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四十六章 拿出诚意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六章 拿出诚意来!

    杨朝奉知道自己找范弘道帮忙,只怕会碰一鼻子灰,故而另走捷径,请托到了张大小姐这里。

    他所求的,无非就是请范弘道去帮忙公关而已。也是无奈之举,谁能想到勾阑胡同的赵姑娘忽然迷上范弘道那首诗词。

    如今张小姐生命中的主题只有两个,一是翻案二是复仇。翻案当然是给祖父翻案,而复仇目标就是那些踩着祖父向上爬的小人,如张四维、三红人等。

    所以她当然对与三红人之一李植相关的事情有兴趣了,听到勾阑胡同赵姑娘算是李植的情人,也就顺势答应杨朝奉,让范弘道去试探试探。

    听到张大小姐将杨朝奉的意思转述过来,范弘道冷哼一声,“你只不过寄居他们杨家而已,还真当欠什么人情了?大不了另换地方就是,何须理睬他们。”

    知道张大小姐有能交通申时行的潜势力,范弘道自然不觉得她需要卖杨朝奉的面子。

    “毕竟也是借了他家地方住,帮点忙也是情理之中。再说,那赵姑娘据说与当朝红人李植关系匪浅,这里面有些文章可做,故而不全是为了帮杨朝奉。”张小姐如此说。

    范弘道听到张大小姐的解释,仿佛遭遇重创,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指着竹帘后,羞愤交加的叫道:“这算什么?士可杀不可辱!”

    张小姐茫然,这范秀才又抽什么风?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大概自己又跟不上范秀才那飘逸的思路了。

    范弘道又叫道:“你竟然还无所谓,对此无动于衷!”

    张小姐忍不住叱道:“你失心疯了?有话好好说,别装腔作势不知所云!”

    “不妨换位思考一下!”范弘道说:“假若在下为东家,张小姐你是门客,你我易位相处。然后又假若在下有件事情,需要请张小姐用美色去勾引别人,请问意下如何?”

    什么?让本小姐去勾引别人?忠孝节义的某名门闺秀被这比喻震怒了,娇声喝道:“这是无耻之极的混账事情,也亏得你敢如此想!”

    范弘道非常赞同的点点头,伸伸手示意张小姐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

    “这根本就是无能之辈才会想到的恶心主意!”张大小姐又说了半句话,忽然回过神来了。自己怂恿范弘道帮着杨朝奉,去讨好名妓赵姑娘,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

    不!这怎能是一回事?想到这里,张大小姐很有卷起竹帘的冲动,然后拿手边的茶杯狠狠去砸范弘道,贱人就是矫情!

    让张小姐认识到“男女平等”,范弘道就“哈哈”一笑。“张小姐勿恼,你的意思在下已经明白了!我心中自有主张!”

    出了东侧院,却见杨朝奉带着几个仆役堵在月门外面,管事杨老实也在其中。范弘道视若无睹,继续向外走。

    杨朝奉赔笑着说:“老夫知道,不成器的犬子和不长眼的狗奴才冲撞了范先生,今日定要给范先生一个交待,请范先生留步一看!”

    随即杨朝奉闪到旁边,范弘道顺势瞧去,发现地面上还趴着两个人。

    再细看,一个是杨大少爷,另一个就是杨家家奴杨福了,前日砸了自己行李,还险些对自己动手的就是这两位了。

    这杨员外先说通了张小姐,然后又掐着节点在这里拦住自己,还是有点处事手腕啊,范弘道沉吟不语,心里想道。

    杨朝奉趁机又道:“老夫回到了家里,问明真相,便狠狠杖责此二人,抬到这里向范先生谢罪!”

    范弘道不可置否,此时地上两人都只穿着短衣,卖相凄惨,不停的痛出声,杨福尤其重些,堪称是遍体鳞伤了。

    管事杨老实叹口气,对范弘道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杨家老爷都做到了这份上,范先生你又何必继续计较。”

    范弘道对杨老实本就没什么好感,登时指着杨老实叱道:“你闭嘴!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刁奴插嘴了?”

    杨老实被范弘道骂得又羞又气,但此时杨朝奉这当事人不好说话,只能他出面。“天下人说天下理,杀人不过头点地,范先生若还不依不饶未免有失风度。”

    “嘿嘿嘿嘿。”范弘道冷笑几声,讽刺道:“若我不肯原谅,反倒成了我的过错?”

    杨朝奉应声道:“自然是我杨家有错,但我杨家也确实有心修好。究竟要我杨家如何是好,还请范先生明示。”

    范弘道没回杨朝奉的话,他蹲下身子,抓住了杨家家奴杨福的发髻,狠狠的向上揪扯。

    于是杨福感到头皮剧痛,下意识的就把脑袋仰起来,以缓解疼痛,正好就与范弘道四目相对了。

    范弘道并未松手,慢慢的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希望听到你如实回答。你只不过是个杨家家奴,见到我这样的读书人,按道理说,应该礼敬三分才是。

    更别说你被老爷打发来,帮着侍候我这先生,那即使不对我毕恭毕敬,起码也该有最基本的礼数吧?

    可是我就奇怪了,为何你就敢怠慢不恭,为何就敢毫无敬重,浑然未曾将我放在眼里?”

    杨福喉咙蠕动,嗫喏着不敢说话。

    范弘道大喝一声,“说!当着你家老爷的面,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或者说,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量!你若不说,真当我没法子治你?”

    “是绸缎铺李掌柜教唆小的!”杨福终于忍受不了恐惧,大叫着喊了出来。“是李掌柜说你抢了西席先生位置,还说你肯定不会长久!”

    李掌柜,杨家生意里四个掌柜之一,还是分量最重的绸缎铺掌柜。听到这名字,杨朝奉的眉头不禁深深皱起来。

    范弘道拍了拍手,站起来对这杨朝奉冷笑不已。“杨员外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诚意?是不是觉得已经给了我足够的交待?是不是还觉得我给脸不要脸?”

    范弘道这话非常诛心,确实也戳破了杨朝奉的一点小心思,叫杨朝奉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尴尬的立在那里。

    范弘道见杨朝奉不答话,又指着杨福和杨大少爷说:“这就是你给我的交待?推出两个无关紧要的废物当替罪羊,还想用苦肉计?我看就是糊弄三岁小孩子的手法!”

    杨朝奉无话可说,不禁有点绝望,这范弘道实在是个难欺哄的主儿。

    “难怪你经商至今还是个普通商人,也就这点心胸见识而已!”范弘道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开。

    同时还丢下一句话:“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拿出你的诚意来!而且关于赵姑娘的事情,在下想听真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