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11章 不解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推荐票,求收藏!)

    我字千秋,留得千秋细揣摩的千秋。

    这句话,轰隆隆在郑衡耳中想起。裴定,字千秋?

    郑衡觉双颊就如火烧般,直到离开明伦堂,那热度才稍稍降下来。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她记得,裴氏嫡枝自裴光以下,表字排行乃是“朝明修德”,裴定长兄裴审,以字行于世,就是赫赫有名的裴明圆!

    这裴定,怎么可能表字千秋?

    顿时,她从满脸通红变成了满头黑线:她被戏弄了!这可真是……拖出去斩了!

    然而,郑衡只能这样腹诽,内心打定主意以后离裴定远一些,然后搀扶着一瘸一瘸的郑适往侯府马车那里慢慢走去。

    明伦堂内,周典与窦融一脸严肃,裴定也收起了满脸笑容。显然,他们心情都不怎么轻松。

    周典首先出声,道:“郑家那个姑娘,不简单。她不仅会鸿渚体,还知道我喜欢《慈父训子》,就连你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

    窦融上下打量着周典,讶异道:“你喜欢这些哭戏?口味可真是独特!”

    “……”周典沉默,眼角一阵抽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郑家姑娘好吗?

    裴定点点头,说道:“大人说的没错。郑姑娘的字与厉平太后的太相似了。只是,我不曾听说永宁侯府和宫中有何联系。”

    厉平太后虽然也姓郑,却与河东没有任何关系,她出自京兆大族郑氏。呃,差点忘了,京兆郑氏已被郑太后灭了……

    他脑中不断回想那首题画诗,鸿渚体那磅礴的气势,自不用多说。但他感触更深的,反而是那首诗本身。

    山河仍旧是山河,留得千秋细揣摩……他竟感受到一股无法言说的苍凉。

    这个十三四岁的姑娘,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有“山河仍旧是山河”的感叹呢?还是,世上当真有人天赋惊才?

    裴定想不出究竟,便将注意力回到了当下。反正,郑姑娘入了禹东女学,来日方长。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眸色变得暗沉,疑惑地道:“大人,我听说季庸出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典却比他更加疑惑,立刻答道:“季庸出事了?他给我留书,道出学宫游历。这都是三个月前的事了。他出了什么事?现在如何了?”

    周典知道裴家消息灵通,完全相信了裴定的话语,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季庸是少有的经史通才,难得的是他相当灵活变通,在教导学生时没有照搬经书史书那一套。周典还指望他成为禹东学宫的中流砥柱。他竟然出事了,这如何是好?”

    一旁的窦融,反而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季庸那样的人,能出什么事?他不坑别人就好了,说不定正在哪里风流快活呢!”

    想到被季庸坑的经历,窦融简直想哭,反正他是不相信季庸会出事的!

    周典却没有他那么乐观,皱眉道:“千秋,季庸是难得的人才,你一定要找到他。老夫感激不尽!”

    这会儿没有外人,他便不再唤裴定为“裴公子”,而是相当熟稔地叫他“千秋”。

    不得不说,郑衡想多了。千秋,还真是裴定的表字。

    裴定忙不迭回道:“大人客气了。裴家亦慕季庸之才,定会尽力找到他,请大人放心。”

    周典听到他说“裴家”,那就真的放心了。在消息灵通这方面,河东真的没有哪一家比得上裴家。

    裴定本想说出西门看见的那一幕,为了避免给周典和那对姐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按住了。

    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保护方式。

    他说起了另外一事,这是他今日上禹东学宫的真正原因。

    他朝周典恭敬说道:“大人,此次我带家中两个小辈入禹东书院,还是像以往那样没有说是家中子弟,还请大人代为照看一二。”

    他说出了两个后辈的名字,分别为裴冁和裴隋珠,还说了他们一个入了算学,一个入了女学。

    裴家在河东太显赫了,嫡枝子弟尤其受追捧。从很久前开始,裴家嫡枝子弟来禹东学宫求学的时候,就一律凭借真正才学考上,并且对外声称是裴氏没落旁支。

    这个请求,周典当然答应。且不说裴氏暗中给了禹东学宫那么多资助,就只说这些嫡枝子弟本身,也值得他照看一番。

    毕竟,裴家每次送进学宫的子弟,资质才学都是数一数二的。

    周典有些感叹,旁人都说繁荣不及三代,但裴家对子弟这份良苦用心,看样子不只是三代的事情。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裴家为何压着家中子弟、不让他们出仕呢?

    事情都已经说完了,很快,裴定便向周典和窦融告辞,离开了明伦堂。

    他离开明伦堂没有多久,身边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低声禀告道:“五少,家中来了鸟。安顿在冀州的孟家遭劫杀,孟瑞图后人无一生还。老爷问及了季庸。”

    裴定双眼微张,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

    ……

    ……

    郑衡与郑适出了明伦堂,远远就看见章氏急匆匆跑过来,还一脸紧张焦急。

    见到他们,章氏才觉得自己脚都软了,长长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担心死祖母了……”

    章氏虽然没跟在郑衡姐弟身边,但是派了人跟着,是以并不太担心。

    她原本想着,在学宫正门众目睽睽之下,就算事情不成也只是丢脸而已。不想,她派去的两个丫鬟匆匆来禀,道是姑娘和少爷被带走了!

    章氏急得不行,匆忙下了马车就往学宫里面赶。不想,却在学宫正门处遇到了阻滞。因为那些不忿贺德输了的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在周典和窦融面前,那些姑娘和学子不敢为贺德出头,但心中憋着一股火。在有人指出章氏就是郑衡祖母的时候,那些人就围住了她。

    章氏到底是永宁侯夫人,身份和年纪都摆着,那些人倒也不敢口出恶言,只是不阴不阳地说道:“老夫人,过去不曾听过令孙女这么厉害啊,这下真是大开眼界!”

    章氏懒得理会他们,但当时学宫正门人太多,郑衡姐弟引起的动静太大,待章氏脱身出来的时候,已花费了不少时间。

    她心急如焚,正想着郑衡姐弟会不会出事时,就见到了他们。幸好,幸好……

    郑衡上前扶住她,安慰道:“祖母,我们没事,您别担心。”

    郑适则笑了出来,迫不及待地说:“祖母,我们遇上了好事!孙儿不但可以入明伦堂,就连姐姐,都可以进禹东女学了!”

    这一下,章氏真是呆住了,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这是真的吗?衡姐儿可以进禹东女学了?这真是大好事!祖母太欢喜了……”

    她真是太意外太惊喜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适挤眉弄眼的,一脸骄傲道:“当然是姐姐才学惊人,就连祭酒大人都大大惊叹,所以特许姐姐进女学了!”

    郑适聪明地没有说郑衡拒绝的事情,若是让祖母知道他成为了要挟,又要忧心了。

    章氏脸上的笑怎么都止不住,“哈哈”笑道:“是是是,我们衡姐儿才学惊人。不过,我们还是回马车再说吧。”

    她说罢,就转身往回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场合,就算她有很多疑惑,也只能回到马车再说。

    郑衡与郑适一左一右地跟在她身边,祖孙三人缓慢地朝侯府马车走去。

    只是,他们还没有出禹东学宫正门,就被人挡住了。

    挡住他们的人,正是先前输了比试的贺德!

    (各种姿势求推荐票!现在是爬新书榜的关键时期,请大家多多支持!)

    [bookid=3387981,bookname=《权贵娇》]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