里进出的是小孩居多,又没有什么女眷,反而更利于躲藏。

    由上种种原因,叶雍便决定亲自搜查这一户人家。——他的感觉很少会出错,以往也帮他破了不少案,他冀望在这里也能有所发现。

    但遗憾的是,他并没能在这里发现季庸,那名韩夫子,只是一个惊慌畏惧的普通人,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当说起“季庸”这个名字时,韩夫子脸色没有变化,说明他不知道谁是季庸,更不曾收留过季庸。

    叶雍在刑部那么久,一个人是不是说真话,还是能判断出来的。

    这样的结果,令叶雍颇为不悦,脸上的笑容便隐了下来。他的判断,竟会出错了?

    除了他之外,他带来的那几个精于勘查的部属,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叶雍皱着眉头说道:“派两人守在这里,好好陪着韩夫子……”

    即使暂时没有发现,他也不会罔顾自己的感觉。这户韩家,他不能轻易绕过去,慢慢审查便是。

    忽然间,一声急促尖锐的呼喊传进了叶雍等人的耳朵,就算在一阵阵喧闹中,这尖喊声也特别明显。

    这呼声,是有人在喊救命!

    “啊……救命!”“啊……救命!”

    叶雍微微变了脸色,带着几个下属,飞速朝呼喊声那里跃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