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24章 所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大家给我的打赏和推荐!原本是计划祝大家元宵快乐的,但……过年以来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正在努力适应,请大家原谅。绝不会坑的,我这么珍惜这文,怎么舍得坑?我只想写得好一点……请大家等等我。)

    集善街,裴定自是知道的。事实上,闻州世家大族,就没有多少人不知道集善街的。

    顾名思义,这街道是因善而集,最先是因为闻州大儒韩籍在这里资学,后来渐渐发展成善长人翁多居于此,便有集善街之名。

    善,人人上出也,吉也。尽管不可能人人为善,但身为人,心底总会对善有一种的向往和敬意。

    因此,为善者集居之地,便在闻州有了不一样的地位。

    这里的人虽然没有显赫的权势,但得到了闻州百姓的敬意和维护,这里可以说是闻州的一块净土。没有人会在这里闹事,就连闻州府和河东观察府都对这里看护有加。

    虽则在裴定看来,集善街也有不少问题,但到底有故蕴在,比闻州其他街巷好多了。

    这就是裴定所知的集善街,为何郑姑娘特意提到这里?她说的帮忙,是什么忙?

    郑衡没有再犹豫,轻轻挽了挽袖子,以指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画起来,将她想说的清晰地表达出来。

    季庸,在集善街。

    这是郑衡写下的字,是她从暗卫那里得到的消息,也是她想借助裴家的势力打算做的事情。

    既然暗卫和季庸都困在了集善街,另一组暗卫也出了事,那么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先找到季庸、将他救出来再说。

    暗卫为何会和季庸在一起?季庸到底是因为什么事离开禹东学宫?孟家之事,与季庸离开又有何关系?这些疑问的答案,关键就在季庸。

    况且,孟瑗现在还在永宁侯府,她既答应为其找到季庸,便不会食言。

    裴定看清楚这些字后,眼眸微微一缩,惊愕再也藏不住了。裴家和朝廷发散人力都没能找到的季庸,她怎么会知道集善街?

    他看着郑衡缓缓倒出茶水泅过那些字迹,久久没有说话。——太多震惊疑惑,反而不知从何说起。

    郑衡知道裴定的惊讶,却笃信裴定不会怀疑这事的真实性。不管在她还是在裴定看来,她都没有拿这事来开玩笑。

    至于这事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无可说。但如此一来,裴定必是心中有疑,或许她以后都会被裴家所关注了。

    无妨,哀家写出鸿渚体后,就已料到日子不会平静了。多裴家的关注,倒也没有多少问题。

    裴家,总不能入永宁府后宅来关注她吧?

    裴定看着眼前漂亮的姑娘,总觉得她眼神太空了些,好像什么都没有。说起季庸下落这样的大事,能不能别像说今天的茶水很好喝一样?

    裴定此刻最大的感觉,竟然是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淡定,颇为心塞。

    他为郑衡拿过另外一个茶杯,又为她斟了茶,才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他没有问这消息的真假,也没有问这消息的来处,只是好奇为何郑衡会将这个消息告诉他。毕竟,他与她只在明伦堂见过一面。

    就连他的名字,他都没有在明伦堂说出来。郑姑娘是知道他的身份,还是将他当作一个普通学兄?

    如果是普通学兄,那么拿季庸的事情也没办法……

    郑衡的目光落在裴定腰侧,忽而想起了老师那句“小样,别以为换了衣服我就不认得你了”的笑话。病弱面容、腰悬墨玉印,裴定到底有多心大,才以为别人认不出他?

    顺着郑衡的目光,裴定便什么都明白了,不禁笑了笑。

    墨玉印,的确是很好认,他日日********,倒忘记有这一事物了。但说到底,还是有些奇怪,裴家嫡枝只有他有墨玉印的事情,并没有很多人知道。

    郑衡张口,解释道:“我娘亲,出自北州宁家,曾和我说过墨玉印的事情。”

    宁氏已殁,北州宁家已败,她这些说辞便无从深究了。裴定是否相信这番说辞,那并不重要。

    只要她能找到季庸,那便足够了。

    郑衡展了展眉,正想开口告辞,便听得裴定说道:“其实我正有要事告诉郑姑娘,不想郑姑娘却来找我了。这一事,正和季庸有关。朝廷派了官员来闻州找一个姑娘,这姑娘前御史大夫孟瑞图的孙女,会通过刺史府和观察使府的力量……”

    裴定将叶雍来闻州之事说了出来,他相信自己说得那么详细了,聪慧的郑姑娘必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孟家在冀州被灭门,当中牵涉了太多内幕。无论如何,他都要先保护孟家唯一的血脉,即使是将叶雍的话语透露了出来,那也只能这么做了。

    裴定指了指远处的既醉,说道:“这是我的属下既醉,郑姑娘若是有事情不便出面,可以让既醉代为帮忙。”

    他没有明指孟姑娘就在永宁侯府,说到底,当时他在学宫西门的银杏树后看到那一幕,到底有些不妥……

    郑衡立刻便明白了裴定所指。朝廷会通过刺史府的力量,那么便会通过闻州别驾郑晁。如此一来,孟瑗留在永宁侯府,便不安全了!

    随即,她眼神一凝,看向了裴定,问道:“当时,学兄在学宫西门?”

    不知为何,裴定竟觉得郑衡的目光甚是锐利,就像能穿透人心一样。他直了直身子,正色道:“抱歉,我当时是在银杏林里休息的,并无意窥视……”

    说起来,他比郑衡一行人来得还早,等到他听到声音时,却不好意思走出来了。到底,隐于人后非君子所为,这事还是要说清楚的。

    听到裴定这么说,郑衡目光柔和了不少,摇头道:“无妨。”

    她不甚在意这些细枝末叶,适才下意识望向裴定,只是没有想到当时学宫西门罢了。

    她更看重的,是裴定此时的提醒。这一份善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足以抵挡之前的猜忌。她相信,裴定此时的提醒,并不是仅仅是因为她。

    更多的,或许是为了孟瑞图。

    孟瑞图以鲜血为培土,看来不用十数年,只是三年便有了生机。而且,还远在河东道这里。

    如此一来,倒让她感到一丝欣慰。

    只是,朝廷有人来查孟四娘?几乎是瞬间,她便想到了在千辉楼出现的叶雍,想必,朝廷派来的人就是叶雍了。

    叶雍现在身居何官职?朝廷这么急着要找到孟四娘,是为了什么呢?

    郑衡眸光闪了闪,总觉得围绕在她身边出现的这些事,似是蒙上了一层轻纱,她看不清楚。或者说,少了最为关键的线索——到目前为止,她都不知道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若说是因为她宾天而清算,那么为何要等到三年之后才清算?

    或许,只要找到季庸、问清楚孟瑗,她才能知道答案了。

    与此同时,先前离开千辉楼不久的叶雍,也得到了一个消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