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灭世魔帝 > 第六十八章:救宁冰,赌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路狂奔,来到伯爵府外,根本来不及走正门,直接翻墙进入府中。

    守护伯爵府的家族武士立刻冲了过来,第一眼见到了兰陵和夜惊羽,顿时惊喜出声,整齐跪在地上:“拜见主人。”

    索隆去世后,索伦就成为他们的主人了。

    兰陵来不及回应她们,直接冲入姐姐索宁冰的小院,夜惊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紧跟着冲过去。

    “砰,砰,砰……”兰陵连着撞开几扇门,进入姐姐的房间。

    冲进去后,见到的这一幕,几乎让兰陵魂飞魄散,脑子炸开。

    姐姐索宁冰静静地躺在床上,手中握着一只瓷瓶,嘴角还带着一种解脱和安宁的笑容。

    “姐姐……”兰陵几乎疯一般地冲了过去。

    而夜惊羽则遍体冰凉,瞬间涌起无比的恐惧。小姐索宁冰,表面上是她们的女主人,而实际上却和亲姐妹没有任何区别,从小到大因为夜惊羽的武功高,所以一直都在保护着小姐。

    在夜惊羽心目中,索宁冰的分量和夜惊风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索宁冰死去的话,那对于她来说,无异于天塌下来一般。

    ……

    兰陵抱住姐姐索宁冰,第一时间去探她的呼吸,已经没有了。

    再听她的心脏,也已经几乎没有跳动了,去摸她的颈动脉,也没有跳动了。

    兰陵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都毁灭了。

    他的内心,涌起了无限的黑暗,无限的仇恨。仇恨整个世界,瞬间涌起的毁灭气息,使得他的整个眼眸都变得无比可怕。

    “主人,不要急,这是一种扼制心跳的毒药,吃下去后,直接锁住心脏跳动,让人毫无痛苦地死去。”妖星道:“只要服毒时间不要超过太久,还救得回来。”

    “怎么救?怎么救?”兰陵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

    “你割开自己的血脉,然后割开你姐姐的血脉,让你们的鲜血交融在一起,我的能量触爪就可以进入她的心脏深处,解除毒药的心脏束缚,重新起跳心脏。”妖星道。

    它的话还没有落下,兰陵立刻拿出匕首,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刀,然后小心地在姐姐的手腕上也割了一刀。

    然后,让两个人的鲜血完全交融在一起。

    妖星的能量立刻以血液为媒介,飞快钻入索宁冰的心脏内,飞快将锁住心脏的那道药物能量全部扯碎。然后,猛地释放出龙力,激活索宁冰的血脉龙力,激活她的心脏。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妖星不断地释放能量,不断地尝试激活索宁冰的血脉龙力,激活她的心脏。

    它当然巴不得兰陵彻底堕落成魔,但不是现在,现在的他还太弱小了。而如果索宁冰这个时候死去,那兰陵绝对会彻底彻底崩溃。

    九次,十次……

    终于,索宁冰的心脏渐渐地恢复了跳动,但依旧没有呼吸。

    兰陵立刻吻上姐姐的小嘴,然后用力地吸,用力地做人工呼吸。

    一次又一次,足足十几次后。

    嘤咛一声,索宁冰幽幽地睁开美眸,见到兰陵的面孔,释放出万丈柔情。

    “小陵,姐姐又见到你了,在地下还能跟你在一起,真好。”

    见到姐姐起死回生,兰陵几乎喜极而泣,猛地抱紧她道:“姐姐,你没有死,你不会死。就算死神,也无法将你从我手里带走。”

    索宁冰目光渐渐清晰,然后见到了兰陵身后的夜惊羽,顿时她猛地坐起,伸手抚摸兰陵的面孔,颤声道:“小弟,你没有死,你没有死?”

    “我当然没有死。”兰陵道:“我说过,要保护你一生一世,我怎么可能会死。”

    顿时,索宁冰欢喜得几乎要炸开了一般,泪水蜂拥而出。整个世界,仿佛都有了温度和光彩。

    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太好太好了。

    兰陵猛地抓住她的香肩,往前退开了几寸,盯着她的美眸,一字一句道:“索宁冰,你给我记住,以后除非你亲眼见到我死了,否则绝对不要再做任何任何傻事,知道吗?”

    索宁冰拼命地点头,然后再一次迫不及待地抱紧了兰陵,道:“只要你没事,姐姐就会很坚强。”

    而此时,后面冲进来的两个侍女见到这一幕,有些呆了。

    这,这仿佛不太像是亲姐弟的感情啊。

    “看什么看,你们出去。”夜惊羽道。

    “是。”两个侍女立刻垂下头,退了出去。

    ……

    “姐姐,是谁来告诉你我已经死了?”兰陵冷声问道:“是不是卮宁?”

