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07章 斗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推荐票,求收藏~)

    郑衡在让郑适当众唱《慈父训子》这一折哭戏时,就已经有了一个打算。

    她原是想利用《慈父训子》来吸引周典,令周典将郑适放在身边考究。毕竟,这世上会唱这折哭戏的人并不多,知道周典特别喜欢这几句的人就更加少。

    正如她所料,周典将郑适收在了身边。周典真正感兴趣的不是郑适,也不是这一折哭戏,而是好奇有人会知道他的嗜好。

    她这个打算,在看到郑适受侮而周典沉默之后有所改变。看来,仅仅是引起周典的好奇还不够。

    那么,就增加一点份量吧,让周典不得不护着郑适!顺便让这些禹东学子们知道何谓至亲不可辱!

    她快步走至郑适跟前,微微仰头看着那个一脸桀骜的学子,冷声问道:“然则,学兄要怎样才服?”

    她长得太漂亮,扬起来脸白皙晶莹,眉眼带着冷意就如那隔着云端的美人,令得王希朝一下子就愣住了,呆呆问道:“姑娘你说什么?什么服?”

    原来是个书呆子,怪不得会被人当枪使。那么,围绕在此人身边那些口出恶言的学子,都是受谁指使?

    郑衡的目光缓缓左移,看向了人群中的谢氏。——不管是身为郑太后,还是成为如今的郑衡,她对旁人的恶意都是敏锐至极。这一次,还是谢氏?

    郑衡忽而嫣然一笑,放缓了声音再次问道:“既然学兄不服郑适入明伦堂,那么要怎样才服?”

    她这一笑,如同拨开了笼罩在身上的密云,似将七彩光芒都聚至面前,令王希朝目眩耳迷,仍懵懵地说道:“怎样才服?”

    “轰!”的一声响,围观的人群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王希朝太呆了,他先前有多桀骜,如今就有多喜感。

    就连周典都眯起了眼睛,一副看好戏的样。只不过,他的目光只落在郑衡身上,带着审视。

    又是这个漂亮姑娘……

    王希朝的脸渐渐胀红,他还没有说话,他周围的那些学子便嚷嚷道;“你是谁?郑适入明伦堂与你何干?我们就是不服,不服郑适入明伦堂!”

    “对!对,我们怎么都不服!”

    郑衡听着这些叫嚣,离郑适更近了一些,沉声回道:“我是郑适的姐姐。诸位学兄既说我胞弟是卖母之丧,我便万万不能忍。那么如何,才能令诸位口服心服?”

    王希朝已经回过神来了,却闭口不语。他是不服郑适这样儿戏被祭酒收为弟子,但对着这样一位漂亮姑娘,说什么都觉得不甚合适。

    郑适挺着背,眼眶微红,唤道:“姐姐……祭酒大人既让我入明伦堂,自是有他的考量。大人,您说是吗?”

    他强自镇定地看向周典,等待着其回答。

    是,他是觉得凭借哭戏入明伦堂不是正途,但是只有如明伦堂他才能活着,而且姐姐为了他挺身而出,他怎么能一味躲在姐姐身后?

    他年纪太小所学太少,就只能借助周典的势了。

    听了他这些话,周典终于将目光放在他身上,目光有了一丝满意。这少年,是在逼着他当众表态啊。只不过,他一直在沉默,这少年还看不出来为何吗?

    于是,周典回复了平时那副严肃的面容,说道:“我的确有考量。只是,诸位生徒说的也没有错,明伦堂的确是择贤才,你年纪太小,倒是有些难办……”

    郑适听不明白祭酒大人的话语,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王希朝及那一众学子,也疑惑不解。大人这番话语,到底是在维护郑适呢?还是想让郑适当箭靶子呢?

    郑衡知道周典是什么意思,从周典最初沉默到现在开口,所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

    这位看似严肃的祭酒大人,果然如老师所说的那样,甚是恶趣味。因为不甘因一折哭戏被自己姐弟设计,所以这位大人马上就将回一军。

    无非,是要让自己姐弟明白:他固然是将郑适收入明伦堂,但他们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郑衡相信周典最后必是施恩一番,让自己姐弟感激涕零。

    这样的心术,在她还是郑太后时都用腻了。

    这会儿,她偏偏不想让周典如愿。她郑衡,还真要设计周典到底了!

    她笑了笑,朝周典躬身道:“大人,我听闻禹东学宫有经、书、算、兵、杂、女这六学。既然诸位学兄道明伦堂择贤才,那么我们就来比试比试这六学好了。若我们赢了,想必学兄们再不会‘不服’了吧?”

