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12章 过招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推荐票,求收藏!——每章固定动作,请大家不要忽略啊啊啊……)

    郑衡看着来势汹汹的贺德,再看看她身后眼睛冒火的姑娘们,眼睛半眯了起来。

    禹东女学这些天之骄女,挡在她面前是为何?仍是心有不甘输不起?

    出乎她意料的是,贺德竟然章氏躬了躬身,愧疚地说道:“晚辈见过老夫人,给老夫人赔罪了!因为晚辈之故,先前有人绊住了老夫人,晚辈感到愧疚万分。”

    说罢,她看向郑衡,真诚地说道:“妹妹才学惊人,姐姐心中佩服不已。我至今方知,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姐姐我心服口服!”

    听到这些话语,她身后那些姑娘一阵愕然,不敢置信地看着贺德。

    德姐姐怎么会说这些话?她们刚刚不是说好了来找郑衡算账的吗?

    章氏打量着贺德,目光冷淡,却慈爱地笑道:“无妨,这本来就没什么,贺姑娘太客气了。”

    京兆贺家的姑娘、贺氏嫡亲的侄女,到底不一般。这个道歉手笔,做得真是漂亮!

    郑衡眼中闪过一丝赞赏,这个贺德姑娘的行事,比她身后那些姑娘要高太多。

    那一场比试经周典和窦融判断,胜负已定,若是贺德再来挑衅,那就是目无师长,少不得要落下狂妄自大的名声,这就是下下之策。

    但现在,贺德来当众道歉了、表示佩服,可见她心中十分拎得清,同时,也能屈能伸。

    看来,现在的小姑娘行事真是不错。只是,不知道她这道歉佩服是不是真心的。若不是……那就更有意思了。

    郑衡扬起了笑容,回道:“贺姐姐千万被这么说。妹妹只是侥幸赢了,姐姐那一手流水行书,才真是好。”

    贺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开心道:“妹妹这么说,姐姐就放心了。祭酒大人说学无达境,以后我要多多向妹妹学习才是。”

    说罢,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看向那些姑娘和学子,一脸严肃地说道:“我知道大家心中为我抱不平。但是,我的确输了比试,请大家不要再针对郑姑娘。我相信这次的输,才是以后赢的基础,以后我定当更加精学业,争取不让大家失望。”

    她这番话语,听起来发自肺腑,令周围的姑娘和学子又羞又愧。的确,输赢已定,他们非但不佩服郑姑娘的才学,还想着来找郑姑娘麻烦,真是太不该了。

    很快,就有学子回道:“贺姑娘说的是,我自愧不如!在我看来,两位姑娘都得到了祭酒大人的赞赏,都是才学非凡。”

    “是,贺姑娘说得太对了!两位姑娘都很了不起!”

    “我们听贺姑娘的。其实输赢不重要,关键是大家在学宫有所得,那就够了。”

    周围响起了这样的声音,都对郑衡和贺德称赞不已,仿佛之前的龃龉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胜不骄固然值得称赞,但败不馁就容易得到同情佩服,尤其是贺德输了还有这种气度,更让他们折服不已。

    郑衡想了想,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哦,对了,姐姐,我也入了禹东女学,以后还请姐姐多多提点。”

    贺德一愣,眼神倏地一沉,脸上的笑意差点崩裂。这个继女也入了禹东女学?凭什么?!

    但是下一瞬,她就笑了起来:“妹妹也进了女学?那就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姐姐心中真是欢喜。”

    郑衡眸光流转,也笑了,禹东学宫正门前响起了一阵笑声,气氛一派欢乐和谐。

    不远处,有两个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并且开始小声讨论起来。

    “小珠儿,看到没有,你以后要多多学习,只要脸皮足够厚,事情就会办得很漂亮。”一个十五六岁的圆脸少年这样说道。

    “四哥,我看到了!难怪祖母要我来禹东女学。不过,四哥你不觉得祖母母亲她们的脸皮更厚一点吗?”凤眼少女好奇地问道。

    “……”圆脸少年身子僵了僵,然后果断答道:“祖母母亲她们的脸皮更厚一些!”

    少女点点头,笑眯眯道:“我也觉得是!说起来,那个郑姑娘才学真的那么厉害吗?啧啧,原先那些姑娘恨不得撕了她似的。”

    少年细目眯成了一条线,迟疑地道:“应该很厉害吧?五叔不是说不招人妒是庸才吗?反正她也入了女学,你以后看看不就得了?”

