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11节 丘比特之蜂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单飞一直想搞点好装备,风风光光去邺城,**丝缺乏的从来不是想象,而是真正努力的决心和行动,他不要做**丝,不想做家奴,一直在留意机会。

    机会向来是留给有心眼的人。

    这次博取成功的机会绝对不小,他当然不会放弃,不过具体如何运作,他并不急迫,他等得起。

    曹宁儿听到单飞的回答,倒有些意料中的意外,半晌才问道:“可我能不能问问这铲币的真正价值呢?”

    真正价值不是铲币,而是起出铲币的那座墓室。单飞知道这个答案,却只是笑笑,“我需要几天时间验证我的判断,到时候再说给大小姐听好不好?”

    “谁稀罕。”曹宁儿心中微有不悦。

    以往她问别人问题的时候,哪个公子哥不主动卖弄一下博得她的青睐,她还是爱理不理的,偏偏这个单飞拿这个问题当宝一样。

    这时马车已停到了曹府门前,曹宁儿下了马车,淡淡道:“单飞,我只希望你没有看走眼。毕竟……这一两银子是我出的。”

    “从今天起,你的全部工钱都要暂扣,一直到你还清大小姐这一两银子外加利息为止。”翠儿狐假虎威的补充了一句。

    单飞只是笑笑,“其实大小姐这一两银子并没有白出的。”

    “怎么讲?”曹宁儿有些诧异止住脚步道。

    “那个乌青看起来真有点困难,不然也不会那种模样。大小姐救人一命,已经得到这一两银子的最大价值了。”单飞解释道。

    “你是不想还钱吧?”曹宁儿忍不住笑道:“我只看到乌青在谢你,他可没谢我。”

    “那我谢谢大小姐了。”单飞微笑道。

    曹宁儿芳心没来由的一跳,瞥见翠儿的下巴几乎都要砸到脚面了,想必从来没有见到那个家奴敢和大小姐这么说话,俏脸一红,曹宁儿啐道:“谁稀罕。”

    她快步向曹府走去,只怕被单飞、翠儿看到自己有分羞红的脸,不想突听单飞叫道:“大小姐,小心!”

    小心什么?

    曹宁儿一怔,回头望去,就见单飞扑到她的身前,手臂一挥,几乎擦她的脸颊而过。

    “你做什么?”

    曹宁儿又惊又怒,才积累的好感刹那烟消云散,出于本能的纤手一扬,竟重重的抽在了单飞的脸上。

    单飞被打的一怔。

    曹宁儿心中微颤,转瞬觉得手指一点疼痛,眸光一闪,才发现有个黄黑相间的马蜂掉在了地上。

    单飞早见到马蜂袭来,冲来为曹宁儿驱赶,没想到曹宁儿竟然误会,还是被马蜂蜇了下,皱了下眉头,一把抓住了曹宁儿的手臂。

    曹宁儿也知道方才误会了单飞,着急问道:“喂,你没事吧?痛不痛?”

    这女人怎么关键时候这么多废话?

    单飞见马蜂虽死,可蜂刺还刺入曹宁儿的食指之上,二话不说,用指甲一夹,早拔出蜂刺。

    曹宁儿这才感觉一丝疼痛从手指传来,像刺向内心一样,不由花容失色,这时候知道单飞是在救她,顾不得大叫非礼。

    “你快放开小姐!”

    方才一幕发生的过快,翠儿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只看到单飞发狂一样扑向大小姐,被大小姐打了一巴掌竟然还起了色心,一把抓住大小姐的手臂不放。

    这些家奴就是不能给他笑脸,不然他得寸进尺,还真以为你对他有点意思。

    翠儿想当然的想到,一拳头打在单飞的背上,见他非但不放开大小姐的手,反倒一口咬住大小姐的手指。

    翠儿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大声吼道:“快来人啊,救救大小姐,非礼,非礼了!”

    “不要叫!”曹宁儿轻叱一声,她突见单飞将她手指含在嘴里,差点晕过去,好在她总算见识不少,见单飞手指钳住她食指周围,用力吸了几口她的手指,知道他是在帮她吸出毒素。

    虽感觉单飞有点小题大做,曹宁儿亦是内心羞涩,但见单飞脸上巴掌印还在,居然还如此对她,曹宁儿心中微暖,望着近在咫尺的男子,一时间竟然无言。

    秋阳西落,照在身上,淡淡的温暖。

    “大小姐?!”

