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三章 太顺利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三章 太顺利了!

    范弘道还是有些眼力的,这位郜永春老御史确实也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经学家,在家隐居期间,也是出过几本学术书籍的。不然也不至于过了十六年,还能被人记着,并向朝廷推荐重新起复使用。

    “晚生才疏学浅,焉敢与察院坐而论道?不过晚生目睹此处,不由得想起颜子典故。”范弘道暂时放下了节操,强行转移话题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察院大有颜回之风也!”

    老御史对范弘道的奉承话完全无感,依旧饶有兴趣的问道:“天道屡迁,变易非常,不可以固守成规。故谓五经皆史可也!是你说过的吧?”

    范弘道无奈了,咱们能说点别的吗?自己这点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理论,去震慑申用懋那样的公子哥还行,但要跟精研学问几十年的老先生相比,那是谈不下去的,说不了几句就要露怯。

    “今日拜见算是公务,来日方长,论道不急于一时。”范弘道铁了心拒绝说。

    郜永春对范弘道的态度十分疑惑,“莫非你担心太离经叛道,忤逆了老夫这主官,所以才故意藏拙,闭口不肯多谈?”

    范弘道不知说什么好了,言简意赅的回应道:“并非如此。”

    郜老御史仿佛更疑惑了,又道:“当日别人推荐你的时候,点评说你是秉行正直、坚守本心、不畏上的人物,不该如此畏缩。”

    范弘道叹口气,暗道一声“这都是你逼我的”,然后板起脸,朗声开口道:“此时乃是公务当值时间,此地乃是察院公厅所在,而在下前来拜访,亦算是为了差遣公事。

    可是老大人你为了自己感兴趣的私事,在此连连纠缠,觉得合适吗?身为负责监察的科道官,理当更严于律己,岂能如此公私不分?”

    郜永春收起了谈经论典的兴致,郑重的对范弘道拱了拱手,答道:“受教,是老夫唐突了。”

    可算把老头子谈论学问的心思打消了,范弘道忽然感到心好累。如果混官场随时都要这样说话,那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还好还好,初见面的开场白阶段总算混过去了,下面就要该到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登场了。范弘道相信,只要进入了自己的雄辩模式,最后的曙光就一定会出现。

    范弘道指了指阶上的青苔,又指着破损的屋檐,“晚生所见所闻,只觉老大人的境遇实在堪忧。晚生心中对此深感不平,方才以颜回事例赞誉,也实是无奈之言。”

    老御史很无所谓的说:“做颜回也没什么不好。”

    范弘道仿佛有点痛心疾首,“老大人可以去做颜回,但是不能让别人将老大人看成是颜回啊!”

    “所以呢?”老御史反问道。

    早有准备的范弘道立刻答道:“所以老大人你目前急需的是威信,这绝非空泛之谈,而是迫在眉睫的需求!

    身为科道官,最重要的就是威名,如果没有威名,如何进行监察?百官谁又将你放在心上?一个众人眼里的昏庸之辈,是没有人在意的!

    更何况老大人你即将被委派外差,若没有威信,镇不住别人,不能令宵小畏惧,不能令士绅敬服,只怕会寸步难行,最后一无所成!”

    “哦?”郜永春老神在在的说:“小友言之有理。”

    范弘道看老御史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便大着胆子继续说:“老大人十几年后重新起复,一切都是从头来,和新官上任也差不多。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此乃经验之谈,正是要想法竖立威信的时候!而晚生这里,就有一个天赐良机,愿与老大人细说!”

    “哦?”郜永春老神在在的说:“愿闻其详。”

    感觉老御史的反应有些平淡,这种平淡比激烈的反驳自己更加无趣。让范弘道无法判断出,自己的游说到底顺利不顺利?

    自己前面这段话,使用了“制造需求”的技巧,目的是为了成功挑起老御史对威信的渴望,然后才好往下进一步引导他。

    可是老御史的平静反应实在让范大秀才捉摸不定,他老人家到底怎么想的?无论如何,至少他没有阻止自己,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继续说下去了,范弘道心里想道。

    “想要立威,第一必须要能办成,办成了才会威名上涨,办不成就反受其咎!第二必须要有影响力,有影响力才能传播出去。

    而在下所说的这个机会,便符合上面两条!近日有大兴县县丞秦某胡作非为,凌虐百姓,已经激起民愤,老大人不妨插手此事,作为立威!

    一来秦县丞品级不高,又不是衙门主官,正适合作为老大人立威工具。二来这事在崇文门外造成很大惊扰,百姓商家对此议论纷纷,若老大人整治了秦县丞,威名必定会传扬京城内外,岂不美哉?”

    “哦?”郜永春老神在在的说:“只是各有专司,不好随意插手。”

    范弘道明白,这个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胡乱插手事务是官场忌讳,所以下面游说的重点,就是要从法理上解除老人家的顾忌!

    范弘道拍着胸脯道:“老大人但请放心,既然晚生说出此事,就不会让老大人为难!不瞒老大人讲,晚生也是被牵连其中的,而晚生又有可能成为老大人你的属员随从,有这层关系在,那就顺理成章了!

    老大人大可以借口本司属员被牵连,直接弹劾秦县丞,那别人从情理上也就挑不出什么理了,更不好埋怨老大人胡乱插手!关于具体如何实施,晚生也有腹案,还请老大人耐心听晚生道来!”

    “好!”郜永春老御史终于有点略微明显的反应了,随后一口敲定了说:“就按你说的办!”

    啊?范弘道微微吃了一惊,他这就同意了?未免太过于顺利了吧?简直顺利到让范弘道不敢相信!

    而且他范弘道还有半肚子话没说出来,还没有详细的说清楚细节,还没有讲明白两人具体应该怎么合作。

    在一切还有待商榷的阶段,郜永春居然就一口气答应了?是他老糊涂了,还是自己的个人魅力突破天际,轻易就能说服别人?

    一个经历过起起伏伏的老人家,理该是久经世事的,怎么就这样轻信了自己?

    就算从心理学角度说,任何一个老人在自己的后辈面前,都不会愿意被后辈牵着鼻子走的,哪怕再宽和大度也未必愿意。这是不可违逆的人性,与人品无关。

    一个在老人家面前滔滔不绝卖弄的年轻人,往往会被老人家视为浅薄轻浮。可是今天郜永春的表现,实在有些软弱,仿佛是有意纵容自己。

    正当范弘道因为太过于顺利而狐疑的时候,郜永春扬了扬手里的纸张,“文书在这里,你签个名字,然后交到行人司备案,从此你就算成为老夫的属员。

    你那边的事情,老夫自然也会帮着你。然后再等到钦差关防发下来,就可以动身出差了。”

    这其实就等于入职手续,还是要在朝廷备案的手续,范弘道能不签么?除非他根本不想当属员,不想抓住这次机会。

    再说郜永春都答应了帮着范弘道对付秦县丞,范弘道又有什么理由不在手续上签字?不签这个字,还想不想与郜御史合作了?

    所以范弘道老老实实在文书上签了字,可是签完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对,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