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09章 惊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推荐票,求收藏!)

    除周典和窦融外,还有郑适看见了郑衡的题画诗。

    他见到郑衡这样写着:“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旧是山河。横流乱世滂沱雨,留得千秋细揣摩。”

    他年纪小,乍看到这首题画诗,只觉得写得很好,姐姐的字也很好看。但好在哪里、如何好看,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周典是学宫祭酒,窦融是书学首座,过他们双眼的诗书不知凡几,是好是劣、好劣在哪里,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这首题画诗,竟然让他们如在狂风骤雨间行走,感觉泼天雨势击打而来,然后风雨苍茫中见到江山倾覆,最后才有一种乾坤有定的风平浪静。

    这哪里是题茅屋雨夜,分明是写山河千秋!

    诗意犹如此,书就更加惊世不凡。那一手字,非草非楷,却又不是流水行书,这是难以形容的、带着雷霆万钧气势的……鸿渚体!

    这种气势磅礴的书法,周典和窦融都曾见过,这就是由鸿渚韦君相所独创的书法,名唤鸿渚体!

    大宣朝见过鸿渚体的人很少,会写鸿渚体的人就更少。除了韦君相本人外,据闻就只有厉平太后深得鸿渚真昧。此外……便没有了。

    在厉平太后宾天、韦君相不知所踪后,周典和窦融便以为再也见不到那惊世横绝的书法了。

    不想,在这一场凑热闹的比试中,他们竟然看到了鸿渚体、几乎失传了的鸿渚体!

    细看来,那笔法遒劲,然在几处勾折处,现出力不从心的凝涩感。想来,是因为十三四岁的年纪,腕力尚有所不逮。

    同样是阳刚英气,贺德那一手字就若涓涓细流,而郑衡这一手则是滔滔大海。

    这么一比较,无论是诗还是书,高下立见。

    然而,这个郑家姑娘,为何懂得鸿渚体呢?为何会在此时展露鸿渚体呢?——周典和窦融带着满腹惊疑,久久沉默。

    就在贺德心生不安的时候,窦融“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响彻人群:“大善!大善!好一句‘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旧是山河’,好一句‘横流乱世滂沱雨,留得千秋细揣摩。’,这一番比试,是郑姑娘胜了!”

    周典已伸手去卷起郑衡的题画诗,边补充道:“是的,郑姑娘才学卓绝,赢了比试。”

    他们的话刚落,郑适就惊喜地瞪大了眼睛,兴奋得话都说不出来。

    贺德踉跄了几步,脸色一阵发白,身子几乎要发抖。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旧是山河……这一首诗,她万万比不上。但是,她没有看见郑衡的字,她不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那一手流水行书,竟然输了!

    她不相信,也无法接受!

    她半垂着眉眼,强自镇定道:“学生相信大人、首座的判断,学生没用尽全力,所以输了。请让学生一观郑姑娘的题画诗,以知不足。”

    窦融皱皱眉头,大声道:“你就算用尽全力,也是输的。不过输了也没有关系,你那一手流书行书还是相当不错。”

    贺德没想到窦融会当众说这样的话,脸色顿时羞愧得通红。这种安慰,就是在明晃晃地打脸!她活到现在,还没有这么丢脸过!

    就算用尽全力,也是输,那个继女的题画诗真的那么好?好到窦首座竟然踩着自己的脸皮来抬举那个继女?

    她心中满是不忿,忍不住恶狠狠地盯了郑衡一眼,随即又飞快地掩饰过去。

    无论贺德在比试前说得多么漂亮,无论她准备了多少条后路,但有一个道理,将她所有的粉饰都碾成了渣渣。

    这个道理,就是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花言巧语都没有用,就算贺德用尽全力,也赢不了郑衡。

    这点,郑衡自己知道,周典和窦融更知道。

    不知道的,只是围观的人群罢了。所以他们看见贺德惨白垂泪的时候,忍不住同情起来。

    名满禹东学宫的贺德姑娘,怎么会输呢?这当中有没有什么猫腻?

    这样的质疑,他们当然不敢在周典和窦融面前说出来。唯有将厌恶惊愕的目光投向了郑衡姐弟,那些跟随贺德而来的姑娘们眼睛都要冒火,周围开始窃窃私语。

    许是因为这些声音,贺德觉心中多了丝底气,再次开口道:“可是……”

    周典已经将郑衡的题诗卷好了,打断了她的话:“好了,这一场比试输赢已定。郑姑娘代胞弟比试,如今赢了,那么先前我的话语便作数。你们随我来明伦堂!”

    他最后一句话是对郑衡和郑适说的。说罢,他便带着那首题画诗快步离开,压根就没有打算当众展示郑衡的鸿渚体。

    大嗓门窦融跟在周典后面离开,也说了一句:“郑家姐弟,跟我来吧。”

    他们现在一心在鸿渚体上,根本就没空理会贺德和围观的人群。如此一来,围观的人群就更加存疑了,那些年轻躁动的学子们,甚至迫不及待想安慰贺德。

    人群中的谢氏,快要将帕子都绞碎了。这一切完全出乎她意料,她等来的不是郑衡丢脸,而是郑衡挣了天大的脸面!

