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二十一章 咫尺天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一章 咫尺天涯

    更让范弘道奇异的是,“在下”两个字是男性自称,哪有一边自称“在下”一边说自己是女人的?所以这个性别问题,依旧在范弘道心里打了个问号,不做确定性的结论。

    再看她头顶唐巾正中镶嵌着晶莹剔透的玉石,再看她腰间悬着白玉佩,以及手里疑似古董的象牙折扇,所以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来,此人必定是出身富贵人家。

    既然她说自己是女的,那就暂且当成女的吧,范弘道如此想道,还是位贵女。

    只听得贵女很有兴趣的再次问道:“范公子继续说,你这个诗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有什么隐喻不成?”

    “并无太多隐喻,只是世人理解终究有些偏差。”范弘道早有准备的答道,“其实不是四句诗,而是木兰辞词牌!题诗只写了上阕四句,后面还有下阕。愿借纸笔,将下阕写出。”

    便有长随抬出书案,送到范弘道面前。范弘道运笔如飞,又写了几句。

    那贵女接过墨卷,展开看去,只见上面新的四句是: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和“人生若只如如初见”前四句连起来,贵女心里反复默读了几遍,不知不觉居然入了神,脑中回响的都是这几句,半晌没有说话。

    品味良久,她放下墨卷,忍不住轻叹道:“真乃生平少见之佳作也。”

    此后又转头对知县王阶说:“人才难得,况且那秦大人也有不地道的地方,不如放他一马,也是一段佳话。”

    王知县和范弘道无仇无怨,当然是无可不无不可的,既然有人求情,便对师爷吩咐道:“传命,本县不再追究范弘道了。”

    范弘道有些预料不到的惊愕,困扰自己的这难题,就这样三言两语轻描淡写的解决掉了?

    原本范弘道打算借用下阕的字面意思,比如“骊山”、“薄幸”、“比翼连枝”这些疑似写男女关系的字眼,强行为自己辩护。

    他会声称这首词其实是针对当年口头婚约,为秦家那位小姐写的感怀之词,绝对不是针对秦县丞本人,所以不存在“讥讽朝廷命官”的罪名。

    范弘道没想到,这一肚子辩词完全没用上来,这位不知名的贵女办事真是利索,敞亮,爽快!

    没等范弘道致谢,这贵女又像是闲话家常似的,询问道:“范公子自称金陵贫士,是南都人氏?”

    南都就是南京,范弘道答道:“正是。”

    贵女回忆道:“我上京时,曾路过南都,果真是金粉繁华胜地,堪称英才荟萃。也参加过几场文人雅集,其中也有王凤洲主持的诗会,却从未见过你这等次的诗词。”

    范弘道知道,对方嘴里的王凤洲指的是当今文坛领袖王世贞,现官居南京刑部尚书。后世说起明代文学复古运动,有前七子、后七子的组合,王世贞就是后七子的代表人物。

    在万历初期,王世贞乃是公认的当代文坛大宗师,文艺方面的学问著述都是天下少有,号称独领文坛二十年。文学这个江湖里的第一名,没有第二。

    在王世贞主持的诗会上都见不到比范弘道这首更好的诗词,这已经是极高的褒扬。

    既然先前的额危机解决了,范弘道的心情又放开了,听到王世贞的名号后,撇撇嘴毫不在意的说:“旧闻七子大名,于今以王凤洲公为尊。但主张文必西汉、诗比盛唐,迷信古人否定今人,循规蹈矩固步自封而已。这样文艺,都是以后的流毒。”

    贵女和王知县听到范弘道“大放阙词”,齐齐吃了一惊。

    按理说,既然扯到了王世贞,范弘道应该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连忙谦逊几句才是,可是他居然敢直接对王世贞这文坛大宗师开喷!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无言,范弘道是不屑权威的绝顶天才,还是狂妄无边的疯子?

    提起话头的贵女不知如何继续接话:“你这.”

    只要没有人身危险,在熟悉历史的穿越者嘴里,有谁是不能被点评的?范弘道毫不客气的说:“一切以古人为法,只在古人格局框架里,太失之偏颇!

    难道只许古人有理,不许今人有理?今人的诗词不写今人性情,不用今人的语言格调,还有什么意义?

    依我看来,诗词就是要直抒胸臆的写真性情!王凤洲以为能仿照古人制定出完美的条框,在条框里创作就能写出最好的诗词,大错特错!”

    贵女倒吸了一口气,口气复杂的说:“好胆量!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批评王凤洲的。不过细细思量,好像也有几分道理,近些年来文学多有追随王凤洲者,却大都模仿旧人之作,难出佳品。”

    范弘道笑而不语,按照历史走向,王世贞活不了几年了。不厚道的说,人走就茶凉,已经到了生命末年的大宗师没什么可怕的。若早十年,范弘道或许还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抨击。

    关键是,自己的观点是站在了时代潮流上的,是解放人性解放思想的大势!而王世贞快过时了,况且也有人品方面的黑材料,有什么不敢去批评的?

    就算有人不服气,想在这上面和自己较真争辩,那反而替自己扬名了!几百年后有人写文学史时,说不定会将自己吹捧为开风气之先的划时代人物呢!

    王知县觉得今天算是小小的开了次眼界,一个险些被丢进黑牢坑害的少年读书人,居然敢抨击天下文坛第一人。他对文学不是很擅长,懒得多说什么,只摇了摇头,带着田师爷离开花厅,处理公务去了。

    厅中只剩了范弘道和那位贵女,范弘道行礼道:“主人都已经离去,在下也要告辞了。”

    贵女回道:“你不必走大门,可从后衙官舍旁门离去,在下送你出去。”此后贵女带着范弘道穿过前后衙之间的夹道,将范弘道送出了东边旁门。

    范弘道想起什么,致谢道:“今日阁下高义,在下铭感五内,但不知恩人尊姓大名,何方人士?若连恩人是谁都不知晓,在下还有何面目行走于人世?”

    贵女“呵呵”浅笑几声,“施恩岂望报?你还是不用知道了。”

    一句话刺痛了范弘道那敏感的心弦,这意思是说,自己不配知道她的姓名,不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么?

    难道刚才平易近人谈笑晏晏都是假象,其实在她内心里面,自己就是个偶然撞见的、逗趣解闷的阿猫阿狗?

    有那么一瞬间,范弘道生出了咫尺天涯的感觉。是啊,虽然两人仿佛近在咫尺,但其实却远隔天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