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15章 长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求收藏!)

    长见院离佛堂不远,位于侯府西南角落,这是郑衡所住的院子。

    本来,这院子名为长鉴院,是郑衡的父亲郑旻所起。

    但后来,郑衡的母亲宁氏将它改成了长见。大抵,是寓意时常相见的意思。

    不管是长鉴还是长见,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

    她不喜欢这个院子,也不讨厌它。若硬要说有什么看法的话,那就是它太简陋了!不管是它的两进规模还内里布置,在郑衡看来都甚是寒酸。

    她长居慈宁宫,凡所用度,不是朝廷少府监精造,就是各地官府大族所贡,可以说是精品中的精品,普通勋贵人家自然比不上。

    但郑衡所感的寒酸,却不是与慈宁宫的富贵精致相比。仔细说来,长见院还不上当年郑氏大族随便一个庶女的院子,还是不受宠的庶女。

    长见院,位置太偏,规模太小,陈设太旧。关键是,这是一个年轻姑娘的院子,但她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属于姑娘居所的朝气明媚。

    但是,在郑衡搬入佛堂之前,已经在这里住了四年。当年,宁氏为女儿择这样一个院子,是出于何种考虑呢?

    郑衡不得而知,也没有半点探究的兴趣。

    栖身之所而已,虽则简陋,能住就行。

    昔日,她还曾跟随老师住过山洞呢。

    跟在她身后的盈真,犹豫了良久,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姑娘,老夫人那里……奴婢是不是应该去佛堂等着?”

    “不必。你且带四娘下去安置。”郑衡这样说道。

    “……是。”盈真低头回道。其实她心中还是不解疑惑,然而没有胆量再开口。

    她一想到马车上郑衡那个眼神,心中就一阵生怕。

    孟瑗比盈真更加谨慎敏锐,她同样没有说话,只是朝郑衡弯了弯腰。

    于是她们两个就退了出去,而郑衡脸上,依然一副平和。

    她没有跟着章氏去荣寿院,但知道章氏去做什么。——刚从禹东学宫回来,章氏就进了三年没去过的荣寿院,所为的,除了离开佛堂外,无他。

    在马车里,当章氏知道郑适受辱的事情后,神色相当难看,然而眼神却异常坚定。那个时候,郑衡就感到章氏下了某种决心。

    在听到章氏与谢氏在垂花门的对话后,章氏的决心是什么,那就很清楚了。

    郑衡并不担心——章氏既有准备去荣寿院,想必已有充分应对了。就郑衡所知,就行事章法来说,永宁侯郑仁,仔细说来还不如章氏。

    何必让丫鬟去佛堂守着?待会章氏自有好消息带来长见院,她等着便是。

    果然,没过多久,章氏就来了,她身后跟着的管事娘子芝娘和盈真,俱是一脸喜色。

    正如郑衡所预料的那样,章氏打算从佛堂搬出来了,并且得到了郑仁的允许。

    这个允许,经过了多少博弈和计量,章氏半点都没有提及,她只是怜爱地看着郑衡,道:“衡姐儿,祖母会搬进闲章院,以后离衡姐儿就远一些了。”

    闲章院离荣寿院不远,是章氏还是媳妇时的居所。章氏毕竟是永宁侯夫人,既然她不打算搬回荣寿院,那么闲章院就是最合适的地方了。

    郑衡笑了笑,回道:“祖母搬出佛堂是一件好事,远些,也没有关系。”

    她说的是实话。章氏幽居佛堂是不得已的避难之策,却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变通才能有生机。看来,禹东学宫所出现的事情,促使章氏作出了改变。

    章氏看着郑衡,眼中的怜爱越发浓重,说道:“是啊,远些也没有关系。衡姐儿,祖母一定会护着你和适哥儿,祖母答应过你娘亲的……”

    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郁起来。很明显,在长见院这里,章氏想起了郑衡的母亲宁氏。

    郑衡低头不语,同样想到了宁氏,想起了宁氏之死……

    三年前宁氏身死之日,恰好就是郑仁寿宴之时。如此晦气如此不祥,立刻就令郑仁怒火中烧,若不是章氏当时还管着侯府,说不定宁氏的丧事都办不起来。

    纵如此,宁氏的丧礼也极为寒酸。在郑衡的记忆里,上门为宁氏吊唁的人就没多少。

    这固然是因为永宁侯府没有大力操办丧礼,更重要的是,宁氏娘家北州宁氏刚刚被定罪,谁都不敢在此时有宁氏有任何关联。

    就连永宁侯府都恨不得没有宁氏这个世子夫人,旁人又怎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宁氏死也死得不是时候,就像当初的她一样……

    郑衡眼中出现一丝悲意,却不是为了宁氏,也不是为了曾经的自己,而是为了北州宁家!

