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14章 恩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推荐票,求收藏!)

    荣寿院既是永宁侯府正院,彰显的就是侯府主人的身份,规模格局自是不一般。

    远远看去,荣寿院就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待进入院中,这种威严感更加强烈了。

    院中,栽种着一棵巨大的梧桐树,绿荫几可蔽日。梧桐树的对面,就是侯府的明廊通脊,曲曲绕绕有四重,廊上没有任何装饰布置,空到极就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荣寿院的一切,都是章氏异常熟悉的,但对她来说,这里给她的感觉就只有一个:压迫,重重的压迫。——说起来,她还真从来没喜欢过荣寿院。

    她十六岁便嫁入永宁侯府,那时候住在荣寿院的,是她的婆婆朱氏。过去她受了朱氏多少刁难,现在想想都觉得怕。待到她后来掌家搬进了荣寿院,她就更不喜欢这里了。

    现在,重重压迫影响不了她,她心中唯剩下的,就只有厌恶而已。

    想想也好笑,倏忽也三十多年了。她因为荣寿堂,生生熬掉了自己的一生。

    若不是因为她还有那么多牵挂,她说什么都不想再入荣寿堂。

    然而,时隔三年,她还是踏进了这里……

    “老夫人,侯爷在偏厅等着您。请随小的来。”管家田荣恭敬地说道,只是眼中的愕然怎么都藏不住。

    他和谢氏一样深感意外,老夫人怎么突然来荣寿院呢?当他把这个事情小心翼翼地禀告侯爷时,就连侯爷都掩不住脸上异色,好一会儿才令他将老夫人带进来。

    田荣身为侯府管家,自是知道哪些事情应该知道、哪些事情不该知道。很快,他眼中的惊愕便褪去了,还微微弯下了腰。

    章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田荣,她现在心绪平静,所想的就只有等会怎么说而已。

    至于永宁侯郑仁……她在过去三十多年已想通想透了,还有什么好想的?

    她从容地走进偏厅,径直走至上首右侧的雕花椅上,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然后才开口道:“侯爷,妾身有礼了。”

    侯爷,妾身有礼了……她表情太淡声音太稳,就好像普通夫妇相处一样,仿佛中间没有隔着那么三年,也好像两人没隔着那么多厌恨。

    比起她的淡定来,郑仁反而有颇多起伏。从章氏踏进偏厅开始,他的目光便一直落在她身上。忽略过往那些事,他最大的感觉竟然是章氏一点都没有变!

    章氏的相貌,和三年前相差无几。许是因为她没有像以前那样肃着脸,看起来反而年轻了几分。

    老天太优待她了!

    看来,章氏这几年在佛堂过得很舒心。可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被幽禁在佛堂的女人,怎么可以这样舒心?

    他笑了起来,道:“看来佛堂有功。夫人日日念佛,想来身上的污秽都少了许多,本侯深感安慰,看来夫人还是得长居佛堂才是。”

    章氏仿佛没有听出他意有所指,反而附声头:“侯爷说的是,诚心礼佛自然心平气和。侯爷若是有时间,不妨常来佛堂。”

    郑仁继续笑着,道:“夫人说得在理,有时间本侯真要去佛堂看看才是。”

    此时,郑仁与章氏并排坐于上首。郑仁虽年过五十,但因保养得宜又因相貌极好,此时看起来仍风度翩翩;而他旁边的章氏,头上也没有多少银丝,更显得面相端庄。

    乍看来,这就是一对相敬如宾的侯府夫妻。谁有知道掩盖在这些相敬如宾下,是不死不休的厌恨?

    章氏出自河北道的承兴伯府。章氏之父章砚与郑经是知交好友,加之郑经曾救过章砚的性命,于是两家便定下了亲事。

    后来郑经病故、永宁侯府大不如前,章砚还是将自己的掌珠章氏嫁了过来,还殷殷提点章氏要贤惠持家、延绵永宁侯声威。

    昔日郑仁长相俊美、温文儒雅,章氏曾在婚前见过他一面,又想着这人是父亲相中的,心中自然起了好感,对这一桩亲事没有任何抗拒。

    但章氏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也会看走眼,郑仁的确温文儒雅,也的确有承继永宁侯府声威的决心,却绝非可以若夫终身的良人。

    章氏已不太记起得知郑仁心有所属时的那种心灰了,这三年她甚至难以理解:年轻时的自己为何如此痴情狠绝?

    狠绝到,不惜一切代价逼死了郑仁最爱的女人苏氏。

    以致她后半生尝尽了因此而带来的巨大苦果。——她所出的长子避她如蛇蝎,幼子则被迫远离家门,还不得不认下了苏氏的儿子!

    这一切,到底是因为她心有不甘,或许,也是因为郑仁这个人。

    章氏有所思的时候,郑仁亦心头不宁。半响,他轻轻揭起茶杯盖,然后重重一放,神色不豫道:“说吧,你此来是为了什么?”

