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9节 意外发现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掌柜诧异非常,不过还是笑道:“三爷看中的人,老夫倒也想看看。”

    曹宁儿嫣然一笑,“其实我也不知道三叔看重他什么了,或许其中另有隐情。要说典当生意,曹家可离不开刘掌柜了。”

    刘掌柜心中舒服了许多。他跟随曹三爷多年,自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自己的眼力当然很有自信。

    曹三爷不肯收他为徒,他知道肯定有三爷的道理,有意收这小子为徒,肯定也有三爷的打算。这小子走了什么****运呢?听大小姐的意思,显然也是这个看法,不由让刘掌柜颇为欣慰。

    曹宁儿见刘掌柜浮出微笑,也低声笑道:“单飞看货的时候,还请刘掌柜一旁指点一二。”她毕竟出头露面的处理曹家的产业,说话间看出刘掌柜的困惑,几句话就让刘掌柜转忧为喜。

    刘掌柜点点头,带曹宁儿到了堂外,望向坐着晒太阳的单飞道:“单兄弟?”

    单飞倒很有些意外,暗想我不过是家奴的身份,你一个老板这么叫我,难道是脑袋被门板夹了?

    可见人家客客气气,他虽不明白究竟,还是拱手笑道:“不知……掌柜有何吩咐?”

    刘掌柜见这小子还有点礼数,微微点头道:“外边来了点货物,单兄弟要是喜欢,和老夫一块看看?”

    他虽自负,可听曹大小姐一番话后,暗想这小子若真的被曹三爷收为徒弟,日后的成就可说是难以估算,眼下提前拉拢总是没错。

    单飞听了倒是有点兴趣,他来到这个年代,看到的一砖一瓦在他那个年代都能卖点钱了,这个典当行的货物,不用问,更是他那个年代的稀缺产品。

    点点头,单飞跟随刘掌柜、曹宁儿到了院门前,就见陆丰正站在门口,他对面站着一人,短衣襟,破烂鞋,拎着一个破旧的小布口袋,一看就是许都最下层贫苦百姓的打扮。

    曹宁儿见状微有失望,暗想这种人当然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她一心想要再试试单飞的眼力,这次只怕有点失算。

    陆丰早转身过来,才要说什么,见刘掌柜使了眼色,陆丰知趣的改口道:“是一些以前破烂的铜钱罢了。”

    那个百姓急道:“可总能典当点钱吧?”

    “单兄弟,你帮忙看看。”刘掌柜淡淡道。

    单飞倒不客气,望着那百姓道:“贵姓?”

    那百姓眨眨眼,好像一时间不明白单飞的意思,单飞改口道:“怎么称呼呢?”

    “乌青。”那百姓终于听懂了,见单飞和和气气的,心中又升起点希望,见单飞伸出手来,立即将那布袋子放在单飞手上,“大人,你帮忙看看,求求你了。”

    单飞打量乌青一眼,“我不是什么大人,我叫单飞。”

    “单公子。”乌青点头哈腰道。

    你这什么眼神啊?我这样的穿着是公子?

    单飞见陆丰有点不耐,不再废话,打开布袋看了眼,皱了下眉头,倒转那口袋,将里面的东西尽数倒在地上。

    叮叮当当一阵响,地上落了十几枚铜钱下来,不过那铜钱不是常见的外圆内方,而是铲形的铜币,上面有些文字。

    单飞心中微震。

    他一眼就看出这些铜币的年代历史,若是放在当代,那当然是极具收藏价值,只是早瞥见陆丰、刘掌柜有些不耐的表情,单飞很快想到了问题所在。

    “这是天凤年间流通的十布铜钱。”单飞随口说道。

    陆丰一怔,他得刘掌柜暗示让单飞看看货的来历,心中很有分不爽,暗想这个家奴跟在大小姐身边尾巴就上天了,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可他没想到单飞一开口就说出铜钱的来历,让他也忍不住大吃一惊。

    西汉末年,王莽掌权,为挽救朝廷危机,这才进行四次货币改革,铸十布铜钱,有什么“小布一百”、“大布黄千”等十类面值的货币。

    陆丰以前并没有见过这种货币,但认识上面的篆书,回忆刘掌柜所教,终于认出这种铜钱的来历,暗自还有点得意,哪里想到被单飞不假思索随口说出,。

    一枚枚又捡起那些铜钱放回布袋,单飞轻叹口气道:“乌青,这些东西……”

    乌青紧张的看着单飞,看起来眼泪都要流下来的样子。

    单飞看到他的表情,一时竟不想告诉乌青残酷的答案——这些东西不值钱!

    这铜钱在他那个年代显然是极具收藏价值,但在如今三国时期,其实无非是前朝通货膨胀的货币,简单打个比方,如果在当代,这些钱相当于国民党内战时期发行的货币,一麻袋钱都换不来几斤粮食的,等到建国后,这东西擦屁股都嫌不方便,又无法流通,收藏都有掉脑袋的打算。

    这铜钱眼下唯一的价值就是铜铸的,回炉重铸还会要你工本费,再说铸钱肯定是朝廷的买卖,私铸就是造假币,哪个朝代抓住都有砍头的危险,当铺收了这种东西,可说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这些东西不值钱。”陆丰终于截断道。

    刘掌柜也是点点头,他经验老道,知道这些货币价值不大,早准备结束这场交谈。

    乌青身躯有点颤抖,低声道:“单公子,你总给开个价好不好。”他也看出来,刘掌柜、陆丰都是精明的商人,只有这个单飞看他的眼神有点温暖。

    单飞心道,我也是个家奴,不是掌柜的,我开价什么用?可见到乌青有些急迫的神色,单飞叹口气,才想说我自己买下来好了,这个月总算还有点工钱。

    话未出口,单飞陡然手一顿,捏住了一枚“大布黄千”,神色微改。

    大布黄千算是十布铜钱中最大面值的货币,比小布一百要大出一倍左右。

    金石考古是在宋朝才兴起的学科,这个时代山寨货自然不比当代,因此单飞只是看一眼基本就断定了货币的朝代,不用太费心思去鉴别真伪,可他收回铲币的时候,突然发现铲币的“布”字篆书上有一点细微的暗红色。

    若不细看,绝不会轻易发现。

    那实在是太熟悉的颜色。

    单飞见到那点暗红色时心中微有喜意,将那枚铲币放回布袋前放在鼻前快速的嗅了下,心中更有了几分把握。

    缓缓站起,单飞笑道:“乌青,你住哪里?”

    “我在城南啊。”乌青不解道。

    单飞心思飞转,淡淡道:“我给你一两银子收这些铜钱,乌青,你卖不卖?”

    啥?!

    所有人立即瞪圆了眼睛!

    **

    今天又是第三更了,各种票票,猛烈的砸来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