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五章 恩威并施(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章 恩威并施(下)

    马老三这样的只能算浑人,就没有王掌柜那么多细腻想法,虽然这个开场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但仍然还是忠实的按照预先剧本演下去。

    他猛然对着范弘道冲上前去,大喝一声道:“汰!兀那书生听着,我们东家听说你在店里撒赖,特叫我来讨账!”

    一边说着,马老三的动作也没停着,伸出了粗毛大手,打算将这个欠钱的客人劈头揪住。然后就拖出去,至于后面先殴打一顿,还是扒了衣服抵债,就得看掌柜的意见了。

    当然各种威逼恐吓也是不能少的,对马老三来说都是熟门熟路手到擒来。王掌柜喊他过来,就是要干这个的。

    可是还没等靠的太近,忽然听到“当啷”一声,却见范弘道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长剑,准确的指向企图动用武力的马老三。

    毫无心理准备的马老三吓了一跳,险些直直的撞上剑尖。所幸他反应不算慢,立即用一个很古怪的姿势,又倒退着跳了回去。

    在这一瞬间,有种淡淡的屈辱感涌上马老三心头,他这靠暴力吃饭的“江湖人”居然被眼前这小白脸读书人吓退了?

    但是王掌柜事先也没说,对方居然身怀利刃啊,他马老三赤手空拳的,怎么与利刃硬碰硬?

    如果对方是清醒状态,马老三还敢叫嚣几句,甚至再上前动手,赌的就是这个小白脸读书人色厉内荏,没有胆量真的伤人。

    可现在对方明显是酒意上头,行为最不可控,说不定真敢捅自己几个窟窿,自诩老江湖的马老三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

    “嘿嘿嘿嘿。”范弘道半醉不醉的笑着,撒酒疯似的挽了几个剑花,但剑尖始终没有离开过马老三。“别担心,我只是不想让你这粗人碰到我,像你这种人,我看到就想吐啊!”

    马老三觉得这话是故意羞辱自己,憋红了脸,此时又背靠墙壁退无可退,跳着脚质问道:“你这读书人,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如果是斗嘴讲理,比不过读书人也就罢了,可现在偏偏就是在武力上被落了下风,这简直脸面无光,无赖也有无赖的尊严!

    王掌柜站在门外,关注着里面动静,听到马老三的质问,越发无语凝噎。

    这画风已经远远偏离他的预想了,他请马老三过来是当恶棍欺负人,而不是质问为什么被欺负的!

    原本按照他的设想,叫马老三先把范弘道欺辱一番,然后自己进去解围,把范弘道从马老三的魔爪下救出来。然后范弘道对自己感恩戴德,自己便顺理成章的安排范弘道去做事。

    但是现在这样子,只能让王掌柜叹气,真要流了血出了人命,那就闹大发了。

    所以王掌柜不得不冲进房间,对着范弘道叫道:“范朋友放下剑来!有话慢慢讲!”又对马老三喝道:“马老三你先出去!”

    范弘道见状道:“王掌柜的面子,我必须要给。”而后慢慢的收回了长剑,马老三如蒙大赦,贴着墙壁窜出了房间。

    目送马老三走人后,王掌柜咳嗽一声,说:“年轻人要多加克制,不要动辄持利刃行凶。”

    范弘道却“哈哈”大笑两声,打断了王掌柜的话。

    王掌柜正莫名其妙之际,范弘道抢先一步开了口:“王掌柜多虑了,在下亮剑并无歹意!只是看这柄佩剑也还能值几个钱,所以拿将出来,送与王掌柜你,补上客店欠账!”

    说完,范弘道双手托起长剑,送到了王掌柜面前。王掌柜愣了愣,没想到范弘道说出这种话,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就要碰到长剑的时候,忽然又收了回去。

    这把剑不应该收!王掌柜醒悟到,自己今天主要目的是安排范弘道去做件事,如果收了这把剑,那就是钱债两讫,以后互不相欠,拿自己还怎么指使范弘道?

    想明白后,王掌柜将长剑推了回去,慈眉善目的说:“其实也不必如此。”

    范弘道迅速的收起了长剑,朗声道:“王掌柜果然是忠厚长者,这份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但凡有求到在下的,在下定然鼎力相帮!”

    范秀才这话说要多漂亮有多漂亮,王掌柜也觉得非常舒服,顺势说:“是这样”

    刚吐出三个字,王掌柜又愣住了。范弘道刚才说“但凡有求到他的”,如果顺着口气说下去,那岂不成了求范弘道办事?

    自己今日目的是恩威并施收服人心,然后指使范弘道去办事,而不是求他办事!指使别人办事,和求别人办事,那可是两个概念!

    想到这里,王掌柜顿时觉得有一块石头堵在了喉咙里,竟然说不下去了。

    范弘道等了片刻,见王掌柜还不做声,很关切的询问道:“王掌柜怎么了?有话但说无妨,没什么不好张嘴的,即便事情再难,只要求到在下,敢不尽心否?”

    求你个奶奶!王掌柜在心里连连爆了几句粗口,如果不这样,他就觉得自己要憋屈死了。

    他终于发现了,今天很不对劲,有种处处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自己本要先以“威”字恐吓范弘道,然后施恩收服他为自己所用。

    结果范弘道却先装酒疯亮剑,抵住了“威”字,而后装作卖了自己面子,轻轻地就把“恩”抵消了!随后范弘道就是一口一个“求”字,明摆着就是让自己去求他,然后成了他施恩给自己!

    所以这个结局实在堵心,不是自己对范弘道恩威并施,是范弘道对自己恩威并施!

    他王掌柜这么些年经营客店,每日里迎来送往,也算是有阅历的男人,不成想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细细想来,范弘道也绝对是有预谋在先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王掌柜目光重新落在了酒壶上,幽幽问道:“这瓶酒是从哪里来的?”

    范弘道很诚实的回答:“我求着贵店伙计送来的,你不要责骂他。”

    王掌柜想起小伙计对范弘道的仰慕和推崇,长叹一声,“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想必是那伙计担心范弘道被马老三欺负,便偷偷提前告诉了范弘道,于是范弘道有了针对性的布置。

    不过范弘道仅从自己找马老三过来的事情,就能猜出自己的真实目的,还能临机应对,也是非常难得的机警了,不能不服气。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范弘道懒洋洋的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