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八章 什么叫狂?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章 什么叫狂?

    万历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某一版本的黄历写着诸事大吉。杨朝奉起床用完早膳,喝了几口茶水,便听前院仆役禀报,道是今早有七八名读书人登门造访,正在在前院等候。

    士农工商,商为四民之末,听到有七八名士子来趋奉自己这商人,为了一个差事而竞争,杨朝奉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

    虽然他也明白,能被自己这样商户人家和二十两年薪能吸引来的士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大抵都是不入流的平庸角色,那些名士高人照样不屑自己。

    可是那又怎样?无非就是自己钱不够多而已,如果自己变得更加有钱,名士高人又算什么?作为商人,杨朝奉相信金钱的力量。

    杨朝奉施施然来到前院,立在月台上,对着众士子施了个罗圈揖,口中道:“劳驾众位先生久等。”

    一边见礼,一边扫视前来应聘的士子们,从外表上看,确实也都平庸无奇,大都在三四十岁之间。其中只有一个年轻人显得与众不同,让杨朝奉不由得多了几眼。

    杨朝奉心里很明白,这些候选人肯定都是手下掌柜们四处搜罗来的,甚至掺杂了掌柜们之间的暗斗,不过杨朝奉对此并不很在意。

    无论任何地方,盘根错节的人情关系都是免不了的,杨朝奉并不认为自己这里就是净土了,只要自己头脑清醒就好。

    无论如何,杨家是在自己手里发展到这一步了,有了请读书人坐馆的资本了,杨朝奉再次泛起小小的得意。

    随后杨朝奉不禁陷入了轻微的迷茫。近三年来前首辅张居正势力垮台,引发了从上到下的剧烈连锁反应,光禄寺一个小小的九品孔目也被波及到,然后才有了自己的发迹,可是下一次发展机遇又在哪里?

    杨家设有有内管事和外管事,内管事负责宅邸内的家务事,外管事兼账房就负责外面店铺和生意。

    今日这次面试,就是由内管事杨老实负责主持的。很明显,杨老实并不适应这种场合,尤其是面对一群读书人时,杨老实非常不自在。

    所以杨老实没有任何场面话,仿佛只想快些结束似的,直接就说:“现在我来念题目,各位先生听好了。”

    杨朝奉杨老爷皱了皱眉头,他对杨老实的表现不太满意,但也知道不能怪杨老实,自己家没有什么底蕴,换谁来都是这样。

    如果家里有个读书人,应付这种场合应该就比较自如了,今天的目的不就是要招纳一个西席先生么?

    杨老实很认真的背诵昨日死命记住的题目:“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然后又说:“各位先生可以各自阐释这句话,话也别太长了,我家老爷就在这里听着。”

    前来应聘的士子们忍不出轻轻哄笑了几声,这算什么题目?或者说,这个题目实在太简单了,对他们这些练习八股文的读书人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当即就有人抢先开始答题:“圣人此言,告诫吾辈少年戒色,壮年戒斗气,老年戒贪欲。当然不止要知道这些,还要知道怎么戒。

    是以朱子又云,少未定、壮而刚、老而衰的是血气,能戒色、戒斗、戒贪的是志气,君子善于养其志气,故而不为血气所动。”

    一连有四个人都回答过,然后暂时停住了。剩下的人属于心思比较多的,想问题就多了一层。这么简单的问题,大家回答都是雷同的,怎样才能出人头地?

    站在人群里的范弘道看到这情况,觉得属于自己出场的时候到了。他排众而出,站在阶下,自然而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范弘道神态悠然自适,缓缓的说:“人常言,酒色财气,四字并提。孔子这句话,第一段说戒色,第二段说戒气,第三段说戒财。”

    孔子?所有人立刻都觉察到一个情况,范弘道居然称呼那个人为孔子,这非常醒目。要知道,现在都是用圣人来指代孔子的。

    范弘道毫不在意,“可是酒色财气四个字里,孔子却独独没有说戒酒啊!所以从孔子这句话里可以看出,孔子非常喜欢饮酒,连戒酒的想法都没有,只怕酒量也不会小!这就是我的解读,回答完毕!”

    顿时院内冷场了,而且是绝对的冷场。

    范弘道这几句与其说是对经义的解读,不如说是对孔圣人的直接调侃,听在一干读书人耳朵里,简直就是石破天惊!

    那可是千秋万代永远光荣伟大正确不可亵渎的圣人!听说近年来南方那边出了很多荒唐放诞的狂士,今天可算见到一个活人了。

    别说读书人,就是杨朝奉杨老实以及旁观的掌柜们,也都目瞪口呆了。他们不读书,但岂能不知道孔子是谁,又代表着什么?

    这个年轻人,真是够狂!

    范弘道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的神情,这要是在保守的朱元璋时代,只怕自己早就被拉出去砍头了吧?

    还好还好,自己穿越到的是万历年间而不是洪武年间。正是思想大解放的时代啊,说点破坏权威的话还死不了人,没准还能成流行时尚呢。

    整个杨家前院,此时或许只有如归客店的王掌柜稍微清醒点。大概他与范弘道已经接触了几天,对范弘道的适应性相对比较强。

    但已经麻木不仁的王掌柜也不得不承认,范弘道的张狂又一次突破了自己的认知,难道天空才是他的极限?

    王掌柜又认真打量了范弘道几眼,却见此人并不是疯癫呓语模样,浑身上下依旧是骄傲和自信,而且冷静的可怕,半点失态都没有。

    王掌柜忽然隐隐约约感受到,范秀才这个“狂”的根源是什么了。

    大抵上接近于愤世嫉俗四个字,深切痛恨世间的污浊不堪,蔑视一切陈腐老朽的束缚,故而敢于对任何不合心意的东西嬉笑怒骂,随心所欲的展示自己的灵性。

    现在这个世道,乱七八糟的东西确实太多了,王掌柜感叹完后,又从形而上的思考回归到了现实。

    范弘道这是搞什么鬼!今天的主要目的是应聘成功,而不是耍个性,年轻人就是不知轻重,不看场合!

    ps:开书以来,风波阵阵,严重干扰了写作,从现在起,静心码字,向大家呈现出好的作品!请大家继续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