    得禹东学宫的祭酒及首座如此称赞,她简直不敢想象郑衡以后会有的造化。

    怎么办?怎么办?

    她的目光越过郑衡姐弟,往禹东先生那里投去,却发现自己要找的人已经离开了。

    这一下,她几乎咬碎了满口银牙。

    郑衡带着懵懂的郑适,稳稳当当地跟在周典和窦融后面,仿佛没有看见周围不断射过来的眼刀眼箭。她心中冷静所思的,是等会在明伦堂如何应答。

    她在此时露出这一手,不仅是为赢了贺德,也不仅是为了让郑适入明伦堂,她更要……让周典、窦融这样的人知道她会鸿渚体!

    鸿渚体,惊世横绝,所关联的就是老师。当今大宣朝,会鸿渚体的就只有老师和她而已,在学宫西门的时候,她就有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借助禹东学宫找到老师!

    现在她变成了郑衡、身在闺阁之中,若要凭借己力找到老师、接触云端等人,那几乎不可能。

    那么,就只好等老师来找她了。

    经过禹东学宫、经过周典等人的眼,鸿渚体这个线索一定会传出去、却又相对隐蔽,不会为她带来杀身危机。

    《慈父训子》、鸿渚体,经由这两事,她相信已经足够份量得到禹东学宫庇护了。——不管是她,还是适哥儿。

    明伦堂位于禹东学宫正北方向,中间有广阔的空地,其上立着一个个石墩子,这就是上千禹东学生读书、听学的地方。

    不过,明伦堂并不常用,皆因禹东学宫每学皆有专门的读书、弘道场所。大多情况下,明伦堂十分清静,郑衡与郑适踏进这里的时候,只见到两三个学兄。

    他们跟着周典和窦融,径直来到了明伦堂左侧的一间书库。与一般书库不同的是,这里有几组案桌,上面还散着一些纸张。

    看样子,这书库是周典平日里读书的地方。更多的,郑衡便来不及想了,因她看见周典神情严肃地展开了她的题画诗。

    纸张尚未完全摊开,窦融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姑娘与韦君相是何关系?他现在身在何处?”

    周典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锐利地看着郑衡,等待她的回答。

    郑适根本就没听明白窦融的话语,郑衡则是一脸茫然道:“首座说的是什么?谁是韦君相?”

    她目光懵懂而清澈,完全没有半分闪烁躲避,好像真的不知道谁韦君相。

    “……”窦融声音滞了滞,狐疑地看着郑衡,不怎么相信她的话语。她明明都写出鸿渚体了,会不知道韦君相是谁?

    周典忽而笑了起来,慈眉善目的让人心生亲近,他缓声道:“就是教你这种书法的人,是谁?”

    郑衡恍然大悟,答道:“哦,原来首座问的是这个。教我这种书法的人,是张娘子。我觉得这书法很好,比簪花小楷还要好,所以才用来比试。原本,张娘子是叮嘱我不可示于人前的。”

    张娘子,是永宁侯府为郑衡延请的女师,曾教导郑衡三年。只不过,在郑衡入佛堂之前,她便病逝了,还是章氏吩咐打点的丧事。

    窦融眼角抽了抽,完全没有平时凑热闹的耐心闲情,随即板起脸冷声道:“这是鸿渚韦君相所特有的字,一个闺阁女师怎么可能会?你休得狡辩,速速从实招来!”

    郑适心中生怕,却挡在了郑衡面前,努力为她维护:“张娘子我有印象……姐姐一直在侯府,就只受张娘子教导。不是张娘子所授,还……还能是谁?”

    郑衡看了看郑适,只是不断摇,最后索性将眼闭了起来,坚持道:“是张娘子所教,不是旁人!”

    她胆敢带着郑适来到陌生的明伦堂,就是知道周典和窦融都不是那种阴邪之人,就算此时窦融恶脸相向,她都不惧怕。

    突然,她听到有人说道:“这手字的确是鸿渚体,然而……比起韦君相的字来,姑娘的字更像厉平太后的字。姑娘且想想,这张女师和宫中可有关系?”

    这声音年轻而陌生,是谁?书库何时多了一个人?

    她倏地睁开眼,发现案桌边站着一个年轻人。显然,刚才说话的就是他。

    郑衡面上没有露出半点声色,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这个年轻人,不但清楚老师的字,还熟悉她的字,这怎么可能?这个人是谁?

    (这首题画诗出自八大山人,我十分喜欢。因为情节需要,改了几个字,原诗最后两句为: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坛细揣摩。嘻嘻。求票,求票!欢迎加入读者群:1、5、9、5、7、8、0、8、9)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