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四十七章 本性难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七章 本性难移

    范弘道回到如归客店,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及到次日,却见客店掌柜王传财来找他。

    范弘道不用问,大概也猜出了王传财的来意,笑道:“王掌柜不在柜台那里算账,一大早来找在下,莫非要为杨员外当说客否?”

    杨家这些人里,王掌柜算是现在最合适的游说人选了,他算是帮过范弘道的人,有一份人情在。对恩怨分明的人来说,这面子总要卖几分。

    王传财一副不确定该不该高兴的样子,“刚才东家发了话,绸缎铺李掌柜被免掉了,然后让我去绸缎铺当掌柜。”

    “嗬!”范弘道忍不住惊讶出声。

    那李掌柜是杨家最大店铺的掌柜,居然也说免就免了,同时还让与自己关系不错的王传财接手,这是继续向自己示好吗?

    范弘道再次感到,杨朝奉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正常求人帮忙的范畴,肯定还有什么内情。

    如果是正常请人帮个小忙,请的到就请,请不到也就算了,谁也不欠谁的。哪有杨朝奉这样孜孜不舍,被甩了脸色后,还想尽办法要请人的?

    除非是别有原因,范弘道又想了想说:“你去让杨员外来见我。”

    杨朝奉来的很快,王掌柜出去后没多久,他就进来了。范弘道怀疑,他根本就是在附近等着。

    “不过一桩区区小事而已,杨员外何至于此?”范弘道很高姿态的说:“你也说过,走赵姑娘的门路,只是想将你杨家生意更上一层楼而已。以在下看来,就算不成也没什么损失,你未免太过于热衷于此了。”

    “当初老夫说起此事,多有未尽之处。”杨朝奉苦笑几声,“先生也知道,我杨家生意近年壮大,是沾了光禄寺采办的光。

    现在这个门路即将断掉,老夫又别无他法,唯有寄希望于赵姑娘的门路。去了两次,依旧无功而返,如今只能拜托范先生试试看了。”

    原来如此!范弘道恍然大悟,若是这样,那逻辑上就能解释通了。

    杨家原来只是小商户,本来也没什么根基,前年走了运道在光禄寺摸到点门路,通过政府采购发了家。

    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门路快不行了,杨家的大部分生意有可能会遭到灭顶之灾,所以杨朝奉才会如此着急,什么救命稻草都要抓住。

    范弘道不免叹道:“你们商户,安安稳稳开门做你的买卖就行了,扯进官府做什么。须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既然借助官府势力腾飞,花无千日好之后,也肯定有随之败亡的时候。”

    杨朝奉却答道:“若非如此,老夫这两三年如何发家,连致富机会都不会有。”

    想起张小姐的交待,到此范弘道再无话可说,“在下知道了!再去一趟勾阑胡同,会一会那赵姑娘就是!”

    杨朝奉大喜道:“范先生豪迈倜傥,文学出众,定可让老夫如愿以偿!”

    范弘道忽然想起什么,“只是去那种地方,少不得花销。”

    杨朝奉毫不犹豫的说:“老夫当然有一份心意给范先生。”

    范弘道登时变色,喝道:“在下岂是贪图你的好处!”

    旁边王掌柜拉了拉杨朝奉,代替东家答道:“范先生不要误会,东家绝无看低先生的意思,一切事成之后再说,不让范先生白白辛苦就是。”

    范弘道轻轻带过这个话题,又道:“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那赵姑娘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杨员外不妨与在下分说一二,也好让在下心中有数。”

    杨朝奉备了酒席,便把范弘道请入酒席,酒过三巡后,“其实也没什么可分说的,那赵姑娘是勾阑胡同里小有名气的人物,李植李大人当初未成名时,赵姑娘就与李大人相识。

    后来李大人飞黄腾达之后,对赵姑娘十分迷恋,甚至还有消息说,李大人想纳赵姑娘为妾室。不过虽然一直有这个传言,但却未能成真。”

    范弘道若有所思,此后拍着胸脯说:“在下明白了,一切包在我身上,杨员外但请放心!”

    吃完这顿酒,杨朝奉就拉着范弘道去了勾阑胡同,要去找赵姑娘。但是吃了闭门羹,因为李植李大人今夜要来,赵姑娘今日不接别家客人。

    两人无奈,只得回转。

    又到次日午后,杨朝奉再次拉着范弘道,去勾阑胡同找赵姑娘。这次他们去得早,拔了个头筹,稳稳的坐在前厅里喝茶。

    老鸨子出面,对两人客套几句,敷衍几句。

    杨朝奉指着范弘道说:“我看赵姑娘一直想见金陵贫士范弘道,我就费尽力气将他找来了,不知赵姑娘意下如何?”

    老鸨子愣了愣,打量了范弘道几眼,只觉得很眼熟。转身就去了里头,大概是去告诉赵姑娘了。

    不多久,帘影晃动,赵姑娘从里门娉娉袅袅的走了进来,依然是说不尽的妩媚风情。两泓秋波定定的注视着范弘道,讶异道:“是你?”

    她确实也没想到,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金陵贫士范弘道,居然就是那个“狠绝无情”、将姐妹们视为踏脚石的年轻人。

    范弘道潇洒的起身,拱了拱手,毫无芥蒂的问候道:“赵姑娘别来无恙否?”

    仿佛前夜让赵姑娘气得逐客的“狠心人”是别人,跟他范弘道半文钱关系也没有。

    赵姑娘幽幽叹道:“奴家尝闻,高人言行,往往狂放不羁,不拘一格,但却别有深意。自从得见范先生,信夫!”

    杨朝奉清清楚楚记得,上次赵姑娘对范弘道的评价是“乏味无趣,毫无人性”,今天忽而就变成了“狂放不羁,不拘一格,别有深意”,这画风变得也未免太快。

    范弘道挂上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在下从杨员外处得知,赵姑娘对在下信手涂鸦四句的激赏。在下心中便将赵姑娘视为知音,忍不住今日登门造访。”

    好!杨朝奉几乎要出声喝彩了,范弘道这句话说得妙极!一句“知音”,不知道能省多少力气。

    果然听到“知音”两字,赵姑娘立刻满面春风,两腮微红。范弘道对这份风情视若无睹,微微昂着头继续说道:“既然是在下认可的知音,看在这个面子上,就要指点一下赵姑娘。”

    要坏菜!杨朝奉瞠目结舌,随后痛苦地捂住了脸。果然会这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屎,范弘道根本就不是低声下气去求人的性格!

    今天主要任务就是求赵姑娘来了,范弘道却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别人谁会吃这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