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18章 再出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章手机发布,不知道排版会不会出问题,若有,我再调整,么么~)“昨晚,章妈妈发现秋华院有鬼鬼祟祟的人。”章氏如此回道。

    秋华院,是宁氏所住的地方。

    只不过,三年前宁氏死后,秋华院的奴仆便散了。如今,秋华院是锁着的,没有人会去那里。

    若不是章氏吩咐章妈妈去秋华院看看,还不会发现有人在秋华院中。

    只可惜,夜色太浓,章妈妈并没有看清那人的模样,也没法跟踪那人的行迹。

    谁会在秋华院呢?在那里干什么?

    听了章妈妈的禀告后,章氏越想越觉得不妥,这番提点就出了口。她多么希望衡姐儿能明白,这是极为重要的事情,甚至是关乎性命的重要事。

    郑衡当然懂得。

    时隔三年,突然有人出现在宁氏的秋华院,怎么看都不寻常。它就像一个信号,昭示了某些事将会发生。

    郑衡有这样的警觉,却只能判断出有人想利用宁家来做什么事。

    昔日老师说她善谋善断,那是因为她手中有暗卫,掌握了足够强大而细致的信息,可以成为她谋划和决断的依据。

    谋划不是一件凭空而为的事情,而是要有具体事情作为参考。现在,她所掌握的信息太少,太少了。

    不知,章氏手中掌握有用的消息?哪怕一点点也行。

    想了想,郑衡这样说道:“祖母,既然秋华院中出现了人。要么,就是侯府守卫不严,要么,就是此人出自侯府。”

    现在,她还不能判断是前者还是后者。

    章氏点点头,道:“衡姐儿说得没错,就只有这两种可能了。祖母会全力查探的,衡姐儿莫要担心。”

    郑衡垂目,暗想道章氏手中果然还有人可以用。不然,章氏才刚刚打算出佛堂,何来查探的本事?

    想必三年前章氏入佛堂之前,已经做了充足准备。

    这些准备是什么呢?这些耳目又散在何处?

    郑衡暗忖用什么办法才能知道这些,一会儿后,便开口问道:“祖母,您打算怎么查探呢?衡儿好想知道,如此,便可以保护适哥儿了。”

    其实她真正想问的,是章氏是否在朝阳院和荣寿院安插耳目,这些耳目是否还能用。

    但她不能这么问,那样太粗暴太直接了,莫说章氏这样警觉的人,就是一般人也觉得有不妥。

    还是稳打稳扎吧,哀家早晚会知道外面的情况,急不得。

    章氏听了这些话,并没有想太多,回道:“这样的事,衡姐儿就不用操心了。等查探到了,祖母便告诉你。”

    与宁家有关的一切事情,章氏都无比谨慎,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前,自然不敢让郑衡在其中冒险。

    果然,章氏什么都没有说,这在郑衡的预料之中。

    她并没过多纠结,心知通过章氏了解更多情况的路不太通,便只能通过另外一条路了。

    片刻后,郑衡说道:“祖母,我想出府看看。我在佛堂已经三年了,不知外面是怎样了。”

    三年,对她来说是不曾存在的。她现在很想知道,她不在的这但你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季庸、孟家、北州宁氏,这些她曾知晓、曾重用的人和家族,都在此时与她有了交集。

    无论如何,为了前世旧识,为了今生安全,她定要知道更多。

    在永宁侯府这里,想知道得更多,便只能靠自己了。

    出府接触,是最简单而有效的办法了。

    她的话语,触到了章氏心底,当即便回道:“三年了,衡姐儿的确是要出去看看了。祖母这就安排,你要出府,谢氏不敢有拦。”

    郑衡笑了笑,回道:“多谢祖母。谢氏肯定会派人跟着我的,不过也不怕,我就去外面了解而已,若是能知道季先生的情况,那就更好了。”

    郑衡实在叫不出“二婶”这个称呼来。谢氏,还不够资格受她的这一声称呼。

    章氏没想到郑衡还记挂着季庸的下落,略略叹气道:“是啊,现在季庸不知下落。我们既然将孟姑娘带回了府,却是不能久留的。还是要尽快找到季庸……”

    见章氏提到了孟四娘,郑衡便想起了与盈真同住一室的孟瑗。

    自从她将孟瑗带回府中后,她几乎就没有见过孟瑗。倒不是因为她故意晾着孟瑗,而是孟瑗病了,病得颇严重。

    在逃亡期间,为了尽可能地活下去,孟瑗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现在被永宁侯府收留,心绪骤然松懈,便病得一发不可收拾。

    说到底,孟瑗本质是个娇弱千金。

    先前郑衡已经得过风寒还差点没了气,章氏说什么都不让她与孟瑗接近。

    如此一来,郑衡从学宫回来之后还没与孟瑗说过话,询问京兆情况一事自然就落了下来。

    其实,郑衡若真想与孟瑗说话,有的是机会。只不过她知道就算问了,孟瑗也不会说出真正的情况。

    郑衡觉得自己又不是很闲,何必去碰这样的钉子?找到季庸再说也不迟。

    想到季庸,郑衡便想到了明伦堂中的裴定。她总觉得,裴定出现在周典书库,必是为了什么事。

    会与季庸有关吗?她不免暗暗想道。

    却没有答案。

    ……

    五日后,郑衡拿到了出府对牌,于是便带着章妈妈和丫鬟盈真盈诚出府了。

    章妈妈是章氏身边的老人了,章氏担心郑衡在府外会遇到什么情况,无论如何都要章妈妈跟着出门。

    郑衡没有拂章氏这一番心意,况且她的确需要章妈妈这样的人在身边。

    一个经验老到的管事妈妈,可以为她减少许多麻烦。

    这是郑衡第二次出侯府大门,这一次没有使用马车,就连轿子,也没有。

    据谢氏所说,今日轿夫正好有几个肠胃不适,根本就抬不了轿子,就委屈衡姐儿了,云云。

    郑衡一点儿都不觉得委屈。

    前世她最不缺的就是抬轿子的人,从慈宁宫到宣政殿那么一点点路,随处都有步撵候着,还有十几个宫女内侍擎着伞盖黄羽,她其实甚不喜欢这一套。

    她有时候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就宾天,除了思虑太甚外,是不是还因为后来十年连路都没走过。

    这一生,她想着怎么都要活久一点。抬轿子么,就不必了。

    更重要的是,她想亲眼见见真实的河东道,想亲耳听听闻州的热闹。——这是她从来未踏足过的地方。

    她曾富有天下,却不曾亲眼见过这天下。隔了一世,她却有机会见到了。

    郑衡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在停步侧身的几个瞬间,略微回头看了看那几个一直跟着她的人。

    这是谢氏的人,从她出了侯府大门开始,便跟着了。

    可真有意思,谢氏派人跟着她是为何呢?欲对她不利?

    章妈妈也发现了端倪,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悄悄地问道:“姑娘,要不要甩开他们?”

    “不用,让他们跟着吧,挺有趣的。”郑衡笑着答道。

    “……”章妈妈沉默,不太明白“挺有趣”

    一出侯府大门,郑衡脸上便露出抬浅笑意是什么意思。

    她怎么知道呢?前世郑衡每次出宫门,总有不少文臣宫女跟在后面,这人数,没有一千都有五百了。

    区区几个人,哀家真的觉得挺有趣的。

    郑衡笑眯眯地想道,然后吩咐章妈妈带着她往千辉楼而去。

    她欲知河东事,当然是往最热闹、权贵最喜欢的地方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