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三十七章 宰相门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七章 宰相门前

    前面是宰相家赫赫威严的五开间朱门,而门外面是近乎一文不名的穷秀才,这样强烈的境遇对比,即便是主角范弘道也要受到点刺激。

    故而在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他这心理活动实在太丰富了,不免微微失神,好一会儿都是站着没动。

    可是他站立的地方正是申府大门外的正中央,周围两三丈内没有别人,范弘道孤身一个人在那里站着很醒目。

    只有能与首辅身份相当的贵客来临时,才会有大开中门的场面,中间这条通道才会有人走动。就是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别人都是很自觉的溜边走角门,没人在大门正中央这里晃荡。

    大概也仅有范弘道这个从平等社会穿越来的,对尊卑不太敏感的后世穿越客,才会不自觉得站在中间东张西望。

    但有人会矫正他的,当即有值门的门禁上前大喝,“谁人在此无礼,速速闪开!”

    范弘道醒过神来,知道是自己失礼了。尽管心里因为被呼呼喝喝而不爽,但还是慢慢挪到了边上。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在申府大门外,两边墙根底下,已经停了两列车马或者轿子。

    刚才他眼里只有申府大门,根本没注意旁边风景,现在算是明白了,两边墙根底下才是自己应该站的地方。

    范弘道排在一个中年文士后面,将自己的书信呈进去了。至于门房收了自己的书信,然后是什么流程,他就一无所知了,只能在外面等消息,或者等府里回话。

    这一等,似乎就有点遥遥无期的味道。期间人物来来往往,有和范弘道一样在墙根下等待的,有直接进去的,有出来并离去的。

    范弘道是午前赶到申府大门外的,然后一直等到了日头西斜依旧没有动静。

    范弘道心里忍不住吐槽,张大小姐派他来跑这一趟,难道目的就是为了磨练自己,让自己熟悉一下高门大户的办事流程。

    说起这个,范弘道对张大小姐的背景再次好奇起来。她能直接呈书信给申首辅,这家世肯定不一般啊。

    可他反复揣测,也猜不出张大小姐到底是谁家的。当朝权势人物确实有姓张的,例如兵部尚书张学颜,但哪个也不像。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范弘道甚至想到,山西蒲州有个因为丁忧在家的前首辅张四维,这可是纯正的有钱有势张姓豪门。

    不过前年张四维刚当了一年首辅,正在人生巅峰,要大施拳脚之际,突然父亲去世。所以张四维不得不返回老家服丧,至今还在守制。但时间也只剩几个月了,再熬到年底就可以起复。

    如果单纯从富贵做派上看,张大小姐确实像是从蒲州张家出来的,可是范弘道仍然否定了这种可能。

    他与张小姐谈论过张居正,能看得出张小姐对张居正的推崇。如果是张四维家里的的大小姐,是绝对不会推崇张居正的。

    众所周知,张居正死后被清算,很大程度上就是接任首辅的张四维在背后煽阴风点鬼火。对张居正的批判和攻击,很多都是张四维组织的,前文介绍过的当朝大红人李植就是张四维的门生。

    范弘道从这点就可以判断,虽然都姓张,但寄居杨家的这个张大小姐肯定不是出身张四维那边的,根本不是一路人。

    在范弘道百无聊赖思绪乱飘的时候,排在他前面那位中年文士已经拿到回话,利索的走人了。

    中年文士在走之前,与范弘道攀谈了几句,有点艳羡的说:“恭喜!看样子说不定会让你进去,不然就像我这样打发走人了。”

    范弘道只当他是说安慰话,此后越等越是烦躁,一开始的新鲜劲头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此时所有其他情绪都被渐渐磨去,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烦躁。隐藏在烦躁下面的,是淡淡的不甘。

    或许平常人会想,在首辅门前还能计较什么尊严,等着就等着了。不管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事业,太多这样压抑自己本性事情了,当你习惯之后,这就是人情世故了。

    但范弘道却不甘心的想,自己不该是这样的角色!他甚至有点愤世嫉俗的憎恨自己的卑贱,连登堂入室也不可得。

    天色已近傍晚,忽有门子走过来问道:“哪位是范弘道?我家大爷有请!”

    还真让那中年大叔说中了?不过已经麻木的范弘道没什么喜意,只应声道:“在下便是。”

    随后门子便领着范弘道进了申府,当然是从旁边角门进去的。这让范弘道又高看了几眼张大小姐,她的面子居然让自己这种小秀才能进宰相府。

    进府后也没有从中间穿堂而过,而是走了边上夹道,绕了几绕又进了边上一处院落,里面有个明间小厅。

    接见范弘道的是位二十五六的年轻人,看到范弘道,他随便抬了抬手,漫不经心的说:“在下申用懋,让范朋友久等,多有慢待了。”

    刚才门子说过“我家大爷”,然后眼前此人自报姓名又是“申用懋”,范弘道哪里还猜不出来?

    眼前此人肯定就是首辅申时行的长子了,万历十一年的进士,现在好像在六部里当主事。

    范弘道心里对张大小姐再次高看几眼,他原本只以为会有清客先生出来打发自己,没想到居然是申首辅的长子亲自出面。

    而且从申大公子的态度看,显然对自己是没什么兴趣的。一个宰相公子明明对自己没兴趣,却又不得不出来接见自己,这张大小姐的面子可真不小。

    此时申用懋很明显心不在焉,心思完全不在这里。他随口问了几句范朋友哪里人士,哪一年的功名,小座师是谁等等。

    这些都是读书人初次相见的套路话,没多少诚意在内。范弘道即便不爽也没辙,只能一一如实回答,

    申用懋听到回答也没有什么回应和议论,紧接着就问下一个问题,两人就这样单调刻板的一问一答。

    由此可见,申大公子完全就是应付差事,只想早早结束套路就完事。

    范弘道心里又忍不住吐槽,按照惯例套路,下一句肯定就是问读什么书了。

    果然,申用懋问的就是:“范朋友治何经典?”

    大概问完读书的事情,再勉励几句,申大公子就算完成了规定动作,这次平淡如水毫无营养的接见就可以结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