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33节 猛将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犬虽然咬空,另外三只却是蓄势纵起,显然瞄准了目标,乌青骇的魂魄全飞,只知道狠命的拉着腰带,如同抓住最后救命的稻草。

    眼看那三只恶犬就要咬在他的身上,乌青只以为自己难逃被撕裂的结局,却没想到自己双手蓦地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竟然冲了上去。

    恶犬咬空!

    乌青慌乱中还能抓住树枝,一把搂在怀中,再也不敢松开,等定了神,乌青带着哭腔道:“单大哥,谢谢你了。”

    扭头向下望去,见到四只恶狗对树上的二人狂吠不已,乌青又惊又怒,向巷口喊道:“是谁家的狗,怎么不拴好了,都要咬到人了,你们有没有人性啊?”

    巷口那几个仆人指指点点的样子,并不理会乌青的喊叫,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走了。

    乌青脸色铁青,见单飞皱着眉头,苦涩道:“单大哥,怎么办?不知道谁家这么缺德,竟然喜欢放狗咬人玩。”

    这还用问,夏侯衡的家奴呗。

    单飞暗想自己和夏侯衡这小子八字不合,上次药堂的事情还可推到大小姐身上,但今早他单飞才卷了夏侯衡的面子,以这种公子哥的做派,当然不肯善罢甘休。

    只是单飞没想到这小子报复的这么快。

    不用问了,夏侯衡肯定一出门就找下人牵来恶狗等着他回转,单飞见下面的恶狗停止了吠叫,但或卧或站的围着他身下的这棵树,显然不咬他们几口肉不甘心的样子。

    心中微动,单飞伸手按按胸口,方才好险,他也没想到能将百多斤的乌青给拎起那么高来。

    人都是有潜力的,就看怎么激发,不然怎么说,你给我一百斤砖头,我绝对扛不动,但你给我一百斤钞票,我不但能扛着还能跑呢。

    这是欲望催发的能动力。

    但刚才胸口突然发热是怎么回事?

    单飞不记得自己以前运动有这个毛病,只怕有点内伤,用手按按,没觉得哪里不对,却按着了在心口挂着的那个玉像。

    触手微温。

    单飞不等多想什么的时候,乌青那面忍不住道:“单老大,这些狗什么时候会走啊?”

    你不是废话吗?我又不通狗语,怎么会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走?

    单飞将玉像又放回怀中收好,看了眼手中的腰带,眼中突然掠过分狠意,“乌青,你把腰带解下来。”

    “老大你要做什么?”乌青骇了一跳,“这可是在树上。”

    单飞见乌青涨红了脸,很是戒备的模样,笑骂道:“你小子想着什么污七八糟的念头呢?腰带拿过来,我有用。”

    乌青小心翼翼找个稳当的树杈坐下来,解下了腰带递给单飞。

    单飞将乌青的腰带和自己手上那根打了个结儿连在一起,又在一端打了个活结儿,看下长度,感觉够用,打量下周围的树势,找到一根稍矮但很结实的树枝,叹口气道:“你不仁,别怪我对你不义了。”

    “单老大,我可没对你不仁啊。”乌青委屈道。

    “我没跟你说话。”

    单飞盯着树下的四只恶狗,暗想都说杀鸡儆猴,老子今天就来个杀狗儆狗!

    看了下周围,巷子幽幽,并没有第三个人在,那几个夏侯家的仆人想必是去吃饭聊天打打牙祭什么的,留几条恶狗给单飞个教训。

    单飞一手拎着腰带系成的绳子,顺着树枝向下溜了几尺,那几条狗见状,立即都昂起头来“呜呜”的龇牙咧嘴,很是骇人。

    “老大……”乌青颤声道:“你要干什么?不要和它们拼命了,说不定一会儿它们饿了,就会自己走了。”

    单飞做了噤声的手势,仍是全神贯注的望着下面的恶犬,嘴角突然露出分微笑,喃喃道:“你咬我啊。”

    他突然作势向下要落。

    有一只恶犬立即腾空而起,一口向单飞落下的方向咬去!

    单飞早就把住树干,手中带索挥出,正套在那恶犬的脖颈之上。不等恶犬下坠时,单飞将另一端绳索扔出,正过了他选中的那根树枝,单飞顺势一把拉住了绳索,飞快的又打了个结。

    恶犬才一下落,整个树枝忽悠一下,然后那绳索倏然绷紧成条直线,早将那恶犬勒在了半空。恶犬不等再吠,早就发不出声来,四只爪子拼命去挠,却是无处借力,不到片刻的功夫,已然断了气息。

    乌青惊的目瞪口呆,没想到单飞还有这一手。

    剩下的三只恶犬见了树上的那条死狗后,竟似有了分惧意,均是向后退了数步,单飞作势要落,那三条狗见状,支吾一声,竟然夹着尾巴溜出巷子。

    单飞没想到杀狗儆狗的方法竟然有用,立即解了绳扣,拎着那死狗从树上跃到巷子旁的高墙上,招呼乌青溜下墙来,见墙角有条破旧的麻袋,单飞拿着那麻袋套住死狗,背着死狗又从那院子溜了出去。

    乌青对这个老大敬畏的实在五体投地,见他还背着死狗,忍不住道:“把它丢了不行吗?”

