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四十八章 你可以走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八章 你可以走了

    赵姑娘目光在杨朝奉和范弘道两人身上转了几圈,最后还是落在范弘道身上。

    话说这几日杨朝奉往赵姑娘这里跑的勤快,不过勾阑胡同里各家都是有各家的风格,而赵姑娘则是私心偏好喜欢读书人,所以对杨朝奉这样商人的态度就一般了。

    可杨朝奉就算遭了冷遇也乐此不疲。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赵姑娘想来,无非是两种原因之一。

    其一是看中了自己的美貌,想做入幕之宾;其二就是有求于自己了。本来赵姑娘还不大确定是哪一种缘故,但今天看到杨朝奉将范弘道搬了出来,立刻就心知肚明。

    杨员外必定是对自己有所求了,她赵笙鸾虽然不是特别精细的人,但混迹于风尘,基本的察言观色功夫还是有的。如果杨朝奉真是为了自己的美色,那就不会再把范弘道请过来。

    此时赵姑娘就重新对范弘道见礼道:“奴家赵笙鸾,院中排行为三,熟人都称为三姐儿。不知范公子有何指教?”

    杨朝奉又呆住了,女文青的世界他不懂,自己来了两三次,好言好语的巴结奉承,也没见赵姑娘这样给自己面子。

    范弘道不就写了首听起来不错的诗词么,怎么待遇比自己强这么多?长得帅了不起他就认了,但会写诗就了不起吗?

    “时至秋日,天高气爽,昨日望见大雁南飞,又听说了些许赵姑娘的事情,心有所感,偶得五言四句。”范弘道摇了摇描金折扇说(杨朝奉借给他的)。

    赵笙鸾很期待的问道:“愿闻其详。”

    范弘道朗声吟道:“独雁虽无依,群飞尚有伴,可怜谁家女,红颜生忧患。”

    赵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奴家起居有妈妈打理,照料无微不至;往来宾朋好友也多有热闹,哪有如此孤寂可怜?范公子这首绝句,莫非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范弘道也爽朗的跟着笑了,“非也非也!孟轲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连我这外人都看出来了,赵姑娘自己就没有忧患么?”

    孟轲?竟然亚圣直呼其名?范弘道这句称呼,让赵三姐儿小小吃了一惊。其实这只是范弘道一个语言上的小把戏,借此来表现自己的倜傥不羁,通俗的说就是耍个性。

    赵笙鸾在旁边椅子坐下,以手托腮,巧笑嫣然的说:“啊呀,看来范公子一定要指教奴家了,奴家小心听着就是。不过刚才那首绝句不好,还得再出一首。”

    范弘道穿越以来,头一次与美人如此近距离,随口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上四句你听过了,但还有下阕: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赵三姐儿有所触动,仿佛自言自语道:“终于可以确定,这首就是你所作。只是究竟为何而作?哪一种情?为什么情之所尽不知所终?”

    不过她眼眸再一转,又道:“这首不算!奴家要看新作!”

    范弘道要了纸笔,信手写道:“露槛星房各悄然,江湖秋枕当游仙。有情皓月怜孤影,无奈闲花照独眠。结束铅华归少作,屏除丝竹入中年。红颜渐老归何处,寄语羲和快着鞭。”

    赵笙鸾看完后,顿生莫名的感伤,叹口气后嗔道:“你这冤家,今天就是来故意戏弄奴家的?非要让奴家郁郁不爽么?”

    范弘道没有继续和赵笙鸾吟诗弄词,他今天主要目的不是干这个来的,诗词只是个引子而已。直接问道:“在下听说,李植李大人有意纳赵姑娘你为妾室?可有此事?”

    这个很多人都知道,赵笙鸾也没必要隐瞒,并不否认:“莫非范公子与那些俗物一样别有心思?”

    范弘道傲然道:“我能有什么心思,我所想的,李大人也没那个本事能帮到我!只是觉得赵姑娘可怜啊!”

    可怜?为什么说可怜?赵笙鸾蹙眉想了一下,难道范弘道瞧不起李大人,所以才觉得自己嫁给李大人为妾很可怜?

    想到这里,赵笙鸾不满的说:“范公子请慎言,若有幸侍候李大人左右,也是奴家的福分,奴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怜的!

    无论李大人在外风评如何,但终究对奴家也是用了心的,也算是可托付终身之人,奴家不想当面听到任何非议。”

    烟花女子不可能一辈子都在风尘里打滚,懂事的都会及早寻觅归宿,而李植李大人就是她最有可能的归宿。她必须维护李大人,这是做人良心,也是职业道德,更是她未来的保障。

    眼看又要说僵,杨朝奉先急了,连忙打圆场道:“赵姑娘一定误会了!想必范先生没有诋毁李大人的意思!”

    范弘道没搭理杨朝奉,又问道:“听说李大人数年前就与赵姑娘相识了,对赵姑娘也算有意,但为何至今还没有将赵姑娘迎进家门?在下说的可怜之处,在于此啊!”

    赵三姐儿没有答话,只气咻咻的瞪着范弘道。

    范弘道苦笑几声,自问自答说:“若李大人依旧寒微,倒还有几分可能。但如今李大人飞黄腾达,超擢为四品,是圣天子面前有数的当红大臣,那想收纳你就困难了。”

    “李大人并非是忘旧之人,奴家也没沦落到残花败柳无人理的地步。如果范公子想在此挑拨离间,那就请回吧。”赵笙鸾拉下了脸,大有一言不合再次逐客的气势。

    范弘道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讽刺李大人,赵三姐儿不想听这种话。

    杨朝奉生怕范弘道针尖对麦芒,再次站出来打圆场:“赵姑娘又误会了,想必范先生绝对没有诋毁李大人喜新厌旧或者忘本的意思!”

    范弘道叹口气,侧头对杨朝奉说:“麻烦你老人家闭上嘴,若还抢话,在下抬腿就走!在下想说些什么,都被你打岔了!”

    然后他又诚恳的对赵笙鸾说:“在下绝无恶意,还有几句话没说完,赵姑娘听了后一定会感激在下!”

    赵三姐儿定定的瞧着范弘道,按照“颜值就是正义”的原则,决定再相信一次范美男,便道:“良辰美景,为何一定要说扫兴的话题?奴家略备薄酒,愿请公子入席。”

    范弘道拍了拍杨朝奉,“掏钱!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