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三十章 注孤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章 注孤生?

    范弘道一言既出,听在张大小姐耳朵里,既如石破天惊又如天雷滚滚。

    敢情自己摆了半天姿态,其实和自作多情的小丑没区别?这个真相对以“运筹帷幄”自诩的大小姐而言,或许过于残酷了,实在叫她无比难堪。

    而在这时候,张大小姐还抱着一线希望,万一范弘道说了谎呢?

    然后便见院首当值的人疾步走进花厅,对着她禀报道:“杨老实回来了!他说范先生昨晚就从县衙脱身了!”

    结果最后一线希望像是美丽的泡沫那样破灭了,隔着竹帘,那道曼妙的人影直挺挺的僵住,半晌一动不动。

    如果张大小姐会爆粗口的话,必定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粗词全都爆了出来,即使毫无目标,但还能指天骂地啊。

    但很可惜,她从小受到的教养抑制她这样做,也没有教会她说粗词脏话。既然情绪无法通过不名誉的方式发泄出来,某大家闺秀就只能硬生生憋着了。

    范弘道甚至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似乎能看到张大小姐脸上已经泛起了健康的红色。此时此刻,范弘道非常有伸手掀开竹帘的冲动。

    一个端方美貌的大家闺秀忽然陷入极度尴尬、羞不可抑的情绪,花容月貌亦变得彤云密布、血红欲滴,一定非常赏心悦目啊,想想就觉得诱人。

    再回想起来,这个误会真是叫人情何以堪,他范弘道就算把自己当成旁观者,也要产生成吨重的尴尬癌啊。

    总这样冷场也不是办法,作为八尺男儿,范弘道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出一些风度,将张小姐从难堪中拉出来。毕竟张大小姐本意也是为了救他,有一份好心。

    当然范弘道还不清楚,他被坑进县衙也和张大小姐有关系,否则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咳咳!”范弘道故意清了清嗓子,打破了静寂,“张小姐的好意只是来迟一步而已,在下只能说是天意,哈哈哈哈。”

    范弘道响亮洒脱的笑声,冲散了先前的诡异氛围,张大小姐也渐渐平静心情,顺势询问道:“范先生是怎么从县衙里脱身?”

    “虽然在先得罪了秦县丞,但县衙毕竟王县尊才是正堂。在下故意寻找机会吵闹一番,又使了激将计,将王县尊请了出来,然后就放了在下离开县衙。”

    范弘道简单将过程说了两句,并没有深谈,其中细节只是模糊的一带而过,也没有提到自己遇见朱术芳还借了十两银子的事情。

    当然对张大小姐而言,攀谈只是为了缓解难堪,细节问题并不重要。不过以后张大小姐就会为今天忽略细节而深深后悔了,尤其是朱术芳这个死对头的出现,此乃后话不提,

    此时张小姐只点评道:“那王阶王县尊是个刚直的人,看在你是读书人份上,又是无辜被牵扯进去的,放你一马也不奇怪。”

    范弘道有意继续岔开刚才那尴尬话题,很随意的反过来问道:“你很欣赏王县尊?”

    “不欣赏王县尊这样的刚直之人,难道去欣赏那些遍布朝中的墙头草么?”张大小姐的回答似乎意有所指、饱含深意。

    遍布朝中的墙头草?范弘道琢磨了一下,觉得这句话真是地图炮,几乎将朝臣都骂进去了,看不出这张大小姐还挺“愤青”啊。

    连他范弘道标榜狂生姿态的时候,也没这样猖狂的开过地图炮,一个大小姐在这方面居然领先于他一次,实在有点不可思议。打个哈哈说:“张小姐言过了,何至于此。”

    随即范弘道听见竹帘后面的大小姐冷哼一声,答话说:“看看万历十年之前,再看看万历十年之后这三年,用墙头草三个字评价朝中,有何过分?”

    万历十年是一个标志性的年份,这年可以说只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当朝首辅张居正去世了。然后张居正就从神坛跌进了深渊,从生前的社稷柱石变成了死后的弄权奸臣。

    在张居正生前谀词如潮,到了张居正死后却拼命攻讦的人太多太多。范弘道可以肯定,张大小姐八成就是说的这种现象。

    这时候,张大小姐又问了一句:“妾身斗胆问一句,范先生你对张相公有何评价?”范弘道便收起了先前那游戏的态度,渐渐正经起来。

    他穿越到了这万历十三年,张居正才去世三年,虽然已经被打倒一万遍,但这位大明最强首辅的影响力依然没有彻底消散。

    也就是说,死掉的张居正仍然是显著的政治人物,对张居正的看法依然是不可避免的政治话题。

    范弘道知道,迟早会有人来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没想到是这么一位大小姐率先发问。其实在这年头,世人对张居正的评价,一直是非常极端化的。

    在万历朝前十年,张居正身份上是师相,权势上堪称摄政,是大明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有着力挽危局救时宰相的声誉,连天子内心都深深敬畏这个严厉的老师。

    但是高压之下必有凶猛的反弹,万历十年张居正死后,天子立刻翻了脸,张居正就变成了骄奢婬逸的权奸,反张居正成为朝廷政治正确的表现。

    所有被视为张居正亲信的大臣都被当牛鬼蛇神清扫了,再到后来,张居正问题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反张居正风潮甚至还有进一步扩大化的趋势,连当今首辅申时行都险些被波及。

    所以张小姐提出的这个问题,对一般人而言委实不好回答。

    若褒扬张居正,违背了政治大气候,与当前大势背道而驰,而且张居正本人也并非完人,可供指摘的过错和缺点也非常不少。

    但硬要说张居正是反派奸臣,又不太科学。范弘道虽然经常不介意当大喷子,但要让他去随当今大流去骂张居正祸国殃民,也觉得有点违背自己的史学良心。

    “关于张江陵的评价,要我说就是.三七开,三分过错七分功劳。”又沉吟片刻后,范弘道再说出了八个字,“功在天下,罪在自身。”

    然后,竹帘后面又没动静了,又一次陷入了死寂般的冷场。

    范弘道忽然开始疑神疑鬼了,话说这张大小姐无论性子如何,但总归是个妙龄美人,相貌真是极好的。

    自己在花厅与这样一个美人单独闲聊了半天,不来点风花雪月,却一直在谈论枯燥无聊的政治话题。现在恶果呈现了,竹帘后面的美人已经卡壳接不下去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注孤生?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他范弘道还想着向风花雪月的风流名士方向发展!

    ps:今天感觉自己萌哒哒,仿佛还能再写两章的样子,掌声和鲜花在哪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