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六章 恩怨分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章 恩怨分明

    范弘道这样询问,算是比较正式了,而不再是近乎戏谑的调戏。王掌柜也能感受的到,但是他又纠结了,不知为何再次犹豫了一下。

    范弘道对婆婆妈妈的王掌柜有点不耐烦了,又托出长剑,对王掌柜说:“既然如此为难,王掌柜还是免开尊口了吧。在下的欠账,就拿这柄宝剑来还,总不会叫你亏了。”

    王掌柜苦笑几声,“罢罢罢,我就如实说了。”

    原来这如归客店的东家姓杨,在这一带人称杨朝奉。最近杨朝奉打算请个读书人,充当家里的西席先生,王掌柜琢磨着推举范弘道去试试看。

    范弘道有点意外,没想到让王掌柜纠结半天的事情,是推荐自己去他东家那里谋个差事。

    这年头有钱人家请个读书人在家里并不奇怪,或者教课授学,或者帮忙处理文书信件,或者充当请客帮闲,不一而足,而且这也是许多读书人的一条谋生出路。

    那么范弘道考虑的是,自己下一步,是返乡还是暂时留在京城?如果打算返乡的话,那就不用和王掌柜继续谈下去了。

    不过范弘道稍加思索后,决定还是暂时留在京城这里。一来目前身无分文,也没找到可以求助的亲友,没有盘缠,怎么千里迢迢的返回南京去?

    二来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自己刚穿越过来,一切都要重新适应,连自己这个新身份都需要时间逐渐熟悉。在这种状态下,只是面对陌生人还好,如果与亲朋熟人打交道,很容易就会被看出问题。

    另外家里还有几亩薄田,又有亲戚关照,只维持母亲的生计应当不成问题。如果自己就这样回去,凭白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反而成了家里的负担,连累母亲一起受罪。

    想清楚后,范弘道很快做出了决定,还是先留在京城这里寻求生计,今后再考虑返乡的问题。毕竟自己想参加科举的话,终究是要回老家去考试的。

    拿定了留京的主意后,去别人家当坐馆先生就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了。于是范弘道就对王掌柜问道:“你说的这个坐馆差事,杨朝奉一年能给多少束脩。”

    王掌柜答道:“听东家的意思,约莫是二十两。”

    范弘道心里默默盘算了下,一年二十两听着不算少,其实并不多。以现在行情,都会城市最普通的佣工年收入差不多是十几两,二十两也就比普通佣工多上几两而已。

    这基本就是读书人里面的最低价了,而且据范弘道所知,比较好的坐馆西席都是三四十两起步的。

    所以范弘道微微皱起了眉头,恃才之人必有傲性,两个范弘道灵魂融合之后,二十一世纪的个性和明代书生的狂放全都保存了下来。

    就算是被穿越之前的原身范弘道,十几岁就能考中秀才,性格中也有骄傲的一面。只拿一个最低的底薪,显然不会让范弘道满意,无论是哪个范弘道。

    王掌柜仿佛看出了范弘道的想法,先前他犹豫就犹豫在这里了,想着“恩威并施”也是为了把范秀才的骄傲压制下去,可惜彻底失败了。

    此时王掌柜便只能解释说:“我们这杨老爷又不是大富人家,只能称上殷实而已,请西席就是这行情。

    左右你现在也没什么好生计,不妨去试试看,若能被杨老爷所用,就成了是自家人,正好连客店欠账都可以免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范弘道暗暗想道,这王掌柜说的也有点道理。自己现在没什么名气,又是在京城不大值钱的落魄秀才,想奢求一年大几十两的束脩确实比较困难。

    更何况自己目前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目前连下一顿饭都是问题,所以急需的是寻一个稳当的落脚地方,至于束脩多少倒是其次了。

    先解决温饱,再说其它吧!范弘道长叹一口气,真是龙游小溪虎落平阳!就算想张狂,也要有张狂的本钱,真要沦落到沿街乞讨的地步,那更没尊严。

    “好!烦请王掌柜引荐,在下静候佳音。”范弘道不再想没用的,一口答应了。

    可是王掌柜又摇了摇头,“事情并不如此简单,也还有别人去应聘,不只有你。”

    顿时范弘道傲气又上来了,一个年薪只有区区二十两的职位,还让他这十几岁就能考中秀才的高材生与别人一起竞争?

    真丢不起那人,范弘道差点又把长剑拿出来,欠的债还是用宝剑抵偿吧!

    王掌柜眼明手快,抢先把宝剑按了回去,年轻人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的亮剑好不好!

    原来这杨朝奉的产业不只是如归客店,还有绸缎铺、南北杂货铺以及成衣店,一共有四个店铺,也就有四个掌柜。

    与其他绸缎、杂货等大项比起来,如归客店其实是规模最小、最外围的产业。所以王掌柜在杨家商业体系里也是地位最低的掌柜,更别说跟杨家管事这种职位相比。

    但王掌柜是绝不甘心于此,还想更进一步,这次杨朝奉想招一个西席先生,王掌柜就动了心思。

    坐馆的西席先生是要住进杨家里,与东家朝夕相见的,而且西席先生一般地位超然,如果今后能作为内助,想必是不错的。

    可惜王掌柜在杨家地位低,知道消息的时间太晚,杨朝奉后天就要亲自与候选人面议了,王掌柜才刚刚得知此事。

    况且王掌柜与读书人圈子很陌生,急切之间也找不到合适人选,临时抱佛脚找一个水平低的人推荐过去,只会让自己在东家面前更丢脸。

    想来想去,王掌柜发现自己认识的人里,也只有貌似才子的范弘道具备一定战斗力了,别人没有看起来能比范弘道更像样的。

    “原来如此。”范弘道恍然大悟。

    照这么说来,王掌柜还是挺看得起自己,承认自己是个人才,不然也不会如此费尽心思的耍手段。有了这个前提,虚荣感得到满足的范弘道就很好说话了。

    王掌柜这个人呢,虽然小里小气婆婆妈妈,但本质并不恶劣,好歹也容忍自己在客店白吃白喝了几天,算是对自己仁至义尽了。

    大丈夫恩怨分明,就算报答他一次吧,反正自己也需要落脚地方!

    想至此处,范弘道很讲义气的说:“王掌柜你有所求,在下岂能不明事理?既然王掌柜还有上进的心思,在下就助你一臂之力!”

    而后又本性毕露的补充了一句:“这个坐馆西席,在下就替你拿下,无论是谁来争,都是土鸡瓦犬而已!”

    王掌柜心中默默流泪,到底是谁帮谁?难道不应该是范弘道落魄无着走投无路,自己给他指出一条生路吗?

    现在这主客关系已经歪到不知哪里去了,莫非自己天赋真的不适合当话事人吗?看现在这架势,到底谁是主导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