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八章 政治碰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八章 政治碰瓷

    此时大多数人还是有点发懵的,范弘道的暴起发难实在太突然了。如果说是衙役对范弘道动手,那还在理解范围之内,但现在大家看到的却是范弘道抢先对陈班头动手。

    这范秀才肩负大家期待,却足足消失了一天,再出现时,居然上来就是动作大戏,实在叫人目不暇接。难道是范秀才失心疯了?

    不过在场众人对助纣为虐的衙役爪牙都没什么好感,看到陈班头被打,心里多多少少有几分暗爽。

    起码也要赞一声,打的好,打的刚烈,打的热血。没想到一个书生竟然有这样的胆量和行动力,这可不多见!

    也有人被范秀才感动了,大概是范秀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觉得对不起大家期望,情急之下只好选择了玉石俱焚的做法。虽然于事无补,但精神可嘉,如果人人都这样刚烈,那些强豪又怎么敢横行!

    而范弘道本人早有准备,眼见其余衙役抽出家伙围攻自己,便灵敏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样就躲到了人群里面。众人心里同情范弘道,有意无意的就把范弘道遮掩住了。

    几个衙役一时间够不到范弘道,就握着铁尺一通乱打,登时就有好几位无辜之人遭了秧。

    正当场面乱糟糟时,忽然有人暴喝一声:“本官在此!住手!”

    如果只是有人喊“住手”,衙役们或许并不会太在意,但是有了“本官在此”这个前提,衙役们就不能不在意了。

    随后便看到有个乌纱青袍的老官员从人群里挤了进来,范弘道也再次闪出来,站在了老官员身后。

    衙役们厮混在京师公门,别的或许不会,但辨别官员的眼力肯定是有的。就像二十一世纪的交警辨别特殊车牌一样,都是基本功。

    几个人下意识的先去看这老官员胸前补子,却是一幅獬豸图案,所有衙役当即就明白了。此人定然是科道官,不是监察御史就是六科给事中。

    话说大明官员胸前补子图案,文官是飞禽武官是走兽。只有科道风宪官员则比较特殊,图案是獬豸,很好识别,而且肯定属于衙役不能得罪的存在。

    这些衙役虽然在百姓面前堪称凶残,但在官员面前和一条狗也没多大区别,更别说是一般官员见了都要敬三分的科道监察官。

    毕竟衙役政治地位很低,和倡优一样同属贱籍,说句不好听的话,一个御史不讲理打死一个衙役,都未必有人会管。

    这老官员自然就是范鸿道请来的郜永春老御史了,他迈着方步,慢慢走到店铺中,对着衙役呵斥道:“光天化日之下,尔等竟敢持械行凶!区区贱役,也敢殴打读书人!”

    三名衙役手握铁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而且老御史这话的偏向性太明显了!不说范弘道打陈班头,只说他们追打范弘道(而且还没打着)。

    老御史冷哼一声又问道:“谁派你们来的?可否请他过来?老夫今日就在这里等着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衙役们,他们和御史根本说不上话,但可以回去搬救兵,让秦县丞来解决问题。

    其中一个腿脚快的衙役飞也似的窜出去,去街口租了轿子,一路狂奔朝着内城县衙而去。其余两个衙役则留下来照看陈班头,又是掐人中又是抹凉水,鼓捣了一会儿总算把陈班头唤醒了。

    范弘道将条凳放下,这回换了郜御史来坐着。陈班头醒了之后,虽然恨不得将范弘道五马分尸,但在郜御史威压之下也不敢造次。

    一直等过了午后,却见有官轿停在街上,秦县丞下了轿子并穿越人群。此时陈班头像是狗见到了主人,立刻将秦县丞迎了进来。

    官场是非常讲究上下尊卑的地方,郜永春这个监察御史是七品,秦县丞这个京县县丞同样也是七品,但两者之间地位截然不同。

    监察御史是科道官,天然有优越性,是七品里的上等清流,县丞这种七品地位差得远。所以郜御史是上和尊,秦县丞是下和卑。

    这地位差别决定了,纵然秦县丞再不乐意,也只能劳顿自己来见郜御史,而不是郜御史去县衙讨说法。

    秦县丞进了店铺,没去管郜老御史,却恶狠狠的瞪着范鸿道。他现在对范弘道越发的厌恶了,可是这个范弘道却像是打不死的蟑螂,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折腾出点事情,没完没了!

    郜御史先开口质问道:“秦大人好大的威风,竟然纵容衙役,当众殴打读书人!”

    秦县丞满腔怒气,随意拱拱手算作见礼,质问道:“今日之事乃本县事务,自有县衙做主,与郜察院何干?

    若真有衙役与读书人互殴之事,读书人又自觉冤屈,大可到本县来申诉,不劳郜察院费心!”

    陈班头在旁边听着,此时感到十分委屈。明明是他被范弘道打了,但在老御史嘴里成了衙役群殴读书人,在偏向自己的秦县丞嘴里,则是衙役与读书人互殴。官员和读书人果然都是一丘之貉!

    真从官场规矩来说,秦县丞所言倒也不错,郜御史如果没有足够理由,猛然插手进来,未免就是多管闲事了。

    “怎的就与老夫无关?”郜御史忽然抬手指着范弘道,“此人乃是老夫手下文员,已在行人司登陆备案!贵县县衙与老夫属员动起手来,你居然说与老夫无关?”

    所有人都愣了愣,想不到范弘道与郜永春还有这层关系。

    久在公门的陈班头顿时警醒了,难怪范弘道动武袭击自己,难怪范弘道要挑起与衙役的争斗,其实就是有意挑事,一种特殊的碰瓷而已!

    其目的就是,制造“御史属员与衙役互殴”这个话题!反正他范弘道是有功名的读书人,有人撑腰的话,殴打衙役那真是打了也白打,所以就不打白不打了。

    秦县丞也若有所思,难怪范弘道表现的如此肆无忌惮,原来是找到这么一个靠山!

    但范弘道若以为靠着一个御史就能大杀四方,那就大错特错了!官场规矩错综复杂,岂是范弘道这么一个小年轻能参透明白的!

    想到这里,秦县丞又对郜御史道:“本县衙役所行自然是本县公务,范弘道强行阻拦,与衙役互殴,就是破坏本县公务!

    此事本县自有处分,郜察院身为御史,无缘无故干涉本县政务,只怕也是于理不合!若郜察院真对此有心,总要等本县处分完毕后,再行议论!”

    秦县丞说的很明白,虽然你郜永春是御史,但法理上不能直接干涉本县执行公务。

    大家都是七品,虽然御史确实更尊贵,但县丞并不是御史的直接下级,可以不受御史的指挥,御史也没理由直接来管事!

    老御史后面的范弘道忽然咳嗽一声,站出来走到老御史前方,从兜里掏出一札文书,高高举过头顶。

    然后只听范弘道捏着嗓子叫道:“大兴县丞秦高业暴政虐民,商户苦不堪言,请老大人为民做主!此乃八十一名商户的联名陈情书,还请老大人过目!”

    在陈班头意识里,范弘道这还是碰瓷,更高级的碰瓷,针对秦县丞的碰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