    少女想想也是,便牢牢记住了郑衡的样子,然后跟着这个少年离开了。

    很快,贺德等人也离开了,郑衡祖孙三人继续往侯府马车行去。

    见到没有人再注意到他们,郑适小声咕哝道:“姐姐,那个贺姑娘怪怪的,我不喜欢她。”

    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最敏感了,郑适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不喜欢那个贺姑娘。明明,贺姑娘道了歉,还笑得很温柔。

    可能,是因为贺姑娘是继母贺氏的侄女?郑适只能这么想。

    郑衡只是答道:“适哥儿不需要喜欢她。你只须记住,人不可貌相、防人之心不可无便是了。”

    章氏欣慰地看着郑衡:“衡姐儿能说出这句话,真是长大了。祖母便放心了。”

    以往郑衡一心念佛,嘴巴像闷葫芦似的,章氏很多时候都不明白这个孙女在想什么。若不是此趟来禹东学宫,她还不知道孙女原来已看得这么通透。

    不由得,她有些感慨。只可惜,宁氏死得太早了,看不到这一对儿女长大……

    章氏正在思绪间,忽而听到了一声温婉恭敬的称呼:“老夫人,媳妇等候您多时了。”

    原来是谢氏。她正站在侯府马车旁,身边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这个少年长得相当俊俏,不凡的衣饰映衬出通身贵气,脸色有些倨傲,但对着章氏,倒是很尊敬地行礼,说道:“孙儿给祖母请安。”

    这个少年,就是谢氏的儿子郑逾。

    章氏神色有些冷,淡淡说道:“不是申正才下山吗?时间还早,不着急。”

    谢氏低眉顺眼地道:“老夫人误会了,媳妇不是来催您下山的。只是,媳妇听说适哥儿入了明伦堂,想请适哥哥儿在祭酒大人面前多多提及逾哥儿。毕竟,你们可是兄弟!”

    郑逾皱了皱眉,不悦地说道:“母亲,我会凭借真才实学入明伦堂的,不会像旁人那样投机取巧,更不用别人提及。”

    这个旁人,当然是郑适了。可见,他对郑适凭借哭戏入明伦堂这件事,相当不以为然。

    他年幼成名,是闻州出名的神童。虽不至被所有人都捧着,但到底心高气傲,根本不听从谢氏这番话语。

    看到郑逾这样,章氏反而笑了,道:“逾哥儿说得没有错,你有真才实学便不用别人提及。祖母也盼着你们兄弟二人都入明伦堂。”

    章氏说罢,目光落在郑适肿胀的脚踝上。兄弟?适哥儿被人欺负的时候,逾哥儿又在哪里了?适才逾哥儿见到适哥儿一瘸一瘸的,眼神并不感到意外,可见早就知道适哥儿受伤的事。

    如此兄弟,呵呵。

    谢氏继续笑道:“逾哥儿的确是有实才,但兄弟之间相互友爱才是。若是适哥儿不这么做,可不让人寒了心?侯爷若是知道了,肯定不高兴。老夫人说是吗?”

    她这话刚落,章氏还没有什么反应,郑逾就气冲冲地拂袖而去了。

    他平时最看不起郑适,根本就不想再听谢氏这些伏小的话语,同时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入明伦堂,一定要比郑适更加厉害!

    谢氏看着郑逾离开,非但没生气,神色反而更舒缓了。她的儿子性格如何,她这个当娘的最清楚了,若不是这般激励一番,逾哥儿怎么会奋发向上?

    她可一直记得,逾哥儿听到郑适入明伦堂时的那种失望不忿。

    是啊,她的儿子不知比郑适优秀多少,凭什么郑适可以成为祭酒大人的弟子?郑适不过是个娘死爹不疼的不祥人而已,凭什么?

    她看着郑逾离开的方向,眼神越发坚定:逾哥儿只须好好读书便是,旁的一切,我都会想办法为他办妥。入明伦堂这件事,当然也是!

    章氏懒得理会谢氏在打什么主意,她对谢氏不时抬出永宁侯的举动已感到腻歪,当下便毫不客气道:“侯爷是否高兴,那就回府再说吧。现在,别挡道,我要进马车了。”

    她说罢,便招呼郑衡姐弟进了马车,再不理会谢氏了。

    郑衡看了看咬着牙的谢氏,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带着郑适进了马车。——长辈们在说话,他们这些晚辈就不用出声了。

    不过,郑衡并没有感到多少快意。章氏和谢氏如此争锋相对,可见永宁侯府是怎样一潭浑水!

    而申正过后,他们就要离开禹东山回永宁侯府了……

    [bookid=3051357,bookname=《嫡长女》]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