    索宁冰本能地想要说是,但是害怕兰陵立刻去找卮宁报复,从而遭遇危险,她顿时摇头道:“不是,我做了一个梦,非常非常真实,梦到你被……被一个坏女人害了。”

    姐姐的撒谎,兰陵一眼就看出来了。

    一定是卮宁那个贱人,兰陵心中暗道:“卮宁,我一定会报复的,总有一日,我一定会将你先jian后杀,一定会!”

    此时,夜惊羽道:“小伦,小姐已经没事了,我在这里照顾她,你去好好睡觉,准备明日的大考。”

    兰陵摇头道:“不用,我就这样抱着姐姐睡好了。”

    夜惊羽张了张嘴,想要再劝,却终究没有说什么。

    于是就这样,兰陵和索宁冰依偎在床上,沉沉地睡着过去。

    而夜惊羽,就这样盘坐在地上。她倒不是守护二人,而是害怕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

    次日,最重要的时刻到来了,王城学院一年一度的毕业大考就要开始。

    晚上,将进行第一场考试。

    所有的学员,都要结束在王城学院六年的学业了。对于贵族学员来说,他们终于解放了,终于可以返回领地继续花天酒地了。因为这六年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苦不堪言的义务教育啊。

    而对于平民子弟而言,毕业大考完全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就如同六年前,他们参加王城学院的招生大考一般。

    王城学院,是平民子弟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是他们晋升为统治阶层的唯一途径。

    六年前他们考入王城学院,决定了他们将告别平凡的生活,成为王国的精英阶层。

    而六年学业后的毕业大考,将决定他们就任哪一个职位,决定他们的前程。

    所以,对于贵族学员来说,所谓的毕业大考,完全是走过场。而对于平民学员来说,则是决定前程的一刻。

    然而,论这一次毕业大考的重要性,任何人也比不上索伦。

    因为,这是决定索伦命运的时刻,也是决定索氏家族命运的时刻。当然,在所有人眼中,索伦的悲惨命运已经成为定局,索氏家族的覆灭,也成为定局。

    几个月前还倒数第一的索伦,是无论如何也通过不了毕业大考的,更别说考入前十,拿到贵族武士勋章。

    他注定继承不了爵位,索氏的天水城主,注定要断绝了传承。

    ……

    一早天还没有亮,兰陵就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饭然后第一时间去了羽化阁。

    他去羽化阁当然不是为了叫姑娘,而是另外重要目的。尽管已经即将黎明,姑娘们都歇下了。但他的到来,还是沸腾了整个羽化阁,几乎所有的姑娘都从床上起来,迎接这位欢场的祖宗。

    因为他离开的这几个月内。王城十九钗又推出了三个,依旧是前所未有的造型,前所未有的性感。

    每一个经过她包装的全部身价暴涨。就算四个月前的叶小猫,现在每天的客人依旧挤破头,就算五个金币的价格,客人也已经排到明年去了。

    紧接着,兰陵直接去了卮宁暗中操纵的白银赌场。

    这个赌场的老板,曾经坑过索伦,然后被兰陵用计杀死了。

    现在,又换了一个老板,这个老板同样是卮宁的走狗。

    在见到兰陵的第一刻,他微微一愕,然后挥了挥手,立刻派人去郡主府禀报。

    “索伦公子,来我赌场有何指教?”赌场老板上前躬身行礼。

    “来开一个赌局。”兰陵道。

    “赌什么?”赌场老板道。

    兰陵道:“等你主子来了再说。”

    ……

    卮宁很爱惜容貌,所以每天都要有充足的睡眠,此时尽管天色已亮,但她依旧海棠香睡。

    此时,她的心腹宦官李竹脚不沾地地进入房间,隔着丝帐道:“郡主殿下,索伦没有死,他回来了,就在白银赌场。”

    里面先是一阵安静,因为卮宁还在睡梦中,这声音就仿佛从梦境中传来一般。

    紧接着片刻后,她猛地面色剧变,直接从床上光溜溜地坐起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卮宁颤道。

    宦官李竹立刻垂下目光,不敢往丝帐里面望去一眼,道:“索伦没有死,他回来了,就在白银赌场,说要与您开一个赌局。”

    卮宁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每当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嘴唇就会有一种隐痛。大口喘气间,她雪白的胸脯更加显得惊耸动人。

    索伦怎么会没有死?他怎么可能没有死?黑寡妇梦陀萝是不可能会失手的。

    几乎第一个念头,他就想下令眼前这个宦官李竹,立刻出去将索伦杀死。

    但是命令还没有出口,她就收回了。因为索伦不能现在死,尤其不能死在王城。

    “你让他等着,我马上就去见他。”卮宁淡淡道。

    “是。”宦官李竹,脚不沾地地离去了。

    卮宁掀开柔软的鹅绒被,从床上赤条条地走下来。对着镜子看自己美妙绝伦的玉体,冷冷道:“索伦,我倒要看你想要干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