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十八章 张小姐的秘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八章 张小姐的秘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范弘道被如狼似虎的衙役送进县衙判事厅,直面秦县丞一时无法脱身的时候,杨家内管事杨老实已经回到了崇文门外杨家宅子。

    按理说,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杨朝奉这个一家之主又不在家的时候,杨老实应该向主母去禀报情况。

    但是杨老实却并没有去找杨家主母,反而去了东边独立院落——杨家上下都知道,那是杨朝奉远亲张小姐的地盘。

    杨家仆役早得过杨朝奉的吩咐,如非传唤,不许轻易去东院打扰张小姐。但今日杨老实却畅行无阻,一直到了东院小池塘边。

    张小姐正坐在回廊石凳上,望着水里的残荷败叶,手里很反季节的拿着一柄团扇,无意识的轻轻晃动。秋扇对女人而言不是什么好兆头,但张小姐不在意。

    杨老实上前站在廊下,恭恭敬敬的禀报说:“已经将范先生留在县衙班房,交给当值的衙役们了。此时此刻,想必他已经深陷县衙。”

    张小姐微微点头,只轻轻吐露出两个字:“甚好。”

    杨老实却有些不明所以,虽然他忠实的执行了命令,但仍旧不明白为什么张大小姐要设计坑害范弘道。

    难道因为昨日面试的时候,范弘道在经义解读时,顶撞了几句大小姐,气得大小姐下不来台;后来范弘道作了首长诗,不知为何又把大小姐弄哭了?

    若真如此,只能说大小姐报复心也太强了点。杨老实忍不住问道:“那范弘道与小姐素来无冤无仇,面试时偶有几句口角,而且当日他题诗嘲讽秦县丞,也是情有可原,为何小姐要如此陷害他?”

    这时候,旁边婢女走到杨老实身边,递给杨老实一封书信。杨老实接过来后,不知道这是什么。

    然后他又听到张小姐说:“范弘道进了县衙,大概是出不来了,就让他身陷囹囵吧。这书信是朝中一位大人的书信,杨老实你拿着收好。到了明天再去县衙,将书信呈给那秦县丞,秦县丞看了自然会放范弘道出来。”

    杨老实更懵懂了,今天设计把人送进县衙去,明天又动用人情把人捞出来,这大小姐到底唱的哪一出戏?

    他们有必要这样折腾范弘道?或者说,范弘道这快吃不上饭的穷书生,值得他们去浪费精力?

    杨老实没有就此带着疑问告辞,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小人不明白,大小姐藏身京城,处处须三思而行,不要为了区区小事而如此任性。”

    张小姐神色淡然,口气却不容置疑的吩咐道:“你照做就行了。”

    杨老实苦笑几声,看这脾气秉性,真不愧是那谁的孙女。他仍然苦劝道:“老太爷仙逝之后,张家几遭满门覆灭,大爷自尽,其余流放烟瘴之地。

    只有小姐你脱身而出,翻案昭雪之千钧重担皆在一身,又身处京城险地,一切当以小心谨慎为上,怎能为了区区范弘道而分心?”

    如果范弘道在场,听到杨老实这几句话,肯定要大惊失色。他对明代历史还是比较熟知的,杨老实这几句话虽然没有明确的点名,但他岂能听不出来?

    万历十年左右,张家,老太爷仙逝,几乎满门覆灭,大爷自杀,其余男丁全部流放。这几段关键词串联起来后,还能是什么?

    杨老实口中的老太爷,必然是前首辅、帝师张居正!张居正又是什么人物,那就不用赘言了,一句话就是此乃有明一代权势最大的宰相。

    三年张居正前死后,天子突然翻了脸,充分表现了什么叫天威莫测,将张居正定性成了权奸。随后张家被抄家,长子自杀,其余儿孙皆被流放。

    如果范弘道知道,是张居正的孙女大费周章的设计他,并把他坑进了县衙,那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荣幸了。

    其实杨老实的话都是忠耿之言,张小姐轻轻叹口气,反问道:“若想翻案,你有什么良策?”

    所谓翻案当然是给张居正翻案,话说张居正死后,就从正面帝师变成了反派权奸,这种变换让许多人都目不暇接。

    听到小姐的问话,杨老实哑口无言,他要有这本事,何至于只能给人当仆役?

    而且说句真心话,为太岳相公翻案的希望十分渺茫,这是天子钦定的案子,天下没有比天子更大的人物,谁能让执拗的天子改主意?

    看杨老实不说话,张小姐又开口说:“我倒是想到一条路子。我观近年来世风尘嚣甚上,文人稳重者渐少,多喜好交游结社,一旦入社便为盟兄盟弟,此后便同气连枝互相呼应。

    再想将来,若风气蔓延,虽在民间亦可操持舆论,这让我想起了东汉士人左右清议的局面!如果我们有了这样的根基,未尝不能扭转局势。”

    如果范弘道听到张大小姐的议论,肯定要大赞一声这位张小姐目光如炬!

    未来历史的走向确实如此,万历初年稍好点,再过上几十年,大明朝党社政治充分繁衍后,什么东林党什么复社,几乎操纵了整个士林的舆论,直接左右了主流意识形态。

    杨老实质疑道:“即便有了舆情,天子不改主意又有什么法子?”

    张小姐自信的说:“世间岂有万年天子?一朝天子一朝臣,等人间换了帝王,自然就有翻案的机会了,且做好等上几十年的准备。

    所以须得从长计议,着眼于长久,不必急于一时,但我们仍要开始着手准备。据我观察,范弘道是个不错的人选,值得费一番力气。”

    杨老实恍然大悟,如此便能理解张大小姐的心思了。

    因为张小姐毕竟是女流辈,抛头露面多有不便,而且也不能亲自考科举打入权力阶层,所以需要一些前台代言人,而范弘道就入了张大小姐的眼界。

    据杨老实自己观察,范弘道这个人才华至少超出平均水平在中上,言谈极其大胆犀利,气质风度也好,虽然也有些不屑世俗的狂态,但却很符合当今士人的时髦。

    综合看起来,范弘道身上的标签就是帅气、才华、时髦,当然还有贫穷,所以此人确实非常具有名士的潜力。

    如果发展的好,将来成名后充当舆情风眼问题不大。最关键是,此人如今正处在卑微之际,便于收服。

    正所谓恩威并施,先让自己当黑脸把范弘道陷害进县衙,然后张大小姐出面将范弘道救出来,那范弘道说不定就感激在心纳头便拜,愿效犬马之劳了。

    没见范弘道吃了王掌柜两顿饭,就口口声声要报答恩义了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