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妻在上 > 005章 借势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继续求推荐票!啊啊啊~)

    这个姑娘,是孟瑞图的孙女孟瑗。

    孟瑗曾跟随其祖母安氏来过慈宁宫请安,当时孟瑗跳脱灵动,郑衡对她印象颇深,尽管她现在衣衫褴褛面容也瘦削许多,郑衡还是认得她。

    孟瑗直到十八岁还待字闺中,对外只说身体有恙,以致迟迟未有合适人家。但郑衡知道,这个姑娘矢志不嫁,曾和安氏有过剧烈抗争。

    不然,孟瑞图已官至御史大夫,孙女就算身体有恙,何愁嫁不出?

    孟瑞图死谏之后,她曾交代过云端照拂其身后事。以云端和钱皇后的本事,要保住孟家并不难,她从未想过孟瑞图死后孟家会出事。

    可是……孟瑗变成了这副落难凄凉的样子,艰难来到了河东道。

    这当中,出了什么事?孟家有了什么变故?

    云端呢?钱皇后呢?——郑衡气息微喘,几乎就将这些问话脱出口。

    但是绝对不能。

    永宁侯府的郑衡,绝不会认识宫中的云端姑姑,也不会询问有关钱皇后的情况,就连眼前的孟瑗,她也只能不认识。

    这时,章氏满是戒备地问道:“你是何人?如何认识季庸?”

    季庸身为禹东学宫的先生,誉满河东,寻常人见到他,都得尊一声“季先生”,极少有人会直呼其名讳。

    但章氏听得很清楚,这个姑娘刚才叫喊的是“季庸”。如此直呼其名,又是这个年纪的姑娘,再想到这姑娘知道这竹笛,令章氏想到了一个可能。

    孟瑗已经稍稍冷静,朝章氏躬了躬身,哑声道:“我姓孟,因在家中行四,便称四娘。乃安陆人,我与季庸有婚约,这竹笛……是我的。”

    她说罢,又看向章氏手中的竹笛上,目光眷恋而悲伤。

    季庸祖宅就是在安陆,章氏也知道季庸宣称有未婚妻,但仍是谨慎地问道:“你说你是安陆人,为何来到河东?还是这副样子?”

    听得章氏这么一说,孟四娘便红了眼眶,吐词却很清楚:“约三个月前,我家中来了一伙强盗,父母兄长俱被强盗所杀,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逃了出来。我赶来河东,就是要投靠季庸的。这竹笛他不会离身的,他……他出了什么事?”

    她虽极力保持平静,但那红了的眼眶、低沉的声音,都在诉说着伤痛事实,让人心生怜悯。

    郑衡记得安氏的确唤孟瑗为四娘,便知道她说父母兄长俱亡必是真的,却不是安陆的孟家,也一定不会是强盗。

    孟瑗所在的京兆孟家,必是出了大变故,所以孟瑗才会落难来到了河东道禹东山。

    不过,季庸只是孟瑞图的门生,何时与孟家有过婚约?这支竹笛真的是她的?

    况且,孟瑗提到了三个月。三个月前,季庸突然离开禹东学宫,孟瑗说家中遭遇强盗。三个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季庸和孟家都有变故?

    郑衡立在章氏身后,闭口不语。章氏也没有说话,但脸色已经舒缓了不少。

    章氏活到这个岁数,已练就了一双锐眼。眼前孟四娘说的是不是实情、有几分真,她还能看得出来。

    来了强盗杀父母兄长这样的话语,她听过耳就算了,一点儿也不相信。但她相信,这个孟四娘的确与季庸有关系。

    郑适到底年幼,听到孟四娘这么说,他便小声对章氏道:“祖母,季先生虽不会音律,但这竹笛的确一直藏于袖中,我见过许多次。”

    章氏还是没有说话,孟四娘已补充道:“老夫人,这竹笛真的是我的。您若不信,可顺着笛孔拆了,与笛孔相对的地方,必有一个‘孟’字。”

    笛子若是拆了,便没有用了。藏于笛子里面的“孟”字,应没有人知道。

    章氏却没有将竹笛拆了,而是递给了孟四娘,道:“这既然是你的笛子,便还与你吧。至于季庸,三个月前已离开了禹东学宫。”

    孟瑗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竹笛,脸上闪过种种表情,有珍惜、有伤感、有茫然。她大概不会想到,季庸并没有在禹东学宫。

    章氏将竹笛还给孟瑗,态度已很清楚:她相信孟瑗的确与季庸有关系,但就仅此了,她不打算再与这个姑娘有何交集。

    她正想让这个姑娘离开,却感到背后有人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

    是郑衡。

    郑衡上前,附在章氏耳边道:“祖母,如今季先生出了事,这姑娘既是季先生的未婚妻,又身在难中。我们不如将她接回府吧?”

