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节 官二代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见单飞如曹辛般摸脉,都是暗自摇头,心道曹氏药堂二掌柜毕竟不是吃干饭的,如果曹辛都无法确诊的病情,谁又能信一个下人能有比曹辛更高明的见解?

    更何况就是诊出病情也没什么作用,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治病救人。

    曹宁儿和众人一般的想法,见状暗自蹙眉,向丫环翠儿和曹辛使个眼色,示意他们按自己的吩咐去做。

    单飞不会切脉。

    这是个比较高明的技术活,实际上就是他那个年代,真正会把脉的中医生也是少之又少,你看着给把脉的中医师,很多是给病人点心理安慰罢了,有的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过单飞却知道自己做什么。

    他不需要切脉!

    手把福伯的脉门,单飞四指一并,已经找到福伯手臂的郗门穴。

    郗门穴,人体十二经络中的手厥阴心包经的一处穴道,在前臂掌侧,腕横纹五寸。经当代科学验证,长期按摩心包经,有减轻心脏压力,补充供血的功能。

    早些年前,西医对中医大肆否定,对经络学嗤之以鼻,甚至否认经络穴道的存在,后来证明是西医的谬论,而人体十二经络的确存在,之后经络学才蓬勃发展,在单飞那个年代,懂点经络方面的知识倒是比较寻常,一些简单的治疗的方法在医院讳莫如深,只怕教会病患饿死医生,但在民间却悄然普及开来。

    单飞用的是常见的心脏病突发时的治疗手段,他不是中医师,但常年在野外,不管中医西医,只知道能治病的才是医生,能要钱的那是医托,他对于常见病多发病的简易治疗并不陌生,对于福伯这种病情的医治当然有几分把握。

    左手拇指压住福伯左手臂的郗门穴,右手抓住福伯的左手掌,左手拇指逆转,右手外摇,单飞屏气凝神摇了十来下,就见福伯紧闭的眼皮内的眼珠动了下,单飞换了福伯手臂处的内关穴又摇了数次,福伯一阵剧烈的咳嗽后,霍然睁开了眼睛。

    “福伯醒了。”曹宁儿轻呼一声。

    曹辛和翠儿本来都走到门前了,闻言回头一望,立即都奔回来,再看单飞的神色和方才大不相同。

    这个年纪轻轻,摇几下胳膊就能治病的家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好医生?

    曹宁儿看了单飞一眼,难掩惊讶的表情,不过随即望向了福伯,曹宁儿低声道:“福伯,你怎么样了?”

    福伯一见大小姐,老泪流淌道:“大小姐,老奴没用,你让我保管的药堂地契让大公子拿走了。”

    他是曹府的老家人,看着曹馥、曹宁儿长大,一直对曹家忠心耿耿。许都新建后,曹氏宗族多是移居许都,他亦是跟随过来,负责曹家药堂的经营,甚至亲自保管药堂的地契。

    福伯一直将药堂当作自己的家一样,方才见大公子要卖药堂,他极力稳住曹馥,暗中让二掌柜去找大小姐,可他没想到大公子竟然找到地契取走,一时急怒攻心,这才昏厥。

    曹宁儿见福伯不顾自己的身体,只是想着药堂的事情,心中微酸,一扬那匣子道:“福伯,你不用担心,药堂的地契还在呢。”

    福伯喜极反泣,一把拿过那匣子打开看了眼,轻舒了口气。

    曹宁儿见福伯没了生命危险,也舒了口气,感激的看了单飞一眼,随即望向向外走去的曹馥道:“曹馥,你给我站住!”

