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五十八章 言而无信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八章 言而无信

    范弘道是收起了联名文书,对众人道:“感谢诸位都列名于上,既然请愿是在下发起,明日还是由在下将此呈递到官府去。”

    对此众人自然更无反对意见,甚至还一起叫好,还有打算请范弘道喝酒壮行的。

    众人当然欢迎范弘道如此主动承担责任了。在大明朝政治生态中,纯粹的商人是没多少政治地位的,与官府打交道总有顾虑,但读书人不一样。

    再不起眼的读书人,那也是有组织、有身份的,政治地位有点类似于二十一世纪的党员。而普通商家政治面貌只能算是群众,当然愿意有读书人带头找官府谈判。

    眼看着今天事情结束,接下来没有什么热闹可看,陈班头便离开了杨家铺子。回到县衙后,陈班头将今天的事情当个笑话禀报给了秦县丞。

    “秦老爷你说好笑不好笑?这范弘道也就有几分文学才气,其他方面就是一窍不通,居然还以为能用这种法子出风头。

    小的还猜测,或许是他知道了是秦老爷针对他,所以他有意将自己与别人抱团。真难为他了,也只能这样寻找一些安全感了,可惜终归是无用功。”

    先前陈班头得了秦县丞指使,要尽力将范弘道拖进来,如今他自觉任务完成的不错,甚至比预想的更好,范弘道陷的更深,便得意多说了几句表功。

    秦县丞仔细想了想,也没发现其中有什么破绽,便狞笑几声道:“那就等着明日了,他若真敢来上书,本官就转告给郑国舅,有他好果子吃!”

    上次范弘道题诗嘲讽自己,偏偏这首诗词十分精良隽永,街头巷尾渐渐扩散起来后,让他狠狠出了次丑,还坏了自己的名声,连儿女婚事都险些黄了。

    然后在县衙里,范弘道在他眼皮底下脱身,又让他在县衙内部丢了面子。这些事情加起来,总叫秦县丞心气不顺。

    但县丞不是正堂知县,权力终究有限,若想不动声色的报复范弘道,难度比较大。特别是还要防着闹大后,再次败坏自己名声。

    如今正好有个机会,秦县丞不介意借刀杀人,让郑国舅去收拾范弘道,这就是他先前指使衙役要将范弘道拖进来的缘故。

    而且秦县丞还另外有点小心思,他只要对郑国舅歪歪嘴说:“这个范弘道有王知县撑腰,本官不好对付”,那可就是一箭双雕了!

    常言道一样米养百样人,又有人说过,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种风景。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因为每个人的眼界高低大小都不相同。

    就拿今天范弘道带领商家联名上书请愿来说,以陈班头的眼界只能看到,这是白费力气无用功,是鸡蛋碰石头一般的笑话。

    甚至对秦县丞这边,陈班头嘴上不说,心里却觉得秦县丞也很没品。面临这样难得的巴结郑国舅的大机缘,还只顾得琢磨与范弘道较劲,显得有点因小失大。

    不过在范弘道看来,这却是“奇货可居”,是自己的“本钱”。至于如何运用这笔“本钱”,更不是区区陈班头所能想到的,范弘道不觉得有必要当众说出来。

    同时在秦县丞的眼中,这是借刀杀人和一箭双雕的机会。借的是郑国舅的刀和箭,双雕是范弘道和王知县。

    谁让上次王知县放了范弘道呢,想撇清楚不被连累都难了!如果王知县被连累,自己又有郑国舅的助力,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

    陈班头这样的人只能称作公人,算不上官场中人,没有任何上进希望更没有上进心的他,是理解不了秦县丞和范弘道的。

    及到次日,秦县丞就满怀期待的在县衙判事厅等候着,等的当然就是范弘道前来上书请愿了。

    如果范弘道真的将陈情书投到自己这里,就先以生员胡乱聚众议事的名义打击一下范弘道,然后悄悄通知郑国舅去。如果范弘道直接去王知县那里上书请愿,就太好了,更加省事了。

    一旦郑国舅觉得,能号召商家抵制的范弘道和包庇范弘道的王知县成为阻碍他获取巨额商业利润的因素,一切就水到渠成。

    布局如此完美,怎么看也没有失败的可能,秦县丞不由得陷入了对美好未来的幻想中。

    可惜一直从太阳初升等到日头西坠,秦县丞在判事厅坐得腰酸背痛,依旧不见范秀才的人影。

    这姓范的怎么就不按理出牌?烦躁的秦县丞将陈班头唤来,劈头问道:“你这狗才,昨日禀报可有什么不尽不实之处?为何范弘道今日没有过来?”

    陈班头连忙呼道:“秦老爷明察,昨日禀报都是实情,有其他同去的兄弟为证!那范弘道确实写了陈情书并带头签押,也确实公开声称今日呈送到官府!”

    秦县丞不由得犯了嘀咕,“那怎的不见人影?”

    陈班头也琢磨了一下,猜测道:“莫非是范秀才昨日一时冲动,煽动了众人联名上书,然后他又后悔,所以今日干脆就躲起来了?”

    秦县丞暗想,年轻人心性不稳,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性。他不由得大怒道:“真是言而无信之徒!公开承诺的事情也不兑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白白叫本官在这里等候一日!”

    陈班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很“尽心”的劝道:“那范秀才闹了这一出,也是脸面扫地,只怕众商家都要嫌弃他,如此秦老爷想拾掇他还不简单?”

    秦县丞不由得又猜道:“莫非范弘道去了别的衙门?”

    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大明一般是不允许军民随便越级上告的。再说各家衙门管各家事,都有自己的职权范围,如果没有足够强硬的理由,哪能随随便便就伸手管别人的闲事?

    就算范弘道去了别的衙门请愿,那些衙门所能做的也就是将陈情书转到大兴县县衙,这和范弘道直接到县衙请愿有什么区别?

    “秦老爷还是将主要心思放在国舅爷那边,用心帮国舅爷办事,不要总是为范弘道分心为好。”陈班头的话,颇有几分忠言逆耳的味道。

    秦县丞想了想便道:“郑国舅的吩咐,确实也耽误不得了。明日你多带些人手,去崇文门外大街那里,将杨家铺子所用屋舍都封掉!

    如果有人阻拦,那便动手,我看范弘道还敢出面么!如果还敢出来,那就正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