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六章 合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六章 合作

    老御史听到这句话,立刻答道:“你以为老夫与申相公有交情吗?其实并非如此,严格说起来,当年还因为政见问题争论过。”

    范弘道原先确实猜测,郜永春与首辅申时行关系不错,所以才能起复为河东巡盐御史这样的大肥差。

    但是经过今天面谈,范弘道算是明白了。只是有人希望找一个不怕事的官员去山西,给想重当首辅的张四维找点麻烦而已。

    郜永春就是因为符合条件,才会被选中的那个官员。当然应该有的默契还是有的,郜永春本人也非常乐意配合,实现自己年轻时候未能完成的抱负。

    看透其中内幕,为拉近两人心理距离,范弘道便也实话是说了:“其实晚生与申相公也完全没有任何交情,只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曾经当着很多人的面大骂张四维小人祸国而已。”

    郜永春瞬间秒懂,甚至有点感同身受,大家原来都是因为“政治可靠”才被推上来的,都是具备一定的炮灰属性。

    去山西巡盐确实需要这样的“人才”,郜老御史原来还猜测范弘道可能是派来监视自己的,看来完全不是这回事。

    要不然,范弘道也就不会想方设法的请自己帮忙对付什么大兴县丞了。道理很简单,如果范弘道有足够背景,能找到更可靠的人帮忙,又何必“贸然”请自己这初见面的人出手?

    想到这里,老御史作为实在人,忍不住说了句真心话:“无论于公于私,老夫确实可以帮你出手弹劾秦县丞,但是效果如何不得而知。

    如果侥幸不负所托也就罢了,但也很有可能只是听个响动,甚至连响动都没有,然后就没有结果了,你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郜永春的语气很诚恳,范弘道也听得出来这不是推脱责任,而是实际情况。

    御史言官这个群体,在当今大明政治体系中势力很大,主要体现在监察和舆论两个方面。有人说,朝廷公论多出自言官。

    但是具体到个人,差别还是很大的。同样是七品御史,有的御史很有能量,几乎可以呼风唤雨;有的御史却显得很平庸,与普通京官没什么区别。

    进一步细致观察则可以发现,有能量的御史大都具备两个特点。其一就是此人名声响亮,登高一呼就能应者云集;其二就是此人背景或者盟友过硬,只要他掀起了舆论,就有人负责动手。

    而老御史郜永春很明显是两点都不沾的,只是有一个监察御史的官衔而已。所以他主导弹劾秦县丞,就算法理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实际效果却是个未知数。

    在郜永春本身不够强力的情况下,如果秦县丞真有足够的手段应对,只怕郜永春的弹劾也就徒劳无功,只能成为纸面文章了。

    郜御史担心范弘道对自己期望值过高,最后导致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的情况,不得不先打个预防针。

    但范大秀才却对郜永春的谨慎满不在乎,拍着胸脯说:“老大人但请放心,这都不叫事儿,只要你肯出手就行!

    况且晚生说过,老大人刚刚起复,也需要三把火立威,这次也算是机会。那么只要老大人肯合作,晚生自然有主意把事情办成了!”

    范弘道的话有点轻浮,然郜老御史心里直犯嘀咕。今天范弘道表现一直还算正常,怎么说到具体行动上,突然就变得如此浮夸不靠谱?

    这范秀才到底行不行?别是“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吧?不知怎的,郜御史想起了三国演义词话里刘先主评价马谡的话。

    老御史很想教育范弘道一句“年纪轻轻不要如此轻浮”,但终究是忍住了。今天初次见面,说这种话未免显得交浅言深。

    范弘道当然不知道老御史心里对自己的非议,又细细密密的扯了一段。最后眼见耽误时间不短,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便主动提出告辞了。

    时候不早了,再不主动走人,只怕天黑前出不了城门,最后又要被困在内城。然后又要自掏腰包吃饭住店,现如今的范弘道是绝对舍不得的。

    所以范弘道匆匆忙忙的,在宣武门落锁前赶出内城,这才松了一口气。此后安步当车的向东而去,回到崇文门外如归客店。

    回顾这一天,秦县丞白白虚耗光阴,在县衙里空等一日。另一边范大秀才虽然放了秦县丞鸽子,但收获却不小。

    他与郜永春谈得很愉快,也很成功。因为最后双方的态度比较像是“合作”,而不是明显的谁附属于谁,这点让不愿对人卑躬屈膝的范弘道感到很舒服。

    对范弘道这种落魄到只剩一张脸的书生而言,已经是最理想的结果了。当然主要原因还是郜永春本身也不太得志,自然就显得“礼贤下士”。

    如归客店后院,范弘道住处门前,月光下有道人影来回徘徊。当范弘道懒洋洋的走进院落时,这黑影嗖得窜到范弘道目前,叫道:“你可回来了!”

    范弘道被吓了一跳,细看原来是王传财,皱着眉头问道:“王掌柜你大晚上的不回家歇息,在这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王掌柜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呲牙咧嘴的问道:“先别说我!是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范弘道叹口气,拍了拍王掌柜的肩膀,“不是我说你,每次见到你时,都好像是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模样。你就不能学会每临大事有静气么,再这样下去,我看你要未老先衰啊。”

    王传财十分心塞,自从认识了范弘道以后,这心情就经常忽上忽下的,感觉自己要少活三年。“先不要管我!你今日跑到哪里去了?为何没有去县衙呈交联名陈情文书?”

    范弘道浑然不在意的反问道:“怎么了?你又怎么知道的?”

    王掌柜气呼呼的答道:“你昨日高张大旗,哄得大家一起签名上书,谁不关注?今天当然有人去县衙等消息了,结果你整日都没现身,简直就像是放了空炮!

    街区里已经议论纷纷了,甚至还有怀疑你逃走的,所以我才揪心的在这里等候。天可怜见,你并没有潜逃,至少让我保住了一丝颜面。”

    “没事,明天再去也来得及。”范弘道仍然不慌不忙。

    王掌柜便急了眼:“有人从县衙那边探听了消息,明天衙役就要来封店了!而且很有可能对你不利!”

    “是么?”范弘道陷入深思,不知在想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