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二十三章 红颜祸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三章 红颜祸水

    打定了主意,范弘道立刻又一次告辞,算下来这是今天第三次向朱术芳告辞了。

    朱术芳沉吟片刻后,挽留道:“反正今晚你也出不了城,又何必如此匆匆作别。今晚有个集会,你不如跟随我去参加?”

    范弘道有点意外,没想到对方会主动挽留自己,前两次可没有这样待遇。

    然后又听到朱术芳说:“这次集会档次可不低,必定是高朋满座名士云集、华光溢彩花团锦簇,你不想跟随我去见识见识?”

    范弘道听到这话,微微有些心动。自穿越以来始终在底层苦逼的打转,去高大上的场合开开眼界挺不错的,说不定还能借此扬名。

    但是抬眼看到朱术芳那自信的微笑和笃定的神情,仿佛只等着自己一口答应的模样,范弘道不知怎的就改了主意。“虽然阁下盛情相邀,但在下今日没有兴致,只能多谢好意了!”

    朱术芳讶异非常,她根本没料到范弘道会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掉。忍不住道:“别矫情了!你这样的不甘于现状的贫寒士子,但凡还有力争上游之心,哪有不想见识一下富贵气象的?”

    范弘道脸上露出淡淡的讽刺神色,“去了之后,就是你的第三次考验吗?考察一个贫寒士子面对富贵逼人时,巨大反差之下言行举止如何,以此进一步判断此人值不值得深交?”

    朱术芳顿时语塞,她确实存在了一些这样的心思,没想到却被范弘道看穿了。由此看来,范弘道也是个精细的人物,而且也是个骨子里很骄傲的人。

    如果换成是别人,即便看穿后也不会说破。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次机遇,还想进步的人都不能放过,为此人忍受一些小小的“屈辱”有算什么?

    正所谓看破不说破,这才是成熟老道的做法。可是范弘道偏偏就说出来了,这表示他根本不在乎这次机会,或者根本不屑于借助于自己?

    随后朱术芳就没法淡定了,一方面是被范弘道说破了心思后面子上挂不住,另一方面不知为何有点恼火。

    “你这人怎的如此不成熟!考察你又怎么了?贫寒士子想出人头地,哪有不靠提挈的?让你去参加盛会,就是提挈你!”

    说完之后,朱术芳又有点后悔了,怎么就忍不住了呢?再说就算范弘道不识抬举,也是他的损失,而自己不应该这样生气。

    范弘道并没有在意朱术芳的居高临下语气,只是很认真的答话道:“在下当然有权不接受你的考察!彼处风景虽好,却不属于我,在下不靠你的提挈,终有一日也能堂堂正正的站在你面前。”

    朱术芳虽然暗暗告诫自己要心平气和,但仍被范弘道惹得气极反笑,“你以为今天这样的机会,随随便便就会有吗?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出人头地!”

    范弘道点点头道:“言尽于此,他日再会!”

    朱术芳望着范弘道的背影,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你手里还拿着我的银子!”

    架子要摆起来,但钱也不能还!范弘道头也不回的说:“昔日漂母赠饭之恩,韩信千金还报。在下虽然不才,但古人的故事还是晓得,将来必有厚报!”

    等这句话说完时,范弘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胡同口了。他唯恐走得慢了,被人把银子追回去,人穷志短,没钱会死人的!

    旁边仆役忍耐不住,吐槽道:“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他拿了郡主你的银子,好像还是给了郡主你面子似的。我看这个人表面或许彬彬有礼,其实骨子里很狂!”

    呵呵呵呵,朱术芳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生气了。如果范弘道真把银子还给她,她才会更加生气。

    范弘道没有问她的身份,她也没有去问范弘道详细背景,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多嘴,

    上层圈子就这么大,山不转水转,如果范弘道真的发达到一定地步,总会彼此知晓的:相反,如果范弘道从此泯然众人,那现在问详细了也没意义。

    范弘道与朱术芳作别后,随意在街头找了家像模像样的酒楼进去。这不是他烧包挥霍,而是他手里只有小银元宝,小本经营的店铺或许换不开。

    饥肠辘辘的范弘道在柜台将一个银元宝破成了碎银子,然后拣了靠窗位置,风卷残云大吃一顿。又要了壶饭后茶,慢慢的喝起来。

    他现在考虑的是杨家以后的事情,那杨老实是必须要报复的,不然这口气咽不下去!想起面貌忠厚、心里狠毒的杨老实,范弘道就恨意大起。

    仅仅为了让杨家大少爷早点回家,杨老实就把无辜的自己扔给县衙,险些害得自己陷进黑牢!亏得自己命大脱身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回到杨家后应该怎么办?范弘道略略想了想,却没什么好主意,不由得发了狠。如果连杨老实这样一个普通富户的管家都收拾不了,那还谈什么有所作为?

    想着想着,范弘道突然发现了一个先前被自己忽视的细节问题。

    自己并没有将得罪秦县丞之事告诉杨家,因为他担心这会影响自己应聘西席先生,在当前他还是非常需要这么一个稳定工作。

    杨老实将自己当筹码,从衙役手中换回了杨家大少爷,这说明杨老实知道自己和县衙秦县丞之间的仇怨,所以才有把握说服衙役。

    其实杨老实知道此事不奇怪,街头巷尾传播起来,传到杨老实这个管家耳朵里也正常。但问题在于,杨家并不知道这件事,否则自己应聘绝对不不会这么顺利,杨朝奉肯定要慎重考虑。

    所以奇怪之处在于,杨老实知道了自己一个把柄,却没有告诉家主,这不符合管家的身份,又说明了什么?说明杨老实早就有心要利用这个把柄!

    更进一步的想,自己和杨老实无怨无仇,也没什么利益矛盾,故而有很大可能是杨老实受了别人指使的!范弘道不禁又想起了王掌柜说过,自己挡了别人的路,进了杨家还是要小心。

    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即便自己回到了杨家,也将面临着危机!杨老实的做法,充满了一种非常老练的阴谋味道。

    假如自己被扔进了牢狱,不能回到杨家,那对他们来说当然是“皆大欢喜”,西席先生的位置自然而然的就换人了。

    假如自己能脱身而出,短时间内回到了杨家,向杨家家主杨朝奉告状,他们也不必担心什么。他们可以说,这是为了救出大少爷的权宜之计。一般人心里大概更偏向于自家儿子,杨朝奉也不像是超凡脱俗的人物。

    与此同时,自己与县丞有仇怨的把柄就会暴露出来,杨朝奉这样的商人害怕得罪县衙官府,肯定不愿意收留自己,还是要想方设法的把自己赶走。那么坏人们目的就达到了,而且比起直接向杨朝奉揭露自己的做法,要高明得多。

    想至此处,范弘道突然深深的后悔了。刚才在县衙里,他全部注意力都被特立独行的朱术芳吸引过去,居然没找机会与知县大人拉拉关系,实在是个巨大失误!

    只要能厚着脸皮和知县攀扯几句,回到杨家后借用一下知县的名头,很容易就能摆平杨朝奉,就算自己和县丞有仇又怎样?正堂知县总比县丞大得多啊。有了杨朝奉的认可,才好收拾杨老实这种坏人!

    所以范弘道愕然发现,破局的关键环节竟然被自己放过了,自己都已经进了私密的会客花厅,居然还错过了与知县亲近的机会!

    我这样精明的人居然出现这种低级失误,都是那个朱术芳害的,真是红颜祸水啊,范弘道喃喃自语道。

    此时的范弘道还不知道,自己最近脑补的有点多,情况与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当然,红颜祸水这四个字倒是擦点边。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