    北州宁家是有名的将门之家,族中子弟多为从军。而宁家一族最卓绝的人物,就是关外卫大将军宁琚。

    宁琚,正是宁氏的父亲,郑衡的外祖父!

    可是,三年前宁琚感染了风寒,最终不治而亡。随后,宁家几个有名望的子弟也相继出事。未几,宁家就因为在国丧期间举行欢宴而被定罪。

    宁家,就此陨落。

    想起这些,郑衡眼神变得无比暗沉。昔日宁琚追随她诛杀四王,后又抗击南景入侵,是当之无愧的柱梁之才。

    郑衡记得,她宾天之前,宁琚与孟瑞图一样,是极力反对大宣对北宁出兵的。

    谁知,过了不久他就死了。

    更讽刺的是,宁氏一族获罪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她。——国丧,正正是厉平太后的丧葬。

    在她身死之后,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朝局世事又有怎样的变迁?

    她仅仅是在永宁侯府所知的,就有孟家、宁家、谢惠时,那么她所不知道的,又有多少?

    大宣朝,究竟变成了怎样?

    沉痛、忧焚、不解……郑衡目光几度变换,最后归于平静。

    不管大宣朝变成了怎样,她现在是郑衡,身处河东永宁侯府,身在侯府偏僻的长见院中……

    见到她这副样子,章氏心酸不已,略显浑浊的眼神渐渐坚定。

    宁氏已经死了,但衡姐儿和适哥儿还好好的。她既然打算出侯府佛堂,就要好好筹谋一番。

    她必须得一步一步将侯府夺回来,绝不能再让那些人有机会……有机会再害人!

    想了想,她便说道:“衡姐儿,我会将孟四娘留在身边当丫鬟。至于季庸的下落,只能想办法一步一步来了。”

    这些话语,让郑衡的注意力回到了眼下。

    孟四娘,孟瑞图的孙女,现在就在她身边!——她有机会知道更多大宣朝的事情了。

    云端,钱皇后她们到底如何了?

    郑衡抬头看着章氏,道:“祖母,想必闲章院接下来会很不太平。四娘还是留在长见院吧,这样可以为祖母减少麻烦。”

    时隔三年,章氏离开佛堂、搬进闲章院,这个事情对某些人来说必不是什么好消息。闲章院会不平静,这就可想而知了。

    章氏略想片刻,才点点头:“衡姐儿说得没错,还是留在长见院稳妥些。衡姐儿能想到这点,祖母真是感到安慰。”

    郑衡露出了羞赧的表情,身子却僵了僵。

    若是这点她都想不到,那可真是笑话了!

    她想到的,可不仅仅是这点,还有更多。比如……现在管着永宁侯府的那位谢氏。——唔,就是谢惠时的女儿。

    只是,不知章氏想到没有?

    她看了看章氏,还是出言提醒道:“祖母,方才我带四娘回长见院的时候,谢氏并没有阻止。看样子,似乎另有打算。”

    谢氏与章氏在垂花门的争执,就是为了孟四娘这个陌生丫鬟。可是章氏离开后,谢氏竟然允许孟四娘跟着会长见院。

    这不太说得过去。

    除非,在谢氏心中还有比孟四娘更重要的事情。

    更重要的事情,会是章氏去荣寿堂这件事吗?对此,郑衡持保留意见。

    谢惠时是奸邪小人不假,却是个聪明人,谢家所教导出来的女儿,应该也不是太过愚笨之人。

    现在她栖身在永宁侯府,章氏是维护她之人,她不希望章氏出什么事。

    听到她这个提醒,章氏眯眼笑了起来:“衡姐儿真是细心。不用担心,祖母会应付的。”

    虽则这样笑说,但章氏心里起了十分谨慎。

    ……谢氏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