    论起嘴皮子功夫和耐心,郑仁自认为不及内宅中的章氏,也腻歪这种不咸不淡的应答,便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刚过寿辰不久,细想来,宁氏死了也三年有余。章氏此来,是为了宁氏那两个孩子吧?

    果然,他听得章氏这样回道:“侯爷英明,妾身此来是有要事与侯爷相商。妾身想告诉侯爷,适哥儿已被周典收为弟子入了明伦堂,衡姐儿也考上了禹东女学。那么,妾身也应该从佛堂出来了,特来与侯爷说一声。”

    郑仁眼神一缩,心中的惊愕几乎掩不住。适哥儿入了明伦堂?衡姐儿入了禹东女学?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造化?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太过震惊,以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忽略了章氏那一句“妾身也应该从佛堂出来了”这句话语。

    见此,章氏再一次提醒道:“侯爷,妾身打算搬出佛堂了。”

    这一下,郑仁回过神来,却笑道:“适哥儿、衡姐儿入禹东学宫,这是一件大喜事。然而,夫人你还是在佛堂里待着吧。侯府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

    他怎么会让章氏从佛堂里出来?开玩笑!

    听到这个回答,章氏一点也不意外,而是垂着眼睑道:“侯爷,三年前你以适哥儿、衡姐儿相逼,令妾身移交管家之权、幽居佛堂。现在他们既入禹东学宫,我便没有什么好怕了。再说,老三、老四也快熬出头了。侯爷,妾身只是来告诉您这个决定而已。”

    章氏的声音冷了下来。她与郑仁之间,断无和善相处的可能,也绝无半点夫妻情分。她在佛堂忍耐了三年,终于等到了转机,便没必要再忍耐下去了。

    如今适哥儿、衡姐儿入了禹东学宫,就有了禹东学宫这个倚仗。以郑仁的性格,为了永宁侯府的声威,是不会容易对他们出手的了。

    三年前,郑仁以这些逼她进入佛堂。那么三年后,当这些变了,她就可以凭这些从佛堂里出来。

    郑仁眼神森然,脸容变了变:“章氏,你当真以为自己有恃无恐?胆敢如此与本侯说话?”

    郑仁知道章氏一向性子强硬,听到这些话其实不甚意外。只是他没有想到章氏如此心急,还不惜说出这样的话语,这就不像章氏平时的行事了。

    章氏急着从佛堂出来,是为何?

    不管是为何,他都不会让章氏如愿!

    他冷声道:“从明日开始,本侯会往佛堂加派侯府守卫,夫人你就安心待在佛堂吧!”

    章氏笑了笑,道:“如果适哥儿、衡姐儿入禹东学宫还不够的话。那么……若是侯府新添一门丧事呢?妾身虽幽居佛堂,但是死是活,旁人还是知道的。只是,委屈了老大、老二要丁忧了。”

    章氏云淡风轻地说道,仿佛就根本不在意生死。

    郑仁的脸色,终于变得墨黑,他大声喝道:“章氏,老二尚且不说,但老大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竟然拿他的前途要挟?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难怪,他一点儿也不亲近你!”

    章氏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老大不亲近我……难道不是侯爷之功吗?”

    既然是撕脸皮,便没什么话不能说的。这些不堪过往,她与郑仁都心知肚明。

    郑仁胸口怒意翻腾,目光如刀子似的,死死地盯着章氏。

    章氏,既以死来要挟他!偏偏,这个要挟就是他的软肋!

    老二郑晁担任闻州别驾一职已有三年,正是升迁的关键时候;老大郑旻在京兆吏部,也到了可以提拔的时候。若是他们丁忧三年……

    到时候,什么都变了!他绝不允许老大、老二的官途在这个时候出现半点阻滞!

    面对他这种杀人般的目光,章氏一点都不惧怕,色厉内荏而已。

    如今,郑仁可以拿捏住她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她缓了缓声音,道:“侯爷,妾身只是想搬出佛堂而已。至于管家事宜,还是由老二媳妇来做吧。”

    她现在就想有进出佛堂的自由,压根就没有想过搬回荣寿院。至于管家事宜,那就见不行步吧。

    章氏连死都不怕,如今两个孙儿又入了学宫,郑仁一时还真的拿她没办法。

    半响之后,郑仁僵直脸,点了点头。

    章氏立刻站了起来,恭顺地朝郑仁躬了躬身:“那么妾身就多谢侯爷了。既然妾身从佛堂里出来了,那么便需要几个人伺候了。这个,侯爷没有意见吧?”

    郑仁根本就没有心思再理她,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扬声喝道:“田荣,将老夫人送出去!”

    章氏微仰着头,和来时一样步履从容地离开,再不回头看一眼。

    (永宁侯府的浑水会渐渐清楚的,开头会慢一些,渐渐会好的,么么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