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23章 选择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几乎断网了十天,终于回到广州了,恢复更新。其实我不太敢看书评区,请大家尽情砸砖吧,我不躲~~感谢大家!对不起大家!)

    裴定站了起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郑衡朝他走近。

    他身形修长,而郑衡尚未长开,他只能目光朝下,才能与郑衡平视。

    目光朝下,却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

    事实上,他眼中那一丝惊愕也恰到好处地藏了起来,目光就只有平和。

    平和,就像看着一个熟稔老友朝他走来一样。

    有人白发如新倾盖如故,在这个时候,裴定竟然会想到这样一句话,脸色变有了一点异样。如新如故,不过是对着一个见了几次面的闺阁姑娘?这太怪异了。

    然而更怪异的,是郑衡。

    她令章妈妈和盈真留在楼梯处,只身一人走近裴定,而且脸上没有任何娇羞的神色,就好像裴定是熟悉的邻家兄长一样。

    她微微抬头,仰看着裴定,开口唤道:“见过学兄,我有礼了。”

    她明明仰视着裴定,明明说着客气话语,却令裴定身边的既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她是站在台阶之上,并没有比五少矮多少。

    这样的感觉,裴定本人感受得更加清晰。他故意压下目光,就是为了迁就郑衡、与她平视,却恍觉此刻不需如此。

    眼前这身量不高的姑娘,其实与他并无高低差别。

    非关身量目光,势所然也。

    在一个小姑娘身上感到“势”,让裴定心中惊讶不已。他以为,这样永远不会低于人的气势,须得几十年的历练、又须得是高位之人才能有。

    可是,眼前这个小姑娘颠覆了他的认知。

    随即,他便释然了。

    这姑娘既会鸿渚体,能挥就鸿渚体那种山河重压的气势,还能写出“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旧是山河”之句的人,有这样的气势,也不是什么难解之事。、

    他朝座位上伸了伸手,笑吟吟道:“郑姑娘,请坐。”

    待见到郑衡落落大方地坐下,他的笑意更深了,朝既醉看了一眼,然后既醉便退下了。

    不知从何时起,诺大的四楼,就剩下裴定这一桌了,还是只有年轻的一男一女两个人,仆从都退得远远的。

    章妈妈见到这一幕,声音提到了嗓子眼,几番欲言,却在郑衡淡淡回望一眼后,又止住了。

    这时,裴定已在为郑衡斟茶了,末了还将碧绿茶盏推至郑衡跟前,表达了请她喝茶的意思。

    见到裴定的动作,郑衡笑了笑。她此刻所想的,竟然是感叹河东民风。——比起她昔日治朝下的京兆,还宽松了几分。

    不过……到底是民风宽松呢?还是无暇顾及?——她想到了千辉楼外的流民,这么多的流民在河东最繁华的地方,其实就不太能有严苛的礼教风防。

    衣食足,方能知荣辱。然而,河东又是大宣文地,知礼收礼必是民风基础,如此一来,又太矛盾了。

    河东的许多事情,都太矛盾了。为何会有这样的矛盾?短短三年,河东为何会变成这样?

    裴定看了看郑衡: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想些什么,竟令得周围气氛为之一凝。

    他还没开口,就听得郑衡小声问道:“学兄,先前我看到了一幕争吵,有诸多不解之处,故想向学兄请教……”

    她将刚才黄媚与顾贞的争吵说了出来,末了问道:“学兄,我在佛堂三年,已不知府外事,请学兄解惑。“

    这一下,裴定动作顿了顿,眼中的疑惑便藏不住了。这个小姑娘,竟然想知道河东的局势!

    一个小姑娘,一个刚刚出孝的小姑娘,所询问的,不是别的事情,竟然是河东的局势!这正常吗?

    太不正常了!

