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 第三章 金陵贫士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章 金陵贫士吟

    大明养士二百年,形成了自上到下崇拜读书的体制,士农工商里面,士的政治地位也是排第一位的。

    但到了万历时候,风气完全不同于早年间,士风已经极其浮躁,很多读书人习气是出了名的狂狷张扬,崇尚的就是蔑视权威个性解脱,范弘道也不免受了影响。

    更何况如今他的主要灵魂意识来自于二十一世纪,本就不是循规蹈矩的明朝读书人,今天受了这遭屈辱和打击,压抑在心底的那一点狂性,似乎全都不可避免的迸发出来了,并且反弹的更猛烈!

    范弘道拿定主意后,猛然转身,再次对客店伙计伸出了手:“再借我几文钱,买些纸来用。”

    早上的钱还没还,现在又想借?伙计紧紧捂住了口袋,像是防贼一样看着范秀才,那意思是绝对不借了。在他眼里,范弘道的信用指数已经跌落到谷底。

    范弘道看着好笑,问道:“漂母一饭之恩,韩信千金回报的故事,你听说过没?”伙计摇了摇头,闭口不言,大有任你口吐莲花,我自巍然不动的意思。

    “找你借钱是你的荣幸,你以为一定要花钱吗?”范弘道悻悻然,放弃了从小伙计这里筹款的想法,转而打量着路边摊子。

    县衙外街道上,做文字笔墨生意的不少,有不少落魄文人混迹于此,以代写各种文书状词为生。范弘道找了家文字摊,借了笔墨,在县衙大门外的八字墙上刷刷写了四句诗: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写完后,前面加上了题目,赫然是《访大兴秦县丞忘恩有感》;后面又加上了自己的落款,是“金陵贫士范弘道题”。

    范弘道看着自己的极品“大作”,不免顾影自怜。穿越客终究避免不了俗套的抄诗啊,但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俗套往往就是经典。

    不过如此惊才艳绝、流传千古的四句,别人都是拿来泡妞,他却拿来报复一个老男人,情何以堪!

    这是技压群芳注定要广为流传的四句,还有最绝妙的“贫士”这个自称,自然而然使人产生无数联想。就让秦大人你随着这四句一起名扬京城,让你的忘恩负义名声牢牢钉在耻辱柱上吧!

    若侥幸还能流传千古,你就跟着一起千古吧!你羞辱我范弘道这个落魄晚辈的时候,绝对想不到我胸中隐藏着什么才华!

    快意恩仇,爱憎分明,方不负为男儿!

    县衙门口本来闲人就多,识字的读书人也不少,当时就有围观的。但凡粗通文墨的,只要看了看正文四句,又看到标题和落款,登时就能明白些什么。

    正文字面意思很好理解,无非是紧扣故人变心四个字,然后为什么变心?落款里“贫士”两个字,标题里的“忘恩”两个字,足以说明一切了。

    还能是什么,忘恩负义嫌贫爱富呗!在县衙门口混的人,有谁不知道题目里的秦县丞是谁?此时不禁齐齐感叹,秦县丞这又是何苦来哉,当一次白眼狼换出这首诗词,简直得不偿失!

    再看看题字之人范弘道身上那陈旧的青衫,很明显就是生活不大如意的落魄书生。也只有这样的人,又遭受了屈辱,愤激之下才能写出如此的华章啊。

    没错,虽然只有短短四句,用的字词也不算花团锦簇,但通篇读下来,绝对称得上华章。有些极品诗词,不需要多余的品评,那真是读一遍就知道极好的,不想今天就能亲眼目睹一次这样极品诗词的原创!