    孟瑗现在这副样子,明显遭受了许多难事,章氏对孟瑗有戒备,但郑衡却没有。她既已认出了孟瑗,就不可能袖手旁观了。

    孟瑞图以死明志,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后人遭难。

    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孟家出了什么变故,她想知道云端和钱皇后如何了。

    孟瑗的经历,就是她知道这些情况的最好途径。

    郑衡的话语,郑适也听到了,他看向孟瑗的目光流露出一丝不忍,赞同道:“祖母,孙儿在禹东学宫,多亏季先生护着。现在……”

    这个八岁的孩子,即使经历了许多事情,眼中也有怨恨恶毒,说到底,还是心存仁厚。

    章氏听了这对姐弟的请求,一阵默然。随即,露出了慈爱的笑容,道:“好的,就照衡姐儿说的做。”

    也罢,这个孟姑娘看起来无处容身。若她真的是季庸的未婚妻,那么便当报了季庸相护之恩。

    若这个姑娘存有歹心……

    章氏眉眼冷了下来。虽则她幽居佛堂,但她堂堂一个侯夫人,也断不会让一个小丫头玩弄于指间!

    孟瑗很快就被那个杏眼丫鬟带走了,这是章氏吩咐的。——孟瑗衣衫破烂,会更引人注目,总得先去装扮一番。

    孟瑗离开之后,有关季庸的事情便暂且揭过去了,章氏才能问起郑适的脚伤:“适哥儿,这伤是怎么回事?你这三个月来一直如此?”

    想到这三个月来,郑适每天都在挨打,章氏就有说不出的心痛,眉梢冷意更甚。

    就连郑衡,都紧抿嘴唇,一脸严肃。

    郑适忙解释道:“祖母,不是的。季先生离开之后,我便想办法闹事,让先生们注意到我。本来一直都好,但五天前,就有人对我拳脚相加,说我得罪了人,还扬言……要让我横着出禹东学宫。”

    横着出禹东学宫,这是有人要郑适性命!

    章氏气得直哆嗦:“我知道你得罪了谁。无非就是那几个人!他们已经害死了你们母亲,如今还要来加害你。没想到,他们如此胆大包天,就连禹东学宫这里也敢动手,当学宫祭酒和七十先生是死的吗?!”

    郑衡出声道:“祖母,禹东学宫有学子上千,学子之间的打闹,甚至不会传到先生的耳中。更何况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学子,就更好下手了。”

    郑衡猜想,当初章氏将郑适送到禹东学宫,就是看中禹东学宫乃文地,并且人多。只是物有两级,人多固然可以成为屏障,但更是下黑手的好机会。

    “学宫祭酒慈仁为怀,断不会任学宫发生这样的事。适哥儿,祖母带你去找学宫祭酒,必定为你争一份庇护!”章氏冷然道。

    郑适表情十分为难,说道:“祖母,其实我见过祭酒大人,大人也吩咐过先生们看顾我,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但是……”

    但是禹东学宫有上千学子,七十先生哪里看顾得过来?况且,在偌大的学宫,想要一个人不明不白地死去,有数不清的办法。

    这些,章氏怎么会不明白?但她现在势微,尚不能带郑适回侯府,除了去求学宫祭酒护佑,还能怎么办?

    郑衡却觉得,就算去学宫祭酒面前讨公道,也不能改变适哥儿的现状,只怕他们一下山,适哥儿还是会继续受欺负。

    除非,适哥儿时刻跟在学宫祭酒跟前,让人不敢招惹。如此……就只有入明伦堂了!

    想及此,郑衡便问道:“祖母,祭酒大人是谁呢?祖母认识他吗?”

    章氏仍在想办法,回答郑衡的,是郑适:“就是周典大人,我跟姐姐说过的,姐姐许是忘记了。”

    学宫祭酒仍是周典就好,如果是周典,那么她就有办法让适哥儿进入明伦堂了。——周典那不为人知的嗜好,她还记得十分清楚。

    郑衡点点头,柔声道:“姐姐的确一时忘记了,现在适哥儿说起了,我倒想起娘亲曾说过这周祭酒了。”

    章氏看向了郑衡,心想道宁氏还提及过学宫祭酒?宁氏是怎么说的?

    ……

    半响后,郑适苦着脸道:“姐姐,母亲真是这么说的吗?这样会得祭酒大人青眼,真的能进明伦堂?”

    郑衡一脸笃定回道:“当然,姐姐怎会骗你呢?肯定有用。不过,这样的话祖母得避一避才是。”

    姐弟两人看向章氏,等待章氏的回答。

    章氏神色有些异样,顿了顿才回道:“我在马车上等你们,不管事成不成,你们等会儿都来马车。”

    想到待会祭酒大人可能会遇到的画面,章氏还真是不忍看……

    事情既定,郑衡祖孙三人便离开了学宫西门,往学宫正门而去。

    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离开西门后,从银杏树后面闪出了一个人。

    学宫西门那片银杏树,除了藏着孟瑗之外,竟还有另外一人!

    (昨天,新书排行榜一度上到了第六名,感谢各位亲们!感谢你们的支持!鞠躬……)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