    她的话才落下,郑适便心里一紧,急声道:“姐姐……”

    他想说他肯定比不过这些学兄们,他想说不如就这样算了,但是郑衡回头朝他笑,目光温暖柔和,就像母亲还在世时一样,顿时令他喉咙一塞,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少年那种拗劲头便上来了,心想就迎难而上,就算输了也对得起姐姐这番维护了。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姐姐根本没打算让他比试。

    他听到郑衡这样说道:“舍弟腿脚受伤,刚才又哭嚎了一场,身体已极为不适。加上年幼,我便代舍弟与学兄比试,想必学兄不会介意吧?”

    郑适微张着嘴巴,已说不出话来了。围观的人从窃窃私语变成了大声讨论。他们没有听错吧?这个姑娘如此大言不惭,竟然要与禹东学子斗六学?

    哈哈,这是笑死人!一个闺阁姑娘,竟然要与禹东学子比试六学?

    这是自找辱受,怨不得旁人了!

    大家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人群中的谢氏,也满意地顺了顺帕子。她知道宁氏所出的儿女甚是聪慧,但是一个闺阁姑娘,懂什么六学?

    况且,教导郑衡的女师早已病逝,这三年来郑衡都是敲经念佛,就连蒙学书籍都没怎么拿,遑论经、书、算、兵、杂、女这六学?

    她就等着看永宁侯府的大姑娘怎么出丑吧。

    郑衡仿佛没有听到这一阵阵轰隆嘲笑声,仍是柔和地看着郑适,等待着周典及对面王希朝的回答。

    周典没有笑,仿佛别人欠了他数十万贯钱一样,严肃地打量着郑衡,一时没有作答。

    王希朝反而皱皱眉,拒绝道:“不可,姑娘非禹东学生,即使在下赢了,也胜之不武。”

    他的确是不忿不服,但与一个姑娘比试,而且这个姑娘年纪比他还小,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不管周围的人如何起哄怂恿,他还是摇摇头,只是摇摇头:“我心中不服,但不会与姑娘比试……”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个大嗓门说道:“既然不服,那就比试吧!横竖学宫还有女学,女学的学生不是也曾和你们切磋相长吗?”

    听到这把大嗓门,周典只想一手抚额。窦融这货又来凑热闹了,他差点忘了,窦融今日也在学宫的……

    郑衡顺着这声音看过去,便看到一个又高又瘦的老者迅速跑来,像赶什么热闹似的。

    这个老者,她不认得。不过,又高又瘦又大嗓门,不会是那个人吧?

    果然,她听得那些学子恭敬地唤道:“学生见过窦首座。”

    窦先生,果然是窦融,难怪她不认得,窦融前世不曾入过京兆,过去她认为书画对治国无益,也不曾令暗卫描了他画像。

    号称书画双绝的窦融,是禹东学宫书学的首座,但郑衡印象最深的,是窦融最好凑热闹的性子。

    据闻,禹东学宫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窦融。现在看来,传言非虚。

    这时,周典说话了:“既然窦先生说比试,那么我看也可。禹东学宫一向信奉学无达境,就当作是生徒之间的切磋吧。依我看,就让女学的学生与郑姑娘比试吧。”

    周典的做法,看似最公允,实则里面有不少门道。

    须知,禹东女学的学生,都非泛泛之辈,就连当朝钱皇后都出自禹东女学。一个普通闺阁姑娘,又怎么比得上禹东女学的人?

    但奇怪的是,周围竟然没有人有异议。毕竟,这件事情需要有一个结果,周典的说法,就是相对合适的了。

    况且,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没有人愿意为了一对姐弟而质疑祭酒大人,或……质疑禹东学宫。

    窦融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如此甚好!既然是比试,那就比试最基础的诗书吧。我知道女学有一位学生于其上相当了得,姓甚名谁来着?好像叫贺……贺……对,叫贺德!就让她们来比试吧!”

    人群又再喧闹起来,不过,这一会是因为名叫贺德的姑娘。窦融身为书学首座,公开赞扬一个姑娘“相当了得”,那么这个姑娘就真的是相当了不起了!

    郑适的脸慢慢变白了,贺德这个名字,在禹东学宫实在太出名了,郑适听得实在太多了。郑适相信,禹东学宫就没有几个生徒没听过这个名字的。

    他下意识往前靠着郑衡,低声说道:“姐姐这……这个贺德,就是那个贺家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