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四十章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章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范弘道除了猜出申时行身份,其他人都不认识,也没人主动对他介绍自己。

    范弘道站在这里的意义,大概也还是“候见”而已。但这并不影响范弘道旁听,并默默给别人打上了甲乙丙丁的编号。

    这个时候,一个肤黑胖大、三十余岁的人,姑且被范弘道编为甲号的人,正大声说着什么:

    “今岁以来,陛下忽而爱好武事,连日召京营官军入宫,在西苑小校场演兵操武,致使宫禁干戈震动,内外不宁!

    一来令我想起武宗之故事,只怕会在今日重演,朝堂乱起!二来闲杂人等频繁出入宫禁,长此以往,恐要酿成祸患!”

    原来是说当今天子不知为何,对武事产生了兴趣,近期频繁调动京营官兵进宫演习。

    要说天子今年大概也就二十多岁,正是青年时候,突然有这种尚武兴趣也不算奇怪。不过在大臣眼里,不好好上朝当政,天天去操练官兵,只怕就是不务正业的表现了。

    更何况这位黑胖甲号大人说了,只怕武宗故事重演!这武宗就是大名鼎鼎的正德皇帝,一样酷爱武事,而且极其能折腾,在大臣眼里显然是反面典型,生怕当今天子也变成那样。

    范弘道这个知晓未来的人听到这种担心,只能很有先知先觉优越感的“呵呵呵”了。

    未来万历天子确实没变成正德皇帝那样,两位皇帝除了都好色之外并不太像,但万历皇帝却比正德皇帝还令人操心。

    对大臣而言,正德皇帝还算是能沟通的,万历皇帝根本连沟通都没法沟通。跟今后的万历皇帝打过交道后,估计都会觉得正德皇帝其实也不错。

    闲话不提,却说另外一位形貌瘦小的,被范弘道编号为乙的人接上话说:“最近言官纷纷奏章进谏,力劝天子改过。此时想必阁老压力极大,如果阁老不有所匡正,只怕会中外非议,还是要早定决断。”

    在目前大明体制里,内阁是夹在皇帝和外朝中间的,一方面要总揽朝政机要,另一方面又要向天子负责。

    一旦出现焦点事件,内阁就会受到两面压力。外朝官员会逼着内阁去匡正天子,而天子会逼着内阁去摆平外朝,这种政治环境非常考验阁老的政治智慧。

    天子好武并频繁召官兵入宫的事情,确实是首辅申时行近期最头疼的事情。

    他也劝谏过天子,但效果不大,外朝那些奏疏都被天子打发回来了,若再劝的激烈一点,只怕要招致天子反感。但若坐视不理,外朝那些御史言官只怕又要一窝蜂的指责他失职。

    这时候席间有人提出此事,也是有集思广益的意思。可是在黑胖甲指出了危害性,以及瘦小乙指出了对首辅的政治影响后,场面就冷下来了。

    这件事情,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化解办法,一时间众人都没什么头绪,无话可说。

    此时忽然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这安静的时刻,这笑声很是招摇和轻浮。

    众人齐齐顺着声音望去,发现是从申用懋申大公子背后传来的,那里站着个陌生的年轻人。

    笑过几声范弘道旁若无人,很娴熟的对申用懋说:“今日得申前辈援引,得以垂手立于此地,原本会以为听到诸君高见,必定有所受益,不想却大失所望啊。”

    申用懋听到范弘道的话,很是吓了一跳。他并不是被范弘道那狂妄的话吓到,而是被范弘道故作亲近的态度吓到了。

    你范弘道无知无畏的大放阙词也就罢了,那跟他申用懋没半文钱关系,但是装着和自己很熟算什么?

    看在诸位前辈眼里,会怎么看待他申用懋?会不会认为是他申用懋与范弘道是一伙的?

    再说了,眼下这场合里,连他申用懋也只能算后进晚辈,来混个脸熟,没多少说话地方,你范弘道又凭什么插嘴?

