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五十三章 帮忙帮成股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三章 帮忙帮成股东

    在大多数读书人心中,多多少少都有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结,当然比较通俗的描述就是功名进取,美其名曰正途。

    两世灵魂融合后的范弘道也不例外,听到有机会跟钦差体制的巡盐御史混,立刻就感到自己惨淡潦倒的人生终于出现了曙光。

    这种事情才是他这样又红又专、锐意进取读书人的正经事啊,相比起来,与某朝奉某掌柜纠缠不休的生活简直都是瞎混日子。

    幸亏自己当初“火眼金睛”,主动出击果断抱了张小姐的大腿,才换来了如今的机会,想到这里范弘道微微自得。

    只能说,在巨大惊喜之下,范弘道只顾得高兴,将某些不科学的疑点疏忽掉了。

    比如说,巡盐御史属员这样的有权有势又实惠的肥差,肯定都是打破了头抢的,京城最不缺的就是读书人,更不缺的就是有关系有背景的人。

    而他范弘道并没什么背景可言,这方面完全没有优势,但为什么如此好事会干脆利落的掉到他头上?

    如果硬要说张大小姐的面子大,可是他范弘道与张小姐之间貌似还没有这么深的交情,张大小姐也犯不上为了才收留两三天的,还在考验期的门客下太大功夫。

    与张小姐谈完话,回到客店后,范大秀才开始琢磨起自己应该怎么办。张大小姐说了,下面就是两件事,一是去行人司登录注册,二是去拜见一个叫郜永春的御史。

    两件事情里,去登录注册就是个平常手续,并不用太上心,拜见郜御史是重点。这种拜见可不是帮人跑腿送信,士林交往自有一套规矩。

    所以范弘道不能随便突然登门,那叫不速之客,须得提前派人去呈上帖子,算是先打一声招呼,然后再按着日子亲自前往。

    提前送帖子这样的差事,当然最好是由身边随从来跑腿,但是范弘道此时身边根本无人可用。

    但范弘道又不太想连送帖子都要亲自跑腿,煞费思量半晌也没想到主意,于是便只好先去客店大堂吃饭。

    恰好看到小伙计来回穿梭,范弘道顿时眼前一亮,这伙计既伶俐又有眼色,还懂得尊重自己这样的文化人,倒是可用之人。

    想到就做,范弘道当即与客店新掌柜(原来的王掌柜已经高升到绸缎铺去了)打个商量,要借这小伙计当个随从用两天。而掌柜得到过东家杨朝奉的吩咐,对范弘道的要求能满足就满足。

    “你叫什么名字?”范弘道对小伙计问道,他还真不知道这小伙叫什么。

    跑堂小伙计很有点受宠若惊的答道:“小的姓尤,单名一个英字。”

    随后范弘道就写了封拜帖,让尤英跑腿送给都察院郜御史,试着约定两日后拜访。尤英带了回话说,郜老爷是同意了。

    至此便是一切顺利,范弘道就放下心来,看来郜御史对自己还是买账的,于是就安心等待两日后的拜访。

    到了次日,杨朝奉和已经高升到绸缎铺的王掌柜两人联袂而来,叫范弘道猜不透他们想说什么。

    “昨日又去拜访了赵姑娘。”杨朝奉主动开口说:“这次谈的不错,有范先生打了底子,老夫就顺当多了。”

    范弘道随意拱了拱手说:“恭贺员外,这次说不定还能多涨一点生意。”

    这些事都是过去式了,也都在他预料中,没什么可吃惊的,应付着道喜就行了。

    不过杨朝奉的脸色很怪异:“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老夫想着将绸缎铺一成股子送给赵三姐儿。”

    范弘道对这种模式并不陌生,点头道:“这也不是不可以,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给她一成股也不碍事,只要不巨亏就是赚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赵姑娘替李大人拿着股份而已,对你们杨家而言并不算是坏事。若能得到助力,那就算是有了强援。”

    “问题没有如此简单。”杨朝奉苦着脸说:“赵三姐儿没有收下股子,而是”

    说到这里,杨朝奉欲言又止,反复看了看范弘道几眼:“她说将这部分股子都转让给你,让你拿着。”

    全转给我?范弘道愕然,感觉这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似的,那赵姑娘到底怎么想的,也太仗义了吧?居然将到手的财产推给了他?

    要知道,绸缎铺是杨朝奉名下最大的产业,平白得了一成股份,怎么看也是占大便宜了,尤其是他急缺钱财的情况下,说不定将有稳定的产业收入了。

    范弘道不由得想道,这段时间真是喜事连连临门,一切事情都极其的顺利,莫非他终于否极泰来苦尽甘来?

    不对,也不能高兴太早,赵姑娘只是提出这个建议而已,杨员外不见得一定听从。

    以杨朝奉的格局,能咬牙痛下决心,分一部分股份给赵姑娘已经是极限了,毕竟赵姑娘是李植的情人。可是若要转给自己这种没啥背景的小书生,杨朝奉肯定会心疼“打水漂”。

    想至此处,范弘道望了望王掌柜,心里不免疑神疑鬼。莫非杨朝奉搬出王掌柜,是为了游说自己拒绝赵姑娘的转赠行为。

    见范弘道不停看着王掌柜,杨朝奉便主动解释说:“如今绸缎铺掌柜是王传财,老夫与他商议时,也正是他极力劝说老夫按照赵姑娘所说,将绸缎铺一成股份转送给范先生。”

    “这份礼物实在太重,在下何德何能,敢接受员外赠与?”范弘道推辞着。

    杨朝奉肉疼的说:“赵姑娘说了,范先生不辞辛苦的指点她,如同拨云见雾一般。这种再造之恩,实在无以为谢,她只好以此略表寸心了。”

    杨朝奉不会说,除了卖赵姑娘面子之外,还有个原因是他在赵姑娘那里听到,范弘道与某位手握一万盐引的神秘贵公子关系非常亲密。

    要知道盐业水很深,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能在京城搞来一万盐引的人必然都是大权贵。

    范弘道如果有这样的人际关系,给他绸缎铺一成股份又何妨?杨朝奉虽然不很大方,但作为已经发家的商人,是这点小魄力还是有的。

    而且王掌柜很看好范弘道的前途,劝杨朝奉着眼长远,让杨朝奉下定了最终的决心。激了范弘道一句:“如果范先生不收,就是瞧不起吾辈了。”

    “也罢!在下就从命了!”范弘道无奈认命的说。

    被动的接受了这个结局,既缺钱又要脸面的范弘道感到浑身轻松,至少总不是坏事啊。正所谓帮忙帮成股东,说的就是自己这样吧。

    杨朝奉想道,至少今后生意上再有什么问题,请范弘道去找赵姑娘求助时,范弘道再也没接口推三阻四了。

    但此时范弘道又觉得自己在如归客店呆不住了,心里像是有几颗蚂蚁钻进钻出。他忽然很想以一个股东的身份,去杨家绸缎铺看看。

    不得不说,最近真是他范弘道的幸运日,连自己头疼已久的收入问题都得到了缓解!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