    如雷般的合鸣骇了曹宁儿一跳,等回过神来,曹宁儿才发现管家、邓义一帮人等拿着木棍、铁锹什么的,和翠儿一起正目瞪口呆的望着夕阳下的二人。

    夕阳晚照,落在曹宁儿的纤指、单飞的嘴唇之上,勾勒出温柔可逆天的画面。

    这是几个意思?

    邓义手上的木棍几乎脱手砸向脚面,这才两天的功夫,单飞这小子就勾搭上大小姐,而且就在曹府的门前宣示主权吗?

    单飞终于放下了手,曹宁儿同时将纤手抽了回来,咳嗽一声道:“我被马蜂蜇了……单飞帮我吸毒。”

    董管家一张冬瓜脸上写满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反正我是不信!

    好在他的脸足够宽阔,藏得住心事,转瞬圆场道:“没事了,没事了,都回去做事了。”

    “怎么没事,我还有点痛呢。”

    曹宁儿蹙眉道,她一方面是真痛,一方面是有点装痛,恩,就算不痛也得装成很痛的样子,不然传出去像什么话呢?

    “那怎么办,大小姐?”董管家没了主意,看了单飞一眼,暗想难道还请单飞出嘴?

    单飞也皱了下眉头。

    他常年野外工作,认得那马蜂叫做虎头蜂,毒性颇强,被其蜇中,甚至有休克死亡的危险,当然了,这也要看被蜇人的体质因素。

    被这种虎头蜂蜇了后,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即拔掉毒刺去掉毒源,然后扼住血脉流向心脏的方向,尽量吸出毒素以达到对身体影响最小的效果。

    单飞方才完全按照本能抢救,瞥了大小姐纤手一眼,见她食指微微红肿,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咳嗽一声道:“拿点醋涂抹下就好了。”

    “什么……什么……醋?醋是什么东西?”董管家吃吃道。

    这个年代还没醋?不是说杜康造酒,他的儿子造醋吗?

    单飞来不及多想,立即换了方法道:“快去捣碎点生姜大蒜,将汁液涂抹在手指伤口上也可以的。”

    “邓义,还不快去准备。”董管家踢了邓义一脚。

    邓义慌忙入了宅院,门前死一般的静寂,董管家看看大小姐、又看看单飞,迟疑道:“不然,你们再聊会儿?”

    曹宁儿脸上红晕,低声道:“没什么聊的……我们……”

    “这是怎么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曹宁儿的下文,众人回头望过去,见到曹馥带着那个手下麻强正一摇三晃的走过来,酒气熏熏的样子。

    曹宁儿蹙下眉头,不想理会这个没出息的大哥。

    董管家赔笑道:“方才大小姐被马蜂蜇了下。”

    “真的?”曹馥吃了一惊,见董管家连连点头,曹馥哈哈大笑起来道:“报应啊报应!曹宁儿啊曹宁儿,你说这马蜂怎么就蜇你呢……哎呦!”

    曹馥今天一直气不太顺,和妹妹不欢而散后,转去青楼喝了花酒,这早回转当然还是惦记着地契的事情,见妹妹被蜇,不惊反喜。

    没想到他才笑了两声,就感觉脖子一疼,一巴掌打过去,收回来的时候,发现手心多了一只虎头蜂。

    单飞脸色微变。

    “大公子威武。”麻强立即谄媚赞道。

    曹馥哈哈一笑,陡然间嗓子嘶哑,感觉脖子竟然不能动弹,不由酒醒了大半,麻强还不等再夸,突然感觉嘴唇一刺,一巴掌也拍过去,杀猪一样的叫起来。

    众人望去,就见夕阳照耀下,曹馥脖子充气一样的缓缓肿起,麻强嘴上更像挂了两个腊肠一样,不由均是大骇。

    曹宁儿方才还觉得单飞小题大做,但这会儿见到大哥和麻强这般模样,不由芳心大跳,低头望了下手指,好在只是稍有红肿,没有更多的异样。

    “怎么办?单飞!”曹宁儿急道。

    -------

    求票求票,求各种票票,各种票票快快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