    想到这里,申大公子悄悄远离了范弘道几步,拉开了与范弘道之间的距离。要用这种态度向父亲和在座前辈表示,他跟范弘道其实不熟。

    在座众人都是朝中有名有号的大臣,皆是沉得住气的人物。被范弘道群嘲过后,居然没什么反应,只当没听见,直接无视了想出风头的某人。

    别人不找他说话,范弘道想搭腔也没得搭,只好又朝向申用懋,“其实要化解此事,实在易如反掌,根本不费朝臣吹灰之力!”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那编号甲的黑胖大人站起来,指着范弘道呵斥道:“住口!休要胡言乱语,这里不是茶摊戏馆,容不得你放肆!”

    被斥责的范弘道毫不在意,仰头“哈哈”大笑,趁机搭上话说:“区区小事却让诸君坐困愁城,在下看不下去而已,有什么放肆不放肆的!诸君且听在下一言!”

    然后他掉转方向,面朝大堂中间,开口道:“天子喜好宫中演武,诸君对此忧心忡忡,唯恐酿成祸患,那就从这里说起。

    闲杂官兵频繁出入宫禁,最有可能的祸患自然就是宫禁安危问题,有可能是宫中出事,甚至是天子本人出事。

    再设想一次,无论怎么出事,最先倒霉的是谁?若要举例,万一圣驾不测,都有谁倒霉?”

    堂中众人被引导的想了想,首先可以确定,文官大臣基本不受影响,宫里出了事儿,他们大臣有什么责任?

    都知道,宫外管事的文官,宫里面管事的太监。万一在宫里出事,倒霉的肯定就是太监了。假如圣驾遇险不测,那只怕周围所有太监都要陪葬,另外还不知连累多少。

    范弘道又问道:“在下斗胆再问一句,张江陵故去后,庙堂风向大变。时至今日,论起天子心性,更亲近大臣,还是更亲近太监?”

    这个问题,依旧没有人开口回答,但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答案都是一模一样的。

    当今天子已经被张居正管出了心理阴影,对大臣是极其多疑的,但使唤太监出外办事却越来越多,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装腔作势的年轻人云山雾罩绕了半天,到底想说明什么?此时聪明的人已经隐隐然有所悟,稍微迟钝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范弘道卖完了关子,上前两步,昂藏八尺男儿已经站在了申用懋前方,慨然道:“天子及宫禁安危,太监要承担大多数责任,他们不该坐视不理,不然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

    而天子如今又更加亲近太监,疏远朝臣,对太监的话容易听得进去,而对朝臣奏疏多有猜疑!

    那么在这种局面下,该让谁来解决问题?当然是太监们了,他们化解此事责无旁贷,而且他们比大臣更为适合!”

    “说的不错!”忽然有人出声赞道,众人一看,居然是首辅申时行。

    范弘道又上前几步,对申时行躬身行礼道:“内阁与司礼监对柄机要之时,有请阁老晓以利害,让司礼监太监去匡正天子即可。

    彼辈若通晓其中道理,不会坐视不理。由他们劝阻了天子演武之事,外朝物议自然平息,阁老也可高枕无忧矣!”

    申时行点点头道:“甚可!”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以老夫看来,此举多半是可成的。”

    堂中连连想起几声轻轻地苦笑,在座众人没想到这无礼之极的小年轻真有两把刷子,三言两语就乾坤定策了,不服气也没法子。

    先前呵斥范弘道的黑胖甲号不由得恍惚几下,自觉脸面无光,又低调的坐了回去。

    见父亲当场采纳了范弘道的主意,申用懋震惊的望着范弘道的背影,这个意外有点大。

    接触到现在,申大公子对范弘道的主要印象就是,狂傲无忌目中无人,又好口出大言,十分不靠谱。

    可是刚才眼见这厮谈笑之间,信手就把一个困扰在座诸位的前辈难题解决了,这反差怎能不让申用懋惊异。莫非此人并不是胡吹大气,而是胸有成竹?

    范弘道笑而不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