    曹馥本担心福伯的性命,知道福伯在曹府多年,若是就此归天,父亲要是知道了,就算不扒了他的皮恐怕也得打断他的腿,见福伯没问题,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正要悄然离去,不想又被妹妹喝住。

    不过这时候没有单飞这个门板挡着,曹馥哪会停留,几步就到了门前才要离去,突然快步又走了回来。

    曹宁儿反倒一怔,不知这个不成器的大哥这次为什么这么听话,可她转瞬明白过来,药堂外有马蹄声传来,转瞬几人大步走了过来,为首一人长身玉立,腰带长剑,剑鞘金丝缠绕,剑穗有美玉悬挂,端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那人一入药堂,先是整下冠带,看起来颇有子路临死的风范,见到曹宁儿时眼眸一亮,随即笑道:“原来大小姐也在这里,这样也好,及远,地契可准备好了?”

    曹馥脸色苍白,低声道:“己的bsp;  曹馥脸色苍白,低声道:“己的bsb解g
    曹宁儿见福伯没了生命危险,也舒了口气,感激的看了单飞一眼,随即望向向外走去的曹馥道:“曹馥,你给我站住!”

    曹馥本担心的祑缲鷓洚鳐駁潘咀。 /> 搏ǖ辛抑幕虽峒麓蚼賖玾畃;&淡敌激的翱帚脞玟襻囊帜莛ツ幕嵬A簦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駁潘m倌翱植敌烈帜凰溽悸赐m賖玾禺虻祍p;&n翱帚脞玟襻肌姐,可他没想到大公子竟然找到盗 詒 /> g潘m驺脞玟襻慕大可她转瞬明白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駁潘找到m娌敌烈帜凰溽悸赐m佼郴械駀 雛 /蟾爬砬宄耙蚝蠊会囊冉菜钠た耐龋搏ǖ辛抑幕虽峒 尬葱慵的女子6街稚己一岚恐汶忡漶崮悸 sp; &nb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駁潘的女岚恐搏ǖ辛抑幕虽峒麓迢题秀嘉尤督种森嫡莆詹翱帚脘唬督种森导会暗礁说辛抑幕说沭ツ尼募 sp; &nb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裾鹿诖侩到唇吡λ阉骷且搏ㄖ沼诩堑谜馊撕孟瘾子略ǖ亩翱致郏脊藕苡行巳ふ业絤孕激岛凸盼锔笾形墓叵得晃侍猓∠笾笊羁痰降卮游赐诘较眨一锩晃撞胭凿襻云渌跎籴募 sp; &nb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駁潘邓苄潦拐鹿谂佑略ǖ囊到丹磕屯龋惚炔苄粮1频礁宋;曹军中有言——典军校尉欲下渊 /瘴灏偈直找磺Ч苄炼嘉薹ㄈ氛锏牟∏椋帜苄乓桓鱿氯四苡斜人涤略ㄐ芯齑贝鷓鞫伯锰厣募 sp; &nb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駁诺绱ж吩赜略ㄔ缙诨固娌懿俣退畏酷募 sp; &nb拓郴协觫胭鹔猥體缲鷓洚鳐穸妓蹈爬碛兴囊堤黄鹂腹弓㈡憧槎头凯㈡懵废 &nbs道嫖过娼幌氲酱 欲下渊和史载好色 &n操被没拓郴起嫖过娼幌氆bsp;这二人前三铁p湟灿刑 & &再铁
何况如揣佞欲下“己欲下渊、欲下惇二人有使操除了族中从弟榷街是怎仁之 真㈦     那人一入药堂,先是她敌烈bsp;如仙楼是中文所手臂汰㈡听都觉得污汶耳朵飞一眼伯在曹她早就bsp;亲要是子拿走道福伯在曹府多年居然为了青楼鳐駁潘出卖的表 &抵搏ǖ辛抑幕虽峒麓蚼賖玾禺虻祍p;&n翱帚脶酿ン公椎愕憷铮矗布溉舜蟛阶甙鸭会案伞6嗄甏鹩δ跞靡院篥㈦俚概理有四业铁——一起扛过枪驺块冬就房驺路销过 &nbs道嫖过娼幌氲酱 欲下渊和史载好色 &n操被没拓郴起嫖过娼幌氆bsp;这二人前三铁p湟灿刑 & &再铁
何况如揣佞欲下“己欲下渊、欲下惇二人有使操除了族中从弟榷街是怎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