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51章 放鸽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显然,郭药师在女真和大宋的选择层面上,开始倾向于选择大宋了。

    不过,依照他的个性和为人,以及目前的处境来看。暂时他还不想做的太绝,于是选择了将那女真使团软禁起来,听起来似乎是因为死了人不能进也不能出,是为了保护他们。其实到底是为了什么,聪明人一想就明白的!

    当然了,不管如何,真话不能说。表面也不扯破了皮。大家还是《好朋友》,下次见面仍然可以相杀,也可以相爱。但若是点破了,那就真的只能相杀,而不是能相爱了。

    友谊的小轮船,就是这么的简单和诡异!

    只是,常胜军的人马调动,以及郭药师不知道的是。他全程的所作所为,都让一个朱子龙分身附体的小甲虫子跟踪了。

    此时此刻,就隐匿在窗户口处。甚至于将郭药师的自言自语都听见了!

    “呵,这次来的是甲虫子,不是巨大的马蜂,这次总没有人能扔小石子把我打下来吧?选择来个马后炮,再来探郭府,真是聪明之举,竞是听到了,看到了,这般重要的情报。”与甲虫子共享视力的朱子龙分身,在房间里不禁喜上眉梢。

    不过同时也猜测到了郭药师所作所为的心理变化,朱子龙的分身立时转喜为思。

    “看来,我得帮助郭药师下定决心提前归宋才是。错过时间,不是要等到以后宋军大败之时,就是等到耶律大石等人回归,因为蝴蝶效应变数太多!要怎么做才好呢?有了,那伙女真人给软禁后肯定会想的,向外面传消息。比如说郭药师不可信之类的,只要帮助他们将消息传出去不就行了?”

    想到这,朱子龙控制着甲虫子再次飞转女真使团的住所。

    果然,此时无数马蹄声,在夜空当中宛如闷雷一般的响动。快速的将这里包围了起来,刀光反出的杀气腾腾,尽管没有人多过言语,但无时无处不在提醒女真使团的人。

    郭药师变节了!

    那副使原本还是爆怒之态,这会儿却是一脸的惊容。连忙和几个次使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一阵鸟语就是几几喳喳的讨论不停。可惜完全听不懂!

    不过,听不懂没关系,看这架势还拿出了纸和笔,写出几封信,悄悄的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有怪叫不进传出。朱子龙分身控制的甲虫子跑到那边一看,虫子的本能差点吓尿。

    原来是这箱子里面有不小透气孔,关的是十几只信鸽儿。看来女真人也不全是没有准备,更厉害的是,知道自己深入敌后,没有过多的中转情报人员可以用,选择的却是极有技术信,一般人学不来的信鸽交通员。

    这可是个技术活,就算是在大宋那边,好用又听话的信鸽也不会太多。研究的人自然是有,但每年有需求的人太多,鸽子却太少。总是不够用!

    -

    鸽子对地球磁场的感觉很灵敏,而且特别恋家,这是它们先天具备的优势,在经过系统的训练之后,鸽子可以进行异地的信件传递。它们在战争中也有着广泛的应用。

    要想获取理想的信鸽,除了精心选育良种与科学饲养管理外,最重要的就是训练。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汉高祖刘邦被楚霸王项羽所围时,以信鸽传书,引来援兵。这大概是就是“飞鸽传书”最早的说法。张骞、班超出使西域时,也用鸽子来与皇家传送信息。在西夏与北宋的战争中,西夏军队利用信鸽做军事通讯。

    所以后来,大宋也学起了信鸽大量应用的实例,否则,如果没这般关系,朱子龙想这么快,做为王爷就有信鸽子用,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后来南宋时,信鸽传达消息召集军队,以及通商传达消息,几乎成为共识。那情况当真是满天的鸽子每天到处都能看见!

    当然,信件都会加密,别人拦下来也不怕。而且天上鸽子多,反而鱼龙混杂安全的很,因为别人想拦截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目标。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的情况是,女真副使写好几封一模一样的信件后,当下就是拿起了五只信鸽,将信绑在它们的脚上。然后悄悄的打开窗户,这么一扔。

    只见五个信鸽子,很懂事的飞了起来。向天空而去,宛如轻轻的走,不带走一片云采,只带走一封信儿。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砰,砰,砰,刷刷刷!

    随着院外突然有人大叫,给我放箭,拦下那些鸽子。只见常胜军箭手们齐齐出手,数百支箭头直冲天空。如此之多的箭头,就算命中率只有百分之一,其结果也是让人绝望的。

    果然,伴随着几个鸽鸣惨叫的声音刷空而起,五个信鸽子全都从空中一头载了下来。

    有的掉在地面,有的掉在了水沟里,有的掉在了墙头,唯一一个仅仅重伤,还没死透的,却是掉在了常胜军不远处。可谓是全军覆没,无一幸免。

    墙外,一常胜军小将突然哈哈大笑,可是笑声中尽是森冷的意味:“信鸽?呵呵,我早就料到会是如此,本部这次带过来的手下,九成都是箭手。分三班轮流值守,我看你有多少信鸽可以用?这幽燕之地了……汝等真的以为我郭都头所部,是大言可欺之辈?尔等老实呆着,等待我等查侦使者一案再说吧!”

    “辽狗安敢如此,我等大金国天下无敌,岂容你辈非议?对于区区常胜军,欲讨则讨,欲抚则抚,怎由得你辈说了算?使者之死,若得传回我国,必定让你们血债血偿!”院墙之内,那女真副使,气急败坏的怒喝。

    可惜,那外面却再也无人答话。

    凌晨时分,使馆内,那女真人犹自猜测这个时间点,是人睡的最觉,守夜之人最没得精神,也最放松的时候。又是放了几只信鸽出来,并且初见成效。

    只待守夜之人发现之时,信鸽却以飞出墙外数里地。不过随后常胜军那边多处鸣警,多队开始轮换打野上单。终是在城池外墙处,将那几只信鸽最后全数射落。又是灭了一波!

    不仅如此,那郭药师听闻之后,也是又下一令,强行让人带队进入使馆。要求清查所有物资,(其实是要把所有女真人残存隐藏起来的信鸽,全部找出来抢走。)

    只是,这种行为显然遭到了女真使团一致的死拼反抗,所有人都拿上武器,和常胜军对持起来。大有除非鱼死网破,否则不会任人鱼肉的架势。

    最终,郭药师还是放弃,只是又多调了数百箭手,防守在女真使馆外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