    而且在县衙门口讨生活的读书人,基本都是最落魄的底层士子,范弘道这四句诗词透露出来的悲凉意味让他们感同身受,看了一眼就挪不动步子,只觉得这几句简直写到自己心里面去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而言,这四句是绝对值得顶礼膜拜供在神坛的!况且这还是个像自己一样落魄的人写出来的。

    借给范弘道笔墨的书生也是个识货的人,顿时痛心疾首的对范弘道说:“这位朋友,你这四句写在这里、用在此处,简直暴殄天物明珠暗投,糟蹋了啊!它不该属于这等粗鄙之地!”

    范弘道“哈哈”一笑,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说:“珍珠如土金如铁,焚琴煮鹤亦风流,万物在心而已!”

    咱这肚子里名句多了,不差这几句,再说只有这种拿出来就能震住人的高逼格,才能快速流传扬名啊

    对方闻言,击节大赞曰:“君旷达通脱,大有魏晋之风也!是我着相了!”

    范弘道趁机又道:“吾余兴未尽,阁下肯借与我几页纸张否?”

    那书生受到感染,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摊子上一叠纸都给了范弘道,豪迈的说:“朋友大才,都是这些纸张的幸运,说什么借,尽管拿去用!”

    太好了,不要钱的就是好东西!范弘道赶紧接过来,将“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四句连抄了十几遍,当然最关键的标题和落款也不能少,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笔。

    而后他对着赠纸的书生拱拱手道:“今日兴尽矣!他日江湖有缘再见!”

    小伙计在旁边看得瞠目结舌,果然没花一文钱就办到了,这也行?自家老爹说过,读书人一半是神经病,果真是难以理解。不过,为什么他忽然好羡慕这种潇洒做派?

    守大门的衙役不识字,不知道范弘道在八字墙上写了什么,只当是读书人写的普通“大字报”,便没去管他,也没向县衙里面禀报。

    近些年来,大明朝堂上门户政争越发激烈,在京城也经常有读书人在墙上张贴“大字报”,学名叫“揭贴”,与朝堂政治形势互相呼应。

    内容主要都是政论文,但以针对高层政治和礼教问题为主,和县衙本身关系不大,所以衙役对读书人写大字报也见怪不怪了,懒得管这些。

    或者说,侦查揭帖那是东厂和锦衣卫的事情,普通衙役犯不上去管这些,管了也是惹祸上身,不会有半点好处。想想就明白,敢公开骂朝廷的读书人,岂是一般衙役能随便招惹的?

    等有识字小吏进出县衙,发现八字墙上的题诗是刻意针对本县秦县丞,并且通知秦县丞这事儿时,大半天都已经过去了。

    覆水难收,想把流传出去的诗词追回来,更不可能了。

    回客店路上,范弘道将这不要钱的十几页纸塞给客店伙计,低声吩咐道:“回去看到大路口或者热闹茶馆酒楼,就张贴一份。”

    两人沿着原路返回,勉强赶在落锁前出了崇文门,回到如归客店。此时天色已黑,只见前厅柜台上掌灯如豆,王掌柜把持着算盘,盘点着今日的账本。

    范弘道立刻影随身动,走位飘忽,在其他客人的掩护下,无声无息的闪进了后院,隐没于黑暗中。

    而小伙计感觉今天长了见识,还亲自参与了文化人的事情,有很强的倾诉欲望,看到王掌柜后,便讲起今天的见识,一边说一边兴奋的比划着手势。

    “那秦大人真是可气,跟说书人嘴里的反角似的,真是个嫌贫爱富的东西!而范公子不气不恼,仰天大笑几声,就在墙上写了首诗后来我就拿着纸张”

    王掌柜抬起头,幽幽的问道:“纵你有千般法术,万般神通,我只问一句,可得金钱否?”

    “呃”小伙计的嗓门登时卡住了,他不但没拿回欠账,还又借了几文私房钱给范弘道。

    ps:各位新老读者好,按照掌阅规律,本书尽可能安排在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左右更新,欢迎大家捧场!在掌阅这个平台写历史,宛如艰难开荒,肯请诸君不离不弃继续支持,唯有如此,才有美好的明天。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