    “丢了可惜。”

    单飞暗想这几天疲于奔命,提心吊胆的,这次有点机会打打牙祭那是绝不能错过了。咽了下口水,单飞问道:“附近有清净点的地方没有?咱们先吃顿狗肉。”

    乌青欢呼一声,早把方才的畏惧撇到一旁,伸手指向东北,“向那个方向走半里地,有个城隍庙,后面有个园子废弃了,平时没谁去的。”

    “你把斧头给我,再顺便买点盐来,我在城隍庙等你。”单飞给了乌青十几文铜钱。乌青连连点头,到市集卖了点粗盐,等赶到城隍庙后的废园时,见单飞早就将那条恶狗剖膛去皮,肢解成数块,清水冲洗后,用怀中的竹签子将每块狗肉都戳了数十下。

    乌青对别的方面不在行,对这种东西并不陌生,立即帮单飞支木架收拾柴禾。

    单飞选了废园角落一根老竹砍断,又劈成数根较粗的竹签将数块狗肉串起架在火上,然后从怀中掏出那包胡椒,找块石头将胡椒和乌青买来的粗盐都碾成粉面。然后拿出从城隍庙供桌上取下的破碗将混着的粉面倒进部分,兑了清水。

    乌青见状,吃吃道:“老大,你这是做什么?”

    单飞笑而不语,和乌青翻动火上的烤肉,不多时,肉质泛黄,已经有淡淡的肉香传出来,单飞利用这功夫找枯草洗净做了个简易的刷子。

    常年身处野外,他当然很会照顾自己,更不会亏待了自己的肠胃,一切均是就地取材,随手拿来。

    将小刷蘸了盐面和胡椒兑成的汤汁,单飞将其刷到烘烤的狗肉上,乌青大奇道:“这个胡椒难道能吃吗?”

    不但能吃,这东西还是上好的佐料呢。

    不过这东西贵着呢,咱们今天用来吃东西可算是奢侈。

    单飞用心的刷着狗肉,不用解释,因为不一会的功夫,乌青就闻到一股奇香冲鼻而来,忍不住连连咽着口水。

    单飞见肉质已熟,味道早进,取一小块递给了乌青,乌青一口咬下去,差点将舌头吞掉,含糊道:“老大,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狗肉,你可真的神了。”

    “你没吃过的东西多着呢。”单飞闻着香肉亦是食欲大振,才要大快朵颐,就听一人道:“小兄弟,这狗肉……卖不卖点?”

    单飞一怔,霍然回头望过去,心中一颤,暗道好一条汉子!

    他听觉敏锐,却因为只专注烤肉,没有察觉有人无声无息的到了他身后不远,而且还是个虎背熊腰的中年汉子。那汉子不但高大威猛,双目亦是咄咄神光闪现,腰间随意插着一把单刀,不丁不八的站在那里,竟给人一种难言的萧肃之感。

    只是那汉子此刻正望着架子上的狗肉,喉结动了下,显然亦是被狗肉的香气引来。

    单飞一见其人,立即知道此人绝非等闲。

    民间都有什么观相识人之法,单飞对这个倒是一知半解,但他也是有一套自己的观人方法。

    此人气质不凡。

    气质本是由内至外散发而出,并非虚妄,不自信的人自然唯唯诺诺,自信的人自然神采飞扬。若非有极强的能力,也不会像这汉子般让人有种威慑千军之感。

    心中微动,单飞笑道:“狗肉不卖。”

    那汉子“哦”了声,咽下口水,却只是摇摇头,转身要走,却听单飞道:“不过你如果喜欢吃,大家一块分了就好,只要你不怕狗肉来历不明就好。”

    那汉子哈哈大笑,没想到单飞看着年纪轻轻,为人很是爽快,大踏步走到单飞身旁随意坐在地上。

    “这狗肉这么香,不要说偷来的,就算有毒也得尝上两口!”

    单飞见汉子豪爽不拘小节,也是心生好感,递给他一块烤好的狗肉,那汉子早就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却不似乌青般大口吞咽,而是闭目缓缓咀嚼几口,睁开眼睛的时候叹了口气。

    “小兄弟你千万不要离开许都啊。”

    “怎么了?”单飞不解道。

    汉子摇头道:“我也算吃过不少狗肉,但这狗肉的味道,我可以说……整个许都城没有人做的出来。你要是走了,以后我可再也吃不到这种美味了。”

    单飞微微一笑,“我就住在这许都城,只要你下次拎着狗过来找到我就好,我定然不负期望。”

    那汉子忍不住大笑,“一定一定。”他不再客气,也如乌青般大口吃了起来。

    单飞倒是慢悠悠的吃着,似是不经意的问道:“在下单飞。不知兄台贵姓?”他如此客气,一方面是因为对方的性格颇符合他的口味,另一方面也知道这人绝非默默无名之辈。

    汉子吃着狗肉,含糊道:“敝人姓张。”顿了下,补充道:“张文远。”

    -----早起更新,召唤投票的诸位猛将兄!还请多多投推荐票和三江票,票票多了,更新激情就有啦!没收藏的还请收藏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