    换作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的询问,首先想到的,会是郑衡患了失心疯。但幸好,裴定并不在“任何一个人”行列之内。

    在学宫西门的时候,他就对郑衡起了好奇,而后经那一首诗和鸿渚体的冲击,已令裴定知道这个郑姑娘并非一般的姑娘。

    这样的询问,太不正常,却又令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果然如此”的感觉。

    从她朝他走来的时刻开始,他就知道她必有所问,但她特意提及了顾家和黄家,那么她想知道什么,就很清楚了。

    “两年前,前闻州刺史顾运玉的子孙卷入贪腐案,子孙皆下狱,皇上念在顾运玉病弱老迈,特许其在闻州养老;半年前,河东观察使赵衍调为光禄寺卿,新任观察使乃谢澧时,门下侍郎谢惠时的胞弟……如此,够吗?”裴定这样说道。

    他的声音压低了些,但声调没有多少起伏,最后那句问话,也并不是在反讽,而是在表达:如果不够,还可以说得更详细一些。

    尽管裴定语调平静,然而内心是有波涛翻滚的。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将河东的局势一一道来,就好像这些局势她是应该知道的一样。

    可是,有什么原因,令他觉得一个姑娘应该知道河东局势?

    大概,除了自己脑子进水,也没有别的原因了吧?不然呢?

    他皱了皱眉,脸色竟难得地有了意思懊恼。此时此刻,他完全不懂自己在做什么好吗?

    他面前的郑衡,被裴定的话语震了震,以致并未注意到裴定内心的矛盾挣扎。

    顾运玉和赵衍不在原位也就算了,但是河东观察使竟然是谢澧时!

    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三年时间而已,谢家的势力竟如此强大了。

    一个门下侍郎,一个河东观察使,好,好,真是好!

    明明,哀家身死之时,谢澧时尚未出仕,他何德何能居三品观察使之位?

    这个人选,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幸好她一贯神色冷淡,就算心中再惊愕,也不会漏出一丝半点。

    她心中思忖着:谢澧时调任河东观察使,是裴家手笔?

    毕竟,谢澧时是王元凤的倚重门生,而王元凤,则是裴定嫡亲的舅舅!

    谢家、王家和裴家的势力交错混杂,在她是郑太后的时候就看不太分明。现在再看时,同样不太分明。

    她忍不住看向了裴定,这个年轻的男人看起来颇为病弱,唯有那一双乌眸如星耀,流转着一种纯粹的光芒。

    纯粹……像裴家子弟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有纯粹的目光。不然,抗不住三代不仕。此刻裴定的纯粹,只是在说明河东局势的真实性。

    下一刻,郑衡低低笑了出来,为自己刚才不由自主的多疑感到十分可笑。

    她既重返千辉楼找到裴定,心中早就有了选择,早就有了判断,缘何因为一个谢澧时而有所反复?

    哀家,多疑了。

    曾端坐在宣政殿的皇位之后,曾执掌着大宣的朝政,她尽管努力清明自控,仍是会多疑……

    多疑,其实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信任,是多么玄妙的字眼,她不会对一个不甚熟悉的人信任,不管她是郑太后还是郑衡。

    她很清楚,她死过而返生,她在永宁侯府无势力,她发现了暗卫的紧急情况,这就是她来找千辉楼找裴定的原因。

    或许,还有些旁的。是老师说过裴定非池中之物?又或许,是折服于裴家三代不仕的决心?

    抑或是,是因为眼前的裴定?

    前世颠沛流离之前,她还学不会相人,以致生受了那些经历;但后来她入了宫,看人已有九分准了。唯一的错漏,就是至佑帝了。

    帝王江山,非人力所能穷尽,尽管有了错漏,她也并未觉得有多少遗憾。

    若非再活一次,若非还有修正的机会……

    她流转着目光,掠过千辉楼外徘徊不止的流民,再看了看楼内则是为她斟茶的裴定,坚定了来千辉楼的决心。

    连暗卫都断了联系的事情,在河东道这里、她唯一可以寻求帮忙的人,就是裴定了,这是情势所令她能做出的唯一选择。

    既然是唯一的选择,便无甚思虑的必要了,就只有这一个而已,就只能这样做而已。

    良久之后,她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学兄,你知道集善街吗?我有一件事,